alexa
置頂

更深入、全面的合作 日本正在學台灣

台日新關係 ❶〉靈活行銷.善於應變、前進大陸
文 / 邱莉燕    
2013-09-02
瀏覽數 7,850+
更深入、全面的合作 日本正在學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政權在去年底更替,安倍晉三上台後,台日合作似有急遽增溫的趨勢。「今年才過3個月,日本就來了3個縣尋求媒合機會,」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以應接不暇形容來自東瀛列島的參訪團。3月8日,台日中小企業交流首場活動「2013新潟.台灣中小企業商機合作商談會」,光是來自日本新潟市,就有11家優質廠商發表深具特色的技術產品,現場向台灣的中小企業表達合作意願。

日訪台者眾,台灣訪日亦積極。日本九州地區的大分縣,4月15日迎來了亞東關係協會科技交流委員會的「節能及再生能源訪日團」,台灣30多家中小企業看到日本企業的地熱利用及廢棄物發電技術,深感興趣。罕見的溫泉蒸氣發電,更令他們讚歎不已。

在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充分感受到日本新政府對台灣的善意,正在積極籌備2013年總計18項的台日產業合作。駐日代表沈斯淳透露:「台日交流的動能,5月可望達到高潮。」台日雙方產業互訪不僅頻繁、蓬勃,更釋放出不同於以往的訊息。「『縣』這一級的團變多了,而且絕大多數是中小企業,」蔡清彥觀察說。

台日合作

更全面、更深入基層

以往台日交流,是關東與關西的大城市如東京、大阪來得多,現在是本州、四國和九州各縣的知事(相當於台灣的縣長)熱心帶領;以往的產業合作集中於大公司之間,今年以來卻是中小企業積極媒合,無論是日方抑或台方皆是如此。從中心都市往地方各縣擴散,從大企業改向中小企業展開,意味著合作將更深入基層、更務實。

兩國間中小企業的互動變熱絡,或可從安倍的新政中一窺端倪。安倍內閣所提出的「三支箭拚經濟」裡,第二支箭,亦即靈活的財政政策中,便提出增加補正預算,其中一部分將用於支援中小企業,是專門鎖定中小企業而提出的政策利多。

「日本有很多獨一無二的技術,但沒有行銷的能力,」台灣貿易中心東京事務所所長陳英顯分析台日合作方向轉變的原因。日本中小企業不擅長行銷,源於一貫內斂謹慎的民族性,以及中小企業長久依賴大企業,因此很少與外界打交道。然而,日本是個人口負成長的國家,國內市場逐漸飽和,走出去不得不然。

日本技術嫁接台灣行銷

截長補短

台灣中小企業的優勢恰巧與日企相反,經營手腕彈性,善於應變,卻苦於手中沒有領先的技術。「台灣其實能去學日本的技術,再推廣到世界,」陳英顯說。台灣行銷嫁接日本技術,工業局副局長呂正華以「進寶山」來比喻現階段推動台日產業合作的策略,也就是發掘日本地方上的優質產業,選擇聚落區域,增進彼此的合作利基。

若再從品牌的角度看,日本有國際品牌的強項,台灣的國際品牌有限,從許多層面而言,台日產業之間,具備高度的互補性。「台灣沒有的,剛好日本有;日本沒有的,剛好台灣有,」旅居日本40年,從事高科技產業的浩迪國際科技董事長周神安指出,台灣與日本剛好可以相互截長補短。

周神安近日就募集了100億日圓的創投基金,希望把許多在日本不賺錢,甚至處於休眠狀態的好技術,移轉到台灣來,讓它活化,協助這種專案變成賺錢的公司。「做出一個成功的示範,大家就會更敢嘗試,」一頭白髮的周神安自信地說。再一個台日中小企業互相吸引的關鍵,是中國市場。台商耕耘大陸已久,是日商夢寐以求的市場經驗。「日企現在時興講1+China,」中華經濟研究院日本中心主任蘇顯揚說,1,指的是從台灣或東南亞切入中國,而不直接進入大陸市場。

借助台商經驗前進大中華市場

「1+China」一個進行中的合作是,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與外貿協會在2013年2月簽訂MOU,共同開發大陸市場,共同組成考察團。若再進一步剖析,台灣與日本的主要出口產品重疊性低,倘使是自日本進口生產設備及關鍵零組件,在台灣開發生產,再外銷到中國、歐美等其他國家,這樣的生產模式,反而會受惠於日圓貶值。

「不過,如果日圓長期續貶,卻不利於台灣的代工生產,」陳英顯指出,過去20年日本廠商積極尋找海外代工與採購的策略,可能因此而調整,到時候台灣產品的價格優勢便會降低。隨著台日合作進入蜜月期,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日本企業正興起一股向台灣學習的熱潮。

企業不再一成不變

求知若渴

3月中旬,東京都港區的工研院駐日辦事處,舉辦一場為期兩天,介紹工研院技術移轉的課程,擠進39家日商公司前來取經。不只是專門課程爆滿,近3個月來,工研院駐日辦事處可說是門庭若市,天天都有上門請教的日商。

「以前我們要約都約不到,現在他們主動來談,」工研院駐日代表邱華樑笑談說,日商的做事風格「味道改了」。

登門拜訪的除了中小企業日商,也不乏SONY、FUJIFILM這樣的大公司;坐在台下聚精會神聽講者,偶爾也會出現取締役社長、副社長這樣的企業高階經理人。

甚至連非IT產業,如瑞穗銀行、三菱銀行、三井住友銀行等,也找上工研院駐日辦事處求教。原來,這些銀行都有投資中小企業,希望了解工研院如何把技術產業化、育成中小企業的經驗。「每次講到這張投影片,都會被問最多問題,」邱華樑指著螢幕上的一張投影片說,它的標題叫「技術產業化的促進支援」,內容標示出如何鑑定創新技術屬於實驗階段、技轉階段、還是可直接量產階段。「每次聽完答案,他們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邱華樑說。

日商如此求「知」若渴,主要原因是日本企業以前研究新技術總是「為科技而科技」,對於新技術能否產業化,並不重視。導致日本研發出諸多領先全球的技術,卻有許多都鎖在檔案櫃裡。如今,這樣的想法已經被顛覆,因為企業的獨家技術,成了起死回生的籌碼。這也是為什麼,日商對於如何做出切合市場需要的技術,以及利用新發明來賺錢如此的感興趣。

日本掀起「向台灣學經營」風潮

剛剛出版新書《日本應該學習的亞洲成功企業》的日本法政大學兼任講師增田辰弘說,過去幾十年來,都是亞洲各國向日本學習,但現在的情勢已然逆轉。「變化很快的亞洲,日本要追追看吧,」經常在日本各大財經報紙寫專欄的增田辰弘認為,日本民族性不喜歡改變,有一條路可走,就會永遠走下去。像他自己就是典型日本人腦袋,40多年來他都到同一家理髮廳理髮,第一次到台北時,住的是火車站前天成飯店,之後再到台北一定住天成,數十年如一日。

但是日本企業已覺悟,再不改變活不下去了。「你們台灣人可能不知道,目前在日本已經引起空前風潮,那就是學台灣,」他分享,愈來愈多日本企業到台灣學習經營技巧,「即使一個講座每人繳20萬日圓,也有很多人報名參加,」增田辰弘說。也有日本企業的經營者定期搭飛機到台灣的企管顧問公司上課,學習台灣人經營管理,尤其是如何在中國販售產品、如何與中國政府交涉等。

他也分享,近年來他到東南亞出差,常看到台灣的中小企業品牌,自己進出東南亞市場,這是日本應該學習的活力與彈性。日本正在學台灣,顯示日本正企圖扭轉過去20年的頹勢,台灣不只是合作伙伴,更是學習對象。看來,台日合作將持續深化。

2013年09月

美日投資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