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本企業相信「明天會更好!」

市值站回高水準
文 / 邱莉燕    
2013-09-02
瀏覽數 6,500+
日本企業相信「明天會更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如果很久沒到日本,最近到東京街頭走一走,或許會看到不一樣的日本。號稱「日本經濟中樞」的東京證交所旁,證券公司三步一間五步一所。4月10日這天近中午1點鐘,一位西裝筆挺的上班族走過十字路口,猛然盯住路邊的電子看板:上面顯示著「匯市1美元兌99.77日圓」。日經指數來到13288點。他深受吸引,看了好久才離開。

這也難怪,還在不久前,美元兌日圓還在75元、日經指數還在7、8000點。日圓重挫,為日本企業帶來強勁的反彈契機,可望重拾久違的鉅額獲利。以豐田汽車為例,2012年4月至2013年3月的營業利益,總計1兆1500億日圓,其中有1400億日圓(約417.4億台幣)是受匯差影響,什麼都沒做,就多賺這麼多。伴隨日圓下跌的,是日股行情大噴出,日經指數一路上漲超過50%。

根據《彭博商業周刊》報導,若以去年11月14日,日本前首相決定解散國會,帶來安倍晉三有機會執政的願景算起,至今年4月中,日本不動產開發商Tokyo Tatemono的股價已大幅上漲194%,而野村金融也上漲了146%。整體漲幅均高於世界各地股市,顯得一枝獨秀。

日股上漲逾50%

帶動消費復甦

近幾個月來,跟著安倍賺日本財的人,愈來愈多。日本電視上放送新聞,拍攝證券公司與銀行櫃台,出現日本人排隊開戶買股票的畫面。「這是15年來沒有過的現象,日本人現在也開始做你們台灣人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了,」經常到台灣的日本法政大學兼任講師增田辰弘,坐在咖啡廳內細說他的有趣觀察。

海外投資客這段時間也鎖定日本。一位台灣投資者在去年11月眼看安倍可能競選成功,馬上選了兩檔不動產證券REITs投資,到4月初,他笑著對《遠見》記者說:「隨便選兩檔,都賺超過六成了。」

更有趣的是,去年11月他也看清日幣即將貶值。不僅自己做了一些匯率投資,還勸一位旅居日本多年的好朋友儘快趁匯率高時,換成美元或台幣。

沒想到這位朋友去年底真的匯了一筆日幣回台灣,那時日圓已經微幅下跌到83元,但過去幾年日本的高匯率讓朋友最後又縮手。「現在他後悔莫及,日圓已經跌到100元左右,」他說。拜亮麗的股匯所賜,放眼日本舉國上下,目前正煥發出新朝氣。

翻開日本報紙,幾乎每天都是好消息。4月9日的《日本經濟新聞》寫著,由於公司市值站回高水準,資金調度環境好轉,NTT及日產汽車競相發行公司債,用於購買設備。股票大漲帶來的財富效應正在顯現。2月以來,日本百貨公司的營業額上升,新宿高島屋和銀座伊勢丹百貨裡人山人海。

卡地亞(Cartier)等國際精品品牌相繼宣布將提高在日本的售價,這固然是出於日圓不斷貶值的因素,卻更反應了日本國內陡升而旺盛的消費需求。宛如變魔術般,這一切都跟日本上任4個多月的首相安倍晉三所祭出「三支箭」政策直接相關。

「安倍三支箭」注入強心針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撰文大力稱讚安倍一上任,就帶領日本走出新局。他甚至公開建議,包括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和他,這些曾經嚴厲批評日本政策的美國經濟學者,「都應該到日本去跟天皇道歉,因為美國表現更糟糕!」

安倍晉三施行的一連串新政,給了日本人一種「明天會更好」的期待感。「安倍製造了一種氛圍,讓人們的信心有所提升,」親身經歷日本泡沫經濟的經濟分析師肖敏捷指出,安倍新政促使了股票及匯率有所提升,但更重要的是,改變了人們對未來的預期。

根據日本主流媒體的民意調查顯示,日本消費者信心指數已經連續兩個月改善,代表了日本民眾對未來經濟發展深具信心,有提高消費的傾向。「對於希望能提振經濟,推動日本擺脫疲態的政府官員,這是一大支撐,」元大寶來期貨研究部副理陳昱宏指出。若要用一句話形容現今的日本社會氛圍,便是「充滿了期待」。

日企亟欲擺脫「六重苦」

《日刊工業新聞》社總主筆四釜廣幸指出,過去15年,日本政府不是沒有想辦法救經濟,但不管什麼樣的政策,始終沒有讓日本脫離通貨緊縮。「而安倍一上台,便令通貨緊縮有了鬆動跡象,」四釜廣幸說。

更何況,安倍才只射出第一及第二支箭,代表成長戰略的第三支箭,尚未離弦,便產生如此大的變化,當三箭齊發是否真會帶動日本脫胎換骨?日本人莫不翹首以待。

對安倍充滿期待的,還有國際貨幣基金(IMF)。樂見日本大幅改變貨幣政策,IMF上調了對日本經濟增長的預測,2013年從1.2%上調至1.6%,2014年從0.7%上調至1.4%。其實,日本期待改變已經長達20年了。

日本經濟自1989年達高峰後,開始崩落,第一個10年的不景氣,被稱為「失落的10年」。邁入21世紀,成長仍不見起色,邁向「失落的20年」。尤其最近5年,2008年金融海嘯和2011年的311大地震的影響,更加速經濟衰退。這20年裡,日本失落了什麼?

首先是日圓強勢,導致大企業出走,產業空洞化的情形日益嚴重。高漲的日圓,也對製造業外銷造成重大打擊,近兩年更成貿易逆差國家。日本汽車工業會會長、豐田汽車代表取締役社長豐田章男就曾表示,日本汽車業跟所有日本企業一樣,均面臨「六重苦」,包括日圓升值、公司稅高、日本未加入自由貿易協定導致關稅高、製造業雇用勞工、減碳等環保對策、311後電力不足等問題。

儘管日本在高科技、精密機械等領域,部分仍保有競爭力,然而許多一度意氣風發的企業,卻已從產業的領導者,轉變為必須與開發中國家的工廠一較長短,甚至因為成本過高,成了失敗者。

景氣惡性循環

不得不改革

四釜廣幸表示,日本產業一直靠兩個輪子支撐,一是汽車,一是電器。「現在,電器這個輪子脫落了,」四釜廣幸說。如松下、夏普等皆創下史上最高虧損。

此外,從1998年開始的物價下跌,則令日本進入長期通貨緊縮,日本總體員工薪資,自此就沒漲過。加上派遣員工大量取代正職員工,工作不穩,年輕人很多已經放棄買房,放棄結婚生子。

今年3月底日本自民黨重要財經幕僚、Sakurai and Associates國際金融研究中心代表櫻井真來台演講時就指出,日本失業率是4.2%,美國7.7%。從數字來看,日本似乎比美國好很多,但日本一個禮拜工作15小時以下有3%~4%的人口,若再加上4.2%失業率,真正失業率應該是8%,「情形相當嚴重。」情況糟糕成這樣,不改變不行。

同時擔任「造物日本委員會」委員長的四釜廣幸說得好:「沒做一定沒幫助,安倍試著做做看,也許會成功。」安倍晉三自去年年底眾議院大選時提出的競選口號,便是「重返強大的日本」。正式就任首相後,高舉拚經濟的大旗,發射出「三支箭」。

「這是一個巨大的實驗,」曾經前後住在日本9年的台灣貿易中心東京事務所所長陳英顯指出,日本正在嘗試某種全新的做法,成功的話很棒,值得其他國家學習;若是失敗,也不會比之前更慘。

日本究竟能否再起?日本經濟智庫、大和總研經濟調研部長小林卓典提供了一個指標──若日圓不再回升,能消除六重苦,大企業有可能考慮回到日本生產,「這便是日本之福,也就是安倍經濟學真正成功之際。」

日本府債務超過GDP的200%

安倍繼續走在冒險旅程的征途上,究竟日本的失落20年是否將被終結?能否在歐洲美國等已開發國家陷入成長停滯時,終於輪到日本一枝獨秀了?日本財經專業報《日刊工業新聞社》取締役社長井水治博說,一方面看到日本正在復甦,另一方面又不免憂慮,「日本現在是戰戰兢兢,宛如在鋼索上行走。」

首先他擔心的是能源問題。日本目前只有一座核電廠營運,導致缺電。而日幣貶值又帶來高油價。小林卓典指出,福島核災後,日本核電廠幾乎全部停止商轉,需要輸入原油及天然氣,如今日圓貶值,導致進口燃料成本進一步增加。

事實上,日本目前1公升汽油已從120日圓暴漲到150日圓。眼下已有4家電力公司宣布,計劃將企業用電調漲14~19%,恐將成為經濟復甦的絆腳石。其次是物價上漲,民眾真的吃得消嗎?「日圓貶值,會讓進口物品的成本上升,」瑞穗總合研究所政策調查部主席研究員內藤啟介指出,如此將提高日用品的價格。事實上,日本食用油也已悄悄漲價10~15%,直接影響到一般家庭。

再者,日本政府債務超過GDP的200%,居全球之冠。而安倍三箭新政,勢必增加支出,愈借愈多,未來如何償還?對於國債問題,看好與看壞的意見兩極。擔憂者認為,安倍內閣並未訂定明確的償債計畫。看好者則認為,日本國債90%為國民所持有,且日本自1991年起,始終是全世界最大債權國,高達1.5兆美元的海外淨資產,應能鬆一口氣。

貶值治標 結構改革才能治本

「日本會希臘化的機率是零,」瑞穗總合研究所經濟調查部長矢野和彥斷定。再加上消費稅在明年4月將從4%增加到8%,後年提升到10%,顯示日本財政收入來源,轉向增加消費稅來穩定獲得,政府負債不會愈來愈高。只是,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表態要在兩年內購買國債增加兩倍,國債期限也從3年延長至7年,這將使國債利率下降,進而造成銀行和保險公司虧損。「日本央行會成為金融業的敵人,」井水治博指出。

此外,日本勞動力已呈無限萎縮,總人口將從目前的1.27億,到2050年時降至1.08億。一個人口結構如此沒有希望的國家,增長前景值得懷疑。誠如《華爾街日報》評論指出,實施量化寬鬆本身並非解決經濟困境的靈丹妙藥,量化寬鬆的規模不可能無限擴大,日本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以提升潛在經濟成長率。

「三支箭要並行,效果才會出來,」長居日本的經濟分析師肖敏捷分析,現在市場的關注點在安倍如何射出第三支箭。因為第一和第二支箭的目的,其實是為射出第三支箭贏得時間和營造環境。總括而言,如何架構對企業更好的環境,是安倍的下一個課題。企業沒有成長的話,就無法刺激經濟,新政將失去持續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