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回台投資要先過五關斬六將

台商回流2〉政府藥方緩不濟急
文 / 邱莉燕    
2012-11-01
瀏覽數 20,350+
回台投資要先過五關斬六將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此刻,眾多台商絡繹於返鄉的路上,但回台灣後,卻往往遇到缺人、缺地、行政效率低落等等的關卡。

車進桃園中壢,導光板大廠茂林光電座落於一大片休耕的農地中央。由於生產線高度自動化,偌大密閉防塵的車間裡,只有作業員三三兩兩,來回走動監控機器的運轉,神情專注。

導光板聽起來是很陌生的零件,但若沒有這塊板子,家中的電視就看不到影像。蘋果公司NB裡的發光鍵盤,也正是茂林光電的傑作。

全球LED電視導光板市占率5~6%的茂林光電,在大陸廣東的中山、蘇州也有廠。不受歐美不景氣的影響,今年要再投資1000萬美元(約新台幣2.93億元)擴充產能,將明年的市占率推升至10%。

而擴產的首選地便是台灣。「我們屬於技術密集,一直提高自動化,」茂林光電董事長李滿祥說:「台灣的人力素質,相對比較好。」台灣的勞工比較優質,是李滿祥回台投資的主因。然而,「人」也恰恰是他的最大困擾。

「再怎麼自動化,大夜班還是找不到人,」說到這裡,李滿祥原本滿臉的笑容逐漸消失,神情愈來愈嚴肅:「4萬多元薪水,台灣員工都不願意做。」24小時生產線一分鐘都不能停,本勞不想值夜班,只好找外勞。只是擴產之後,還需200人,要去哪裡找?李滿祥乾笑一聲:「只能再想辦法。」

障礙1〉基層人力難解決,如何返鄉?

找不到基層工人,幾乎是每一位台商回台設廠時,需要克服的第一關。

鏡頭轉到台南縣歸仁鄉,旅行箱銷售全球100多個國家的萬國通路,從一年半前開始籌備鮭魚返鄉,將一度萎縮至200人的舊廠,一口氣提升到500人,測試工作效率有沒有比大陸廠好。

一位外勞正在縫合行李箱的外蓋和內皮,熟練地繞了一圈,不到一分鐘,一只黑色20吋的行李箱雛形初現,速度相當快。與一般作業機台不同的是,縫紉機旁貼了個「小心夾手」的貼紙,同時列了中文、英文、泰文。

「你看,廠內看到的年輕人,都是外勞,」萬國通路董事長謝明振特別點出,「看起來比較像台灣人的,多是爸爸級媽媽級,40幾歲的人。」放眼望去,生產線上不是外勞,就是中年人,台灣年輕人的面孔少之又少,令謝明振憂心。

「企業不是跑百米,是跑馬拉松,回台,人力怎麼開拓,現在我很痛苦,」不只技術工,謝明振曾經要找現場銷售和行政人員,登報月餘花50萬元,招到兩個人,他不禁擔心起要增招1000人的新廠。「人力沒解決,叫我們怎麼鮭魚返鄉?游到一半,難道叫我們游回去嗎?」謝明振沒好氣說。

即使聘高薪,還是招不到本地勞工

江蘇台商—永冠,製造的是風力發電機的龍骨和底座,客戶包括奇異、西門子等,正在規劃回台設立新廠,投資金額10億元起跳。永冠董事長張賢銘有一件事情,怎麼也想不通。觀音的舊廠在過年後招人,只接到幾通電話,之後沒一個人上門面試。「我給的起薪至少4萬元,」一臉忠厚老實的張賢銘說,有經驗的現場作業員再做了一、二年,還可能加薪到5、6萬元。

風靡全球的虎牌米粉,生產大本營位於宜蘭,自行研發的軌道式自動化製程,令甦醒中的米粉受到陽光般的呵護,充分鎖住美味。

從廈門返回的虎牌正通負責人林明通,提到自家品牌時眉飛色舞,但話題一轉到員工,便一臉憂鬱。「我們還缺1位外勞、6位本勞,」林明通說,憨厚的他發現,深入基層,失業嚴重,缺工更嚴重。也曾經有一位員工報到後,沒上過一分鐘班就辭職,自以為可領取失業救濟金。

如同永冠和虎牌米粉,返鄉台商支付的薪水並不低,卻依然補不了缺。很多工廠追求創新,已經高度自動化,產能卻開不出來。這也是為什麼台商不斷呼籲政府開放外勞,解決缺工窘境。

人力供需失衡,外勞政策又不合時宜

不過,明明台灣失業人口已經突破40萬。為何出現產業缺工、青年失業的矛盾?「40多萬失業人口裡,47%是大專生,這群人想進的是服務業,」對勞工政策深有研究、可成科技財務副總經理巫俊毅分析說,高學歷使得年輕人不想從事製造業,再加上高中職的畢業生80%繼續上大學,技職人力奇缺。

台灣的生育率快速衰退,也是人力供需失衡的原因之一。根據經建會的資料顯示,台灣潛在勞動人口的總數,將逐漸減少,從2011年的1419萬人降至2013年的1207萬人。

因應這波台商回台投資風潮,行政院推出的「台商回台投資方案」,預計將企業進用外勞的比例,從現有五級制的10~35%,提高到40%。「政府現在看到問題了,但藥方下得還不夠,」巫俊毅評論說,而且還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

他舉例,外勞政策中的「預先核准制」,假設企業要招1000位員工,其中外勞可以有400位,根據「預先核准制」,得先找到1000位本勞聘用1年,才能招外勞。「矛盾的是,企業要是找得到1000位本勞,何必再找外勞呢?」巫俊毅問道。

障礙2〉土地成本高,不肖人士炒作建廠地

人才之外,缺地,則是返台企業的第二個困境。

來到鴻碩精密花費4.5億元購置、位於台北內湖科學園區的總部大樓,不少樓層仍是空蕩蕩的,似乎正在等待人員填補空缺。這家世界第一的訊號線大廠,原本在江蘇省和福建省設廠,現正計劃在台灣購地設廠,生產高階產品。但是從前年開始看地,鴻碩精密董事長張利榮的足跡踏遍了斗六竹圍、嘉義大埔美、台南安平等工業區,每坪2.2萬元到4萬元不等,卻讓他評估至今,無法決定。

「我要投資7.5億元,光是土地成本就得占去一半,」張利榮說,在台灣買地,必須精打細算。

一地難求,同樣困擾著從馬來西亞返台投資的保綠資源,這家亞洲第一大、全球第二大再生膠大廠,現正計畫在台灣設立生產基地。保綠資源已在桃園新屋併購一家上游原料處理廠,希望新廠也在桃園一帶。看地的過程中,保綠資源董事長特助劉兆惠卻發現,無地可買。

「工業區看起來有很多空地閒置,但一問之下,已經被買走,」劉兆惠說,他們原本屬意環保科學園區,沒想到申請登記早已額滿,但來到現場一看,明明沒有廠房。進一步詢問是否可以轉賣,地主開價每坪4萬元,三個月後再去問,竟漲到5萬元。

這是台灣另一個建廠用地的矛盾,台商找不到土地,閒置的工業區卻一大堆。有人觀察到鮭魚返鄉需要土地,暗中炒作建廠用地,「想要分一杯羹。」前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台開集團總經理郭年雄剖析,台灣許多工業區委由開發公司開發,是由開發公司墊款,幾年之內如果沒賣掉就理當要回收,「但是政府缺乏回收的資金,」郭年雄指出。

障礙3〉行政效率差,光土地申請就要四年

行政效率不彰,更讓不少台商在回家的路上吃盡苦頭。高雄「螺絲大王」晉禾計畫投資100億元,在高雄岡山設立全球金屬扣件物流營運中心。雖然已與經濟部簽署投資意向書,但晉禾董事長蔡永裕掩飾不住內心的無奈:「光找一個投資地點,找了一年多還沒有著落,即使這次簽約,也不知道何時可以正式投資。」環顧審批「卡卡」的,還有兩岸工具機大廠、油機工業,今年在高雄第一期廠房剛擴建完畢,第二、三期陸續要動工,然而背後不知花了多少心力跑流程,光是土地申請就花了四年時間,手續十分繁瑣。

障礙4〉回台籌資之路,被擔保品卡死

其他台商回流會遇到的挑戰,還包括籌資。已在台灣第一上櫃掛牌的保綠資源,計畫籌資2億元,其中3∕4做為購地基金。計劃發行可轉換公司債時,發現銀行要求外國公司提供同等金額的擔保品,不過,保綠資源的資產都在馬來西亞,無法提供擔保品,被卡死在籌資之路上。

然而,若是本國公司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就可以募集資金,用這筆錢購買土地廠房,再以此做為擔保品提供給銀行。本國公司和外國公司在擔保品上的不平等待遇,令保綠資源不解。

障礙5〉電壓不穩,導致工廠作業損失

另一個台商返鄉上擋路的大石頭,是用電。很難想像的是,電壓不穩會發生在台灣這塊科技島上。

茂林光電平均一年遇到3到4次電壓下降,一旦電壓下降,生產線便被迫中斷,得重新開機。這一開一關、就是數百萬美元的損失。多次與電力公司及經濟部溝通,都不能解決。「難道不在產業園區的中小企業,就得自求多福嗎?」負責人李滿祥大嘆。

政府快馬加鞭通過的「台商回台投資方案」,六大策略基本上是國發基金挹注資金、協助解決人力、取得土地資訊、機器設備進口關稅減免50%、加速ECFA後續談判、加強輔導諮詢。

儘管政府已釋出善意,部分台商卻仍擔心緩不濟急。「外勞比例提高上限,需要再修法,趕得上我擴產的速度嗎?」一位不願具名的台商表示。另一位台商指出,相較於韓國,吸引製造業回韓國的策略和喊話,比台灣強太多。

回流韓商可無償享有「回流專用地」,回流至非首都圈的韓商,更享有15~45%土地租賃及購入價格優惠;若需僱用海外生產人力,同意發給「人力特定活動簽證(E-7)」;另外,每新增雇用一名韓籍員工時,提供每月60萬韓圜補助金,並減免營所稅及個所稅等。

「韓國做得到,台灣政府呢?」這位台商說,如果台灣像韓國一樣,給予企業向世界競爭的武器,相信十個台商有九個馬上就回來了。築巢引鳳,台灣再生,唯有排除投資障礙,方能令台商安心回歸、加速回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