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亂世保鑣司法人

文 / 蕭富元    
1996-12-15
瀏覽數 9,450+
亂世保鑣司法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根據後結構主義的理論,社會發展是一連串符碼化的過程,從將一切事物符碼化的原始社會,演變成不可挑戰符碼的超符碼化社會,然後經歷去神祕性的解符碼過程,最後進入再符碼化的社會。

台灣的司法界也是個符碼化的體系。一九九六年的司法界,進行的就是去神祕性的解符碼化歷程,與再符碼化的司法重建工作。如果說,過去司法體系建立的符碼,是行政權大於司法權;那麼,現在司法官解掉行政干預司法的符碼,想再建立的,就是以社會公義為符碼的司法信仰。

今年至今,大法官已提出二十三次釋憲,以及周人參案、四汴頭案、台中市地重畫弊案、掃黑掃白等多項重大司法案件,檢察官收押縣市長、政府官員,至今已有五位縣市首長被起訴;一件件震懾人心的司法案件,揭開一張張社會黑幕,背後反映的不僅是司法生態的劇變,更是司法官法權意識的醒覺。

司法官的覺醒,對社會產生最大的衝擊,就是民眾開始期待司法,而權貴開始害怕司法。

十月中旬,屏東縣長伍澤元因涉嫌弊案,被板橋地方法院法官黃瑞華諭令收押:「十年前你能想像國民黨的縣長會被收押嗎?」台北地院法官周占春頗受鼓舞地說,現在政治人物上法院,不再自信可以用行政力量擺下一切,「他們也會怕司法了。」

司法英雄崛起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