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這是兩岸協議,卻是台灣接軌國際的關鍵

服務貿易協議 該擔心什麼
文 / 彭杏珠    
2013-07-31
瀏覽數 14,650+
這是兩岸協議,卻是台灣接軌國際的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年前,兩岸簽署了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正式跨出經貿自由化往來的第一步。三年後的今天,ECFA後續協議之一的服務貿易協議才剛簽完,台灣民間就出現「大陸將大量移民台灣,台灣將喪失主權、安全,工作機會被搶走」等言論。

在諸多恐慌與訊息不確定下,服務貿易協議的內容重點到底是什麼,已經被模糊了,甚至呈現「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兩極現象。

其實,只要回歸問題的本質,就能了解兩岸服貿協議到底是什麼?對台灣的利弊得失又是什麼?就能釐清事實的真相。

在全球經貿自由化的驅動下,區域經濟整合已是擋不住的浪潮,各國紛紛透過簽署國對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FTA)、甚至籌組區域整合的方式(如東協),以免除彼此的關稅及非關稅障礙,促進雙方貿易的成長與關係。

對資源稀少、以經貿立國的台灣來說,要走入世界,開創寬廣的國際經貿空間,與各國簽訂貿易協定已成為必然的選項之一。

就以台灣主要的競爭對手韓國為例,已與歐盟、美國、印度、東協簽署FTA,且開放程度很大。以台灣主要產業工具機、汽車零組件來看,韓國出口美國、歐盟,享有零關稅待遇,台灣卻要課徵10%不等的進口稅。雙方的關稅立足點就不平等,台灣要拿什麼與韓國競爭?

ECFA還有三步驟才完成

尤其當東協+6的自由貿易區逐漸成形,且日本與大陸、韓國與大陸也正在洽簽FTA中,以目前東協占台灣出口總額20%來看,台灣已屬於落後族群,必須急起直追與他國簽署FTA,才能避免成為區域邊緣化的犧牲者。

這也是為何陳水扁擔任總統的時代就積極推動FTA的原因。2006年3月10日,當時的外交部長黃志芳在立法院表示,政府有意志與決心要與美洽簽FTA,希望在2007年前完成。

沒想到,一晃眼又是7年過去,台美的FTA仍處於「只聞樓梯響」的階段。

不只台美之間的TIFA(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窒礙難行,連與他國的貿易協定也難有進展。歸咎原因,並不是台灣經貿競爭力不足,而是被現實的政治地位所局限。直至總統馬英九上台,兩岸關係趨於和緩,才釋放出有利台灣簽署FTA的氛圍,而最關鍵的一役,就屬兩岸突破障礙,於2010年6月簽署的ECFA,堪稱開啟了台灣進入區域經濟整合時代的序幕。

只是,外界只知道ECFA已簽署完成,殊不知三年前的那一步,只是踏出一小步而已。群益投顧資深經理陳建榮指出,後續還必須完成投資保障、服務貿易、貨物貿易與爭端解決四項協議,才算是完整的兩岸貿易協定。

而ECFA的第一隻腳投保協議已於2012年8月完成,今年6月21日簽署的服貿協議就是ECEA的第二隻腳。

服務貿易協議顧名思義就是服務業的貿易協議,因為服務通常不是實體,不同於貨品的進出口貿易,依照WTO服務貿易總協定的規定,服務貿易可區分為跨境提供服務、境外消費、商業據點呈現與自然人呈現四種模式。

大陸開放程度高於台灣

兩岸服貿協議共歷時兩年15次會議的協商,海基會才得以在6月21日,與海協會在上海簽署。原以為帶著豐碩的戰利品凱旋歸國,不料,隨即引來產業界疑慮以及各方的反彈。

為何政府與民間會產生如此大的認知落差呢?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吳中書指出,大陸給台灣的80項承諾全部超過在WTO承諾的水平,而台灣開放的64項當中,非金融項目有37項等同目前台灣給予外資的待遇,有18項低於外資待遇,9項開放的金融項目中,只有1項等同外資待遇,8項都低於外資待遇。

歸納這次的開放程度,大陸的承諾都超越各國的開放,從允許台灣獨資、解除業務限制到許可審查程序的便利,讓台商在大陸取得高度的優惠待遇。但台灣開放給大陸的項目不僅少且待遇遠不及目前在台的外商,而且64項中,還有27項是過去四年早已陸續開放大陸來台投資的項目,以及早已對外商開放的行業。

根據前民進黨籍立委、現任文化大學國企系副教授郭正亮透露,今年6月28日他參加民進黨前主席謝長廷在香港的兩岸關係研討會期間,遇到兩岸服貿協議談判的大陸代表之一陳星,陳星告訴在場的人,原先大陸要開放的項目達到110多項,因為台灣嚴格把關,開放項目很少,雙方不對等,最後才降為80項,「否則回去很難交代,」陳星說。

不能只要糖吃,不願意付錢

其實,任何貿易協議都必須互惠互利,由於服貿協議等同國際FTA,台灣想要取得獨步全球的優惠,也必須同步開放,才能符合有來有往的本質。專研WTO及區域整合的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說:「絕對不可能只要糖吃,卻不願意付錢,天底下沒有這等好事。」

在台灣嚴格把關下,開放項目當然無法符合業界期待,對產值也不可能有立即明顯貢獻,所以當中經院7月中旬發表評估報告時,才會跌破各界眼鏡。

中經院預估服貿協議生效後,將使台灣實質GDP增加9700萬至1.34億美元,成長率介於0.025至0.034%間,對服務業產值估計增加3.9億至4.28億美元,成長率為0.1%至0.11%。

由於量化數據低於預估值,立即引來民進黨立法院總召柯建銘痛批,「這樣微小的增幅,不如不簽。」

李淳進一步說明,因為開放程度太低,加上台灣服務業占GDP比例雖高,但服務貿易的比重卻相對低,對GDP貢獻度不明顯。不過儘管這次只踏出很小的第一步,但若沒有這一步,就絕對不會有下一步,台紐經濟合作協定也不可能順利完成,更別說與美國、日本等服務強國簽FTA了。

儘管台灣開放的項目只有64項,卻涉及不少小型產業,彙整共有美容美髮、洗衣、印刷、廣告、中藥批發、零售、經銷與倉儲等8項產業的反彈聲浪最多,由於這些產業的資源與規模偏小,應變能力不及大型企業,更引發民眾疑慮。

許多民眾擔憂大陸將挾同文同種優勢,大舉進軍台灣,威脅弱勢產業的發展,甚至剝奪小商家的生機。不少業者也質疑大陸開放的項目當中,有很多都是「看得到、吃不到」。其實,這種說法並非杞人憂天,就以電子商務的互聯網信息服務經營許可證為例(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簡稱ICP)。大陸加入WTO,13年以來,發給大陸國內業者的執照達到2000多張,但外商只有三張。可見,外資想要取得大陸的執照相對困難,其他產業也可能存在同樣的現象。

李淳進一步指出,各種疑慮在所難免,但坊間也出現各種錯誤的訊息,實情是目前陸資投資600萬才可派陸幹二人來台,投資3600萬才可增加到四人。且陸籍經理、專家的工作證是一年一審,延簽條件是年營業額達1000萬以上,並非移民,不可能有大陸人大量移民台灣的事情發生。

試想拿3600萬台幣開一個麵攤,每年營業額還要超過千萬,才能留住配偶、子女;有這種條件的大陸老闆早就去新加坡、溫哥華等歡迎投資移民的地方了,也不用擔心因為年營收不足而導致妻離子散的事情。

針對特定產業 成立因應小組

另外,經濟部根據個別產業的影響評估報告顯示,例如洗衣業分為洗衣工廠、家庭洗衣店(乾洗店)和自助洗衣店,後兩者規模小、利潤偏低,吸引陸資誘因不大。影響較深的是承包飯店、餐廳的洗衣工廠。不過兩岸業者在洗衣設備上仍有技術差距,台灣目前擁有美國三大自助洗衣設備代理權,占有優勢。

經濟部長張家祝也承諾,將針對特定行業成立產業因應小組,印刷業即是其中之一,除建立定期溝通管道,一旦認定開放後對台灣相關產業造成一定損害,將與大陸重新討論開放的幅度。而少數仍未有單一主管機關的行業,例如美容美髮業、洗衣及染色服務業,將由經濟部商業司接手輔導。

郭正亮進一步指出,其實民進黨並不反對跟其他國家簽署FTA,唯獨對大陸有雙重標準,說穿了就是「反中恐中」。「兩岸服貿協議的開放程度不大,都引來非議了,其餘開放程度更高的FTA,台灣還談得下去嗎?」郭正亮提出質疑。

參與過許多場業界座談會的李淳指出,業者初期確實有疑慮,經過溝通後,擔心的反而不是大陸,而是國內的經營環境,他們藉此機會將困境告知部會,相關單位如能正視並加以解決,不失是產業總體檢的機會。

行政院長江宜樺7月17日參加三三會時也舉例說明,就在前一天中藥公會到行政院拜會他,反對大陸藥材進口批發,但其實台灣開放大陸進口中藥材至今已四年,並沒有發生外界所說的中藥商被消滅的事情,而且只有一家大陸中藥商來台投資,且是做保健食品批發。

最後江宜樺答應中藥業者提出的合理要求,業界則同意全力支持服貿協議,有信心中藥開發不會輸給大陸。可見理性的溝通平台是化解紛爭最好的方式。

以訛傳訛 社會歧見加深

郭正亮就事論事地說,兩岸經貿不是不能批評,但起碼要根據事實,以陸資來台為例,截至2012年止,經濟部核准陸資主管或技術人員來台只有216人,根據勞保局資料顯示,陸資雇用台灣員工已達6771人。可見陸資企業多數仍在台灣雇用當地員工,創造就業機會。

目前台灣並沒有開放大陸人民來台投資移民,而且移民署第一年只核發一年效期多次入出境許可證,第二年起,來台陸資企業須正常營運且營收達1000萬台幣才能重新申請換證,且是一年多次入出境許可,並非無限期給予入出境許可證展延。

各種錯誤資訊以訛傳訛的結果是,連民進黨主席蘇貞昌都引用到錯誤的資料與數據,導致社會的歧見愈來愈深。

追根究底,行政部門難辭其咎。由於事前不溝通,也不與產業界召開座談會說明,導致外界有「黑箱作業」「產業被蒙在鼓裡」的疑慮。連大塊文化董事長、國策顧問郝明義都大聲疾呼,簽署將對出版產業造成重大衝擊。

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長王金平也面有難色地說,服貿協議簽署前,陸委會只告知6月底要簽,沒有任何書面或口頭報告,等簽完才說要到立法院報告,7月底的立法院臨時會審查,很頭大。

貨物貿易協定 難度更高

過去政府幾次重大政策的轉折過程,讓民眾失去信心,現在更擔憂起服貿協議會衍生出經濟安全問題,包括企業被併購而消失或是關鍵技術流失等。其實,任何開放政策都可能會有產業或廠商受到衝擊,政府要民眾顧全大局之際,對於弱勢,更應提出具體有效的輔導措施。

李淳舉例說明,經濟安全問題見仁見智,例如墨西哥進出口貿易仰賴美國與加拿大的比重達八成,卻因為無經濟安全顧慮,還嫌開放程度不夠。

但兩岸關係特殊。他假設SOGO百貨經營者變成大陸人,儘管可能沒有實際的國安與經濟安全問題,百貨公司照樣運作,台灣雇員繼續上班,消費者照樣逛街買東西,但如果SOGO從大陸的國慶日10月1日到台灣的國慶日10月10日推出優惠活動,或許就會產生社會觀感不佳問題。

本刊出刊時正是立法院審查服貿協議時,如果沒有通過,將會造成什麼衝擊呢?首先,ECFA的四個主要協議,才進入第二回合,服貿協議受阻,將影響正在洽談中的貨貿協議(難度比服貿協議更高),使ECFA無法發揮全面效益。

接下來,也將衝擊正在接觸中的馬來西亞、印尼、印度、智利的FTA簽訂,更別說要簽署跨太平洋伙伴協議(TPP)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RCEP),無疑緣木求魚。

服貿協議已不是藍綠兩黨的角力,而是台灣要不要與國際接軌的關鍵時刻。到底要開大門走大道,還是自絕於區域整合的浪潮外,亟需各界用理性態度,做出符合全民最大利益的決定。

本文出自 2013 / 08 月號

台灣憑什麼再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