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2K的未來:不要悲觀預測,要樂觀創造

文 / 姚仁祿    
2012-12-27
瀏覽數 23,400+
22K的未來:不要悲觀預測,要樂觀創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2K,不只是個媒體流行的話題,幾乎變成「政府無能」的負面符碼。其實,運用數字,描述現象,沒有小心思考,很容易使之偏頗;抓著政府補貼3.7%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的後段大學生起薪做文章,實在對年輕人的心靈不好。

因為,大學畢業生「起薪若干」,不是台灣未來競爭力的關鍵;他們如何「起心動念」才影響未來。換言之,國民的「思辨能力」高下比現在「薪水高低」,未來「財富多寡」來得要緊。兒子今年大一,下課去打工,回家幾乎都超過11點半了,每小時120元。

我看他,知道他很得意,也很珍惜。因為他的工作是自己找的,這種不求人的態度,讓他增加了自信;他也珍惜課後賣力累積來的工資,隨著存款簿的數字增加,也讓他理解,生活中的花費,得來不易。

近日,看著報聊天,我問:「你覺得22K怎麼樣?」「我實在不太清楚,那是什麼?」他說。「大概是現在許多大學畢業生的起薪……你覺得?」我問。「很多,」他答「我現在才8K……」「你畢業後呢,拿22K怎麼樣?」我問,他答「還好」。

「我大學畢業才4K,請老闆給我8K,他根本不理我,」我接著說。「那時的4K,搞不好是現在的40K!」他興奮地回答。

這段談話,引起我的興趣,想知道1972年,我的4K,到底是現在的多少K?搜索了一些資料,綜合比對一下,我猜想,當時,我4K的購買力,大概接近現在的26K吧。

40年前的4K,所帶來的反思

這個數字,讓我反思與回憶:

(1)今天,台灣的經濟雖然有進步,但大學畢業生的薪資購買力,比我當年卻成長得慢了些,我相信主要原因是,現在大學錄取過多學生,訓練不嚴謹,學生畢業了,大概頂多也等於當年高中畢業的程度吧。

(2)當年我想要8K,老闆不給;顯然,我的設計思考訓練,對他而言,沒大用處,而當時,我的設計實務技術,幾乎沒有。

(3)感謝當年的這位老闆,不同意我的薪水,促成我從台中回到台北開公司的決心(那時,如果薪水舒服些,我創業的傻勁,大概不會點燃)。我的設計實務經驗,都是自己創業後逐步摸索、學習而來。

(4)我的業務發展迅速,主要原因是能不斷思考服務客戶的新創意;這要感謝當年東海大學建築系漢寶德教授的教學方針,給予我們嚴謹的「思考訓練」。

(5)我後來轉行,經營電視台,能夠迅速進入狀況,也要拜這種「思考訓練」之賜;經營大愛電視的經驗,讓我深知,大學時期嚴謹的「思考訓練」才是要務,不是「實務訓練」;因為,實務經驗,隨著環境改變,隨時會失去用處,只有通過「思考訓練」懂得「思考方法」,才能事事駕輕就熟。

(6)社會各界與其悲觀22K學生的未來,不如用心傳授學生「思考方法」,讓他們在年輕時,就有創造未來的自信與樂觀。

姚仁祿(作者為大小創意齋負責人;本專欄由姚仁祿、劉育東、劉維公共同主持。)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319期

本文出自 2013 / 01 月號

小螢幕玩出大勢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