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鴻源:現在做, 是「穿著西裝改西裝」

從《濕地法》檢討整體國土規劃
文 / 王美珍    
2012-05-02
瀏覽數 20,450+
李鴻源:現在做, 是「穿著西裝改西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態與水利工程需要融合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濕地對台灣的重要性為何?

李鴻源答(以下簡稱答):事實上,濕地不只是對台灣重要,對全世界都很重要。

我是學水利工程的,水利工程過去是不談濕地的、不懂生態的。但愈來愈多例子,讓我們看見兩種思惟應該整合。

我開始注意濕地,大概是2004年左右,當時我以學者身分,受邀解決台北縣(現為新北市)的汙水問題。當時,北投的汙水,要經過關渡自然公園才能進入淡水河。但是若在關渡自然公園內蓋一座汙水廠,不但奇怪,而且會很貴。而關渡自然公園裡最多的是什麼?就是濕地嘛!

濕地處理汙水 水資源可再用

於是,我就做了8公頃的人工濕地,精準計算水路、考量植栽怎麼配置,把水導到八個不同的池子,水在裡面待四至五天,就變乾淨了,一天可以處理5000噸的生活汙水。如果是一般的汙水廠,至少要花2億,但那個人工濕地才花了1300萬台幣。

後來,我當台北縣副縣長,又設計了將近300公頃的人工濕地,一天處理30萬頓的生活汙水,是彰化縣全縣一天的汙水量!不僅節餘了八成的工程預算,而且,這30萬噸的水也不再是汙水,而有生態、景觀、休憩、教育多重功能。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