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市場混沌,長抱新興 市場債以持盈保泰

投資潛力2〉拉美為主的新興市場債券
文 / 洪綾襄    
2012-07-06
瀏覽數 6,950+
市場混沌,長抱新興 市場債以持盈保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不到五年前,新興市場債券還被認為是波動大、風險高的投資工具,不適合追求穩定獲利的投資人。然而經歷金融海嘯、歐債危機後,已開發國家紛紛暴露出債台高築、償債能力備受挑戰的危機。

反觀新興市場的國家財務穩健、負債比低,GDP持續成長,使得全球資金開始將焦點轉往新興市場債券。 數字會說話。今年4月底由於歐債問題再度惡化、美國失業率意外攀升、全球製造業萎靡,非美元貨幣大貶,德國、澳洲等已開發國家公債殖利率跌到空前新低,造成全球資金大舉從股市退潮。

根據全球資金流向追蹤機構EPRS統計,光5月16日那一週,就有占全球資金比1.2%以上的錢匯入債市。其中,雖以美國公債券吸金能力最強,但新興市場債券也不遑多讓,約灌進占整體0.45%比重的資金。顯見新興市場債券已被投資人認為是僅次於美國公債的最佳避險選擇。

分析起來,市場架構新興市場債商品時,絕大多數皆以拉丁美洲為主,中、印、俄羅斯或新興歐亞非為輔。加總投資在巴西、墨西哥、哥倫比亞等拉美國家的比例,往往超過30%以上。以近三個月績效上看4%的富達新興市場債基金為例,委內瑞拉、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等就達33.6%,因此對新興市場債有興趣者,不能不關心拉美債市發展。

走過債務危機,樂觀拉美基本面

整體來看,「拉美債市的基本面是強勁的,」富達證券研究部資深協理郭瑞玲一語道破。那麼拉美有哪些基本面的優勢?首先,拉美國家政府財務體質已更勝開發國家,政府負債比下降是最明顯的指標。

儘管墨西哥和阿根廷分別在1994年和2002年爆發債務危機,一度衝擊整個拉美區域,但經過債務重組與刺激經濟方案後,墨、阿兩國的金融體系逐漸回穩,政府債務占GDP比重也已大幅降低,其中,最穩定的智利政府負債占GDP比,就不到10%。即便是公債占GDP達65%的巴西,細究其債務結構,也多以內債為主,更降低受制於外資的波動性風險。如今,巴西更從債務國一舉變為債權國。

其二,則是拉美國家的信評提升。金融海嘯後,三大信評機構持續提升拉美國家信評,巴西信評就被連升五次,區域內的主權債和公司債的價格持續走高,哥倫比亞與委內瑞拉更是後起之秀,備受看好。富達證券副總裁、也是富達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約翰.卡森(John H. Carlson)特別看好委內瑞拉。巴西信評在新興市場已經很穩定了,已被市場普遍認可,但全球藏油量第一大國的委內瑞拉卻還沒有得到市場足夠認可。他反而更看好委內瑞拉的前景,因而降低對巴西持股,並增持對委內瑞拉能源公司Petroleos的投資部位。

債市回檔,反映現實而非泡沫

然而,5月歐洲局勢再掀波瀾,造成市場投資情緒一下子從risk on(風險化)降到risk off(去風險化),使得6月上旬,巴西等新興市場公債殖利率陸續大跌。郭瑞玲分析,若以美元計價的全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來看,上個月的跌幅是2.7%,但如果是當地貨幣計價的債券,則跌幅更重,達7%。

但她認為,這只是新興市場成長與通膨趨緩的反應,並非悲觀派擔憂的債市泡沫前兆。「只要不確定因素回穩,資金還是會回到拉丁美洲,」有12年固定收益產品研究經驗的她肯定地說。富達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約翰.卡森也認為,拉美近期經濟的停滯主要是因為全球對原物料的需求下降,「但就實質面來看,我們不認為這會對拉美國家的主權信評造成任何負面衝擊,」卡森對拉美債市十分樂觀。

兼具成長性與避險,是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的最大優勢。

未來新興市場成長還是會有高於成熟市場的力道,就算投資環境再次面臨不確定性,只會讓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在資產配置中的角色更為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