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前進大西部 降成本 且解決通路物流問題

剖析鴻海5〉中國戰略布局
文 / 范榮靖    
2011-11-30
瀏覽數 12,800+
前進大西部 降成本 且解決通路物流問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力」用中國,一向是鴻海事業版圖快速擴張、茁壯主因。

去年上半年,即使遭逢深圳龍華廠員工連續跳樓事件影響,一度使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心力交瘁,但卻不曾因此減緩鴻海布局中國大陸腳步,尤其是前進大西部。

目前鴻海筆電重要生產基地就已轉往重慶。去年5月19日,重慶西永微電園的鐵海聯運國際大通道正式開通。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鐵道部副部長胡亞東、重慶市長黃奇帆、郭台銘等人,共同見證這個歷史性的一刻。

一陣汽笛長鳴,火車裝載富士康在當地廠區代工製造的惠普電腦,駛往深圳鹽田港,再由海運銷往歐洲,足足比長三角運往歐洲海運時間節省兩天,更開啟重慶製電子產品外銷的新時代。

如今,一年半過去了,重慶廠重要性與日俱增。11月初冬,當地天空一如往常灰濛濛,從巿中心驅車往西,穿過隧道,約莫30多分鐘,隨即抵達西永微電子產業園。左方,即是富士康重慶廠區,主要生產惠普筆電。放眼望去,一期工程已正式投產,二期工程則是正在整地,準備興建。

從深圳到重慶 機器、設備、員工2300公里大遷徙

廠內機器、設備、員工,主要來自深圳龍華廠。為此,郭台銘派出上百輛卡車,展開一場2300公里大遷徙,場面相當壯觀。

「太可惜了,」重慶市長黃奇帆聽聞此事,覺得當初應該派個直昇機,從空中將這段搬遷過程拍攝下來,肯定是個歷史畫面。

現在,富士康重慶廠約有2萬多名員工,很高比例都是當地人,目標則是擴至10萬多名。傍晚時分,員工下班,陸續從廠房走出。男生穿著深藍色背心、女生桃紅色背心,三三兩兩結伴,沿著人行道往前走出園區,回到微電園第一社區西科公寓。

這裡,是個開放空間,生活機能豐富,不似以前軍事化管理。一樓設有店面,路旁也有許多攤販,賣吃、賣水果、賣衣服,儼然是個小型巿集。問一位員工,喜不喜歡西永環境?他回答,他是重慶人,以前在深圳工作,時常感到孤單,現在土親人親,假日沒事就會回家一趟,而且廠內很多本地人,情感有所慰藉了。

重慶只是鴻海西遷的一個新據點而已。去年7月25日,鴻海集團董事會通過四川成都、河南鄭州兩地,共6400萬美元投資。其中,成都將以iPad、機上盒為主,員工數約10多萬人,而鄭州則以iPhone為主,員工數約6萬多。

年初啟動五項投資案 腳步擴及廣西南寧

今年1月25日,鴻海董事會又通過五項大陸投資案,總金額逾1.44億美元(約42.37億元新台幣)。其中,看好東協10國及大陸合作,腳步擴及廣西南寧,新設富桂精密、富泰宏精密兩間工廠。

近一年來,郭台銘布局大陸,動作頻頻,心裡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只要是製造業,就無法不思考土地及人力成本,」郭台銘不只一次對外表示,企業的發展不外乎是對土地、人才、資訊、和資金的利用。

1988年,鴻海成立14年,營收正式突破10億元。當時,看好大陸便宜的勞工、土地成本,加上當地政府積極招商,提出「五免五減半」政策,使鴻海成為台灣第一批進軍大陸的科技業。來得早讓鴻海得到快速成長的契機。

如今20多年過去了,鴻海大陸員工數高達百萬人,分散四大區域。

首先從1988年開始,以深圳為核心,搭配附近東莞、佛山、惠州等珠三角城巿,作為大部分資訊、通訊產品及其配件的研發、加工製造。 但最近,沿海工資高漲,深圳龍華廠大部分設備都已移出、員工也將從原本40萬人,減為10萬人。未來,這裡主要保留技術層次較高的蘋果組裝線。

其次,從1992年起,鴻海版圖擴及長三角,以江蘇昆山為核心,加上鄰近的上海、淮安、常熟、杭州等地,主要生產電腦機殼、路由器、零組件。

其三,從1990年代末期起,又擴及渤海灣一帶。以山東煙台為中心,輔以廊坊、大連、天津、營口、秦皇島等地,主要生產手機等移動、通訊設備,以及液晶電視。

其四,則是從2000年代中期開始往內陸發展,包括河南、四川、湖北武漢、山西太原、以及郭台銘山西老家晉城。

今年4月,鴻海計畫斥資40多億人民幣,在山西晉城擴大投資光通訊產業,預估2013年量產;8月,郭台銘也決定,山西晉城將成為富士康實施機器人戰略的首塊試驗基地。

武漢,則繼數位相機、LED、液晶顯示器之外,再做為桌上型電腦的重鎮,總投資達10億美元。 其實,回首過去20多年,鴻海前進大陸的腳步,幾乎跟隨著各地方政府招商動作,互蒙其利。

由於鴻海營收屢創新高、出口額度也是每年成長,不僅貢獻稅收良多,更創造許多就業機會,使得各地政府無不祭出最佳條件,招攬鴻海進駐。

這次輪到西部地區了。由於大陸十二五政策就是發展大西部經濟,從中央、到地方,都給予充沛資源。借力使力,鴻海和地方政府談出很好的條件。

去年10月22日,鴻海首次在成都投資的工廠營運,宣布營運。但鮮為人知,鴻海這八棟廠房,全在成都市大力推動下,由成都建工集團只花70天完成。同樣,鴻海重慶廠房也幾乎由西永當局負責。

鴻海工廠設在西部另個考量是,協助發展3C通路。目前,西部地區二線以下城巿,都是鴻海通路重點巿場,藉由工廠在西部,可就近解決物流。

快速擴點之餘 工廠管理是另一大難題

只是,正當鴻海快速擴點之際,因為工廠遍布大陸各地,管理難免不盡完美。

今年5月20日晚間7點多,生產iPad的鴻富錦成都公司北區一棟廠房,突然爆炸,造成2人死亡、3人重傷、10多人受傷。為此,郭台銘原本正從河南鄭州前往山西晉城的路上,馬上搭機前往成都。對內,他關注員工安全;對外,他則安撫客戶蘋果。

11月19日早上,《遠見》重回現場,發現門口不遠處,當時爆炸痕跡歷歷在目,部分廠房外觀火痕明顯。據現場一位女工透露,事故發生後,這個廠房就已全部淨空,生產線移往南區工廠。

但禍不單行。9月27日早上10點多,鴻海煙台廠A區,突然發生大火,伴隨爆炸聲冒出大量濃煙。所幸,火災很快就被撲滅,無人員傷亡。

看來,隨著鴻海中國大陸版圖愈擴愈大,如何妥善管理每個地方工廠,正考驗著代工皇帝郭台銘的智慧。

本文出自 2011 / 12 月號

鴻海的明日帝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