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在「質的發展」還有很大空間

1980年普立茲獎得主、史丹佛大學傳播系專任教授 勃林克萊
文 / 游常山    
2010-12-16
瀏覽數 19,400+
中國在「質的發展」還有很大空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曾任職《紐約時報》25年、現任加州史丹佛大學傳播系專任教授的勃林克萊(Joel Brinkley),出身美國知名的新聞世家,父親大衛.勃林克萊是美國知名新聞節目的主持人,從事新聞事業半世紀。

30年前,以27歲初出茅廬,而且是以美國南方肯德基州地方小報《路易斯維爾信報》(Louisville Courier Journal)的東南亞特派員的身分,擊敗《紐約時報》等資深前輩,得到1980年普立茲獎的國際報導獎,主因就是他初生之犢不畏虎,被派到戰火前線的柬埔寨,出生入死,揭發柬埔寨血腥統治者波布(Pol Pot)屠殺25萬名柬埔寨平民的大屠殺真相。報導日後被好萊塢拍成奧斯卡得獎名片的《殺戮戰場》(Killing Fields)。

35年的記者生涯之後,他應史丹佛大學之邀任職傳播系實務教授。峰會期間,他接受《遠見》專訪,談美國金融海嘯後的現況,談亞洲崛起,特別是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後的世局影響。以下為專訪內容:

從2008年第四季開始的金融風暴,現在看來是過去了,但是美國會不會陷入二次衰退?不同立場的經濟學家各執一詞,目前很難看出來。比較嚴重的是,消費信心未能恢復,歐巴馬總統的「刺激經濟方案」,也還不知道能不能奏效,但是擺在眼前的是美國國內的失業率一直居高不下,這些都是比較讓人憂心的。

另外就是國內的保守勢力,集結成為「茶黨」(TEA Party),在共和黨前任副總統候選人裴林的領導下,儼然是民主、共和二黨之外的第三勢力。不過,媒體分析,「茶黨」吸引的是共和黨內最保守、最反對聯邦政府增稅的一部分選民,他們不滿意歐巴馬為了改善健保制度、救美國經濟而加稅,所以形成抗議政治運動,以美國立國革命前夕的導火線:波士頓殖民地人民反對英國宗主國課茶葉稅「波士頓茶葉黨」為組織名,不過他們「茶黨」的「茶」(TEA),是「課稅課夠了」(Taxed Enough Already)三個字的第一個字母的結合而成。

沒破壞式創新,日本失落20年

要比較深入瞭解美國目前的經濟結構的問題,也許需要一個「對照組」,我認為最好的對照是日本。1980年代的日本被世界矚目的狀況,和現在的中國很像。1980年全球都預測日本終究會成為世界領袖,而日本也善用日圓大漲的時機,買下紐約的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紐約曼哈頓市中心的洛克菲勒大樓,媒體還信誓旦旦地說,美國被日本入侵了。

我認為歷史上,美國人的自我形象受損,迄今只有兩次,但都是屬於軍事的挫敗,第一次是1970年代末期輸掉越戰。

第二次受損,則是卡特總統任內,伊朗恐怖政權何梅尼綁架美國人民,卡特政權處理不當、反恐救援行動也不成功。

至於,美國和日本的經濟競爭,現在看來已經是歷史了,美國繼續發展,日本則幾乎原地踏步。在1980年代約十年期間,儘管日本的製造業出口競爭力所向無敵,但是榮景並沒有維持太久,進入1990年代後半段,長達10年以上的經濟發展高原期,媒體稱「日本失落的十年」,到最近幾年,幾乎一年換一個首相,甚至長久執政的自民黨也下台了,但是日本經濟結構性的限制,仍然沒有什麼改變。

日本的問題出在沒有像美國社會那樣開放多元的「破壞式的創新」(Creative Destruction)。美國式的資本主義之所以能夠不斷向前發展,基本的動力就是來自美式資本主義,是一種不斷地、不惜放棄舊有的生產方式和生產組織的連續改善,這種社會鼓勵強力的創業家精神,這就是美國最有競爭力的「軟實力」。

三前提,打造永續競爭力

一個國家是不是有永續的競爭力,我認為前提有三個:全球頂尖人才、有競爭力硬體環境、和廉能的政府,政策雖然重要,但是民間市場能源源不斷有頂尖的發明創新,尤其旁及各個領域的開放多元的「破壞式的創新」,這些構成整體國力重要面向的「軟實力」,才是召喚來世界級人才的關鍵。

與美國對照,日本社會相形之下,太過注重傳統的羈絆,人與人之間,組織與組織之間都有千絲萬縷的糾葛,即使民主黨取代了自民黨了,整個維持政府運作的龐大文官體系仍然沒有什麼改變。

這就是日本的改革始終原地踏步的主因,想想看它在公元2000年,GDP還是中國的四倍大,到了10年後的2010年底,竟然被中國超越,屈居第三大經濟體,可以證明:同在亞洲區,中國發展得有多快,日本又是如何因循、錯失總體經濟轉型、更上層樓的時機。

亞洲除了日本之外,整體的崛起,也是重大議題。這是因為儘管根據各種國際經濟研究組織的預測,依照目前經濟成長率推估,到某某年中國的GDP會超過美國,成為全球實質最大經濟體,但是人均所得,還是差美國一大截,因為它的人口總數是美國的四倍有餘,人均GDP一除以總人口數,國民的財富就不如其他已開發國家了。所以,中國也許在量可以稱霸,在質的面向的發展,我覺得還是有很大的空間。

然而相對於中國崛起,美國是不是又會重蹈1980年代和日本糾葛的覆轍,再一次受影響?

我認為,美國主要是自己的內政問題,美國的經濟復甦,主要靠自己解決,受到中國的影響還比較有限。因為如果不要單線式的思考,經濟發展的競賽並不是零和遊戲,中國的崛起不意味著美國一定衰退。日本和美國的經濟競爭,30年後來看,日本還是贏家嗎?

經濟的消長是動態均衡的,如果光憑經濟,當前中國發展的軌跡,也許不如世人預言的那麼絕對。

2010年12月

2010華人峰會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