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上一代的奮鬥 尋找生命信仰

文 / 王力行    
2011-01-27
瀏覽數 16,550+
從上一代的奮鬥 尋找生命信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1年前,夏祖麗寫的《從城南走來——林海音傳》出版時,齊邦媛老師說過一句話:「有女兒真好,女兒能幫父母寫傳!」

九年後,齊老師費時四年完成的《巨流河》,不僅寫出父親齊世英的故事,也寫下自己的故事;這位沒有女兒的女兒,一石二鳥,同時完成兩件心願。

書寫父母,「意外地成為我省視生命的尋根之旅,」夏祖麗為了寫母親林海音的傳記,曾踏著母親走過的足跡,把父母的熟年和自己的童年交織在一起,留下時代的紀錄。

最近,趨勢科技的文化長陳怡蓁送了一本她的母親陳丁清霜寫的《我與我的母親》,讓我再一次回顧上一代和上上代母親們的悲歡歲月。

去年母親節,陳丁清霜女士給了她的子女們一個大課題,「明年你們每個人都要寫一本書,書名是:我的母親。」

她不僅要求孩子,自己更以身作則,開始書寫。

故事發生在台灣中部的鹿港。作者母親歷經日本統治、中日戰爭、台灣光復和國民政府時代。一個以全校第一名獲得日本「宮殿下獎」的少女,卻無法擺脫重男輕女固執父親的成見繼續讀書。進不了彰化女中成了她終身遺憾,但她後來生下的六個女兒,個個都是彰化女中的高材生。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11 / 02 月號

一封信的力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