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貶值?升值? 都只是政治盤算

專訪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霍德明:
文 / 楊泰興    
2010-12-13
瀏覽數 16,200+
貶值?升值? 都只是政治盤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這場無煙硝的貨幣戰爭當中,中國有著怎樣算盤?握有怎樣的籌碼?

《遠見》專訪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任教總體經濟學的霍德明教授,解析整個全球金融局勢跟中國匯率政策的想法。

霍德明教授目前是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評論員,也是首批赴北大任教的台灣經濟學教授之一。以下是霍德明教授對貨幣戰爭發展的看法:

人民幣離國際化還很遠 G20高峰會議,落得一個虎頭蛇尾,沒有具體決議,基本上就是一個失敗的峰會。

但是,其實真正最大的輸家是美國,因為,它一方面主宰影響世界成敗,但卻又以鄰為壑,採取量化寬鬆政策,激起了世界各國的集體不滿。

一個沒有領導格局的世界第一,今後如何領導世界?此次的作為恐怕大大傷害到自己的領導威信,此後兩雄相爭,恐怕世界沒有太平日子了!

或許國際上看來,中國略嫌高調,但以中國內部的觀點來看,其實還好。

事實上,中國人自己很清楚,人民幣儘管要走向國際,但當前人民幣的格局,距離國際化的道路還是十分遙遠。 原因是人民幣有根本的制度缺陷,擁有極大的貿易順差的中國,是無法有效地讓國際持有人民幣(出口大於進口,國外賺不到人民幣),而在資本帳的嚴格管制,更形成人民幣國際化的巨大阻礙,目前突然打開管制的大閘門並不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採取的策略,是先放緩開放國內資本帳管制的腳步,在國際上採取「無聲革命」的做法。

為了政治 搶發言權、搶朋友

一方面以中國的經濟實力爭取國際貨幣基金發言權,為未來爭雄做好準備。

另外一方面利用「特別提款權」(SDR)來借力使力,打擊美元做為國際貨幣的威信,這也是去年年中大陸央行行長周小川重提特別提款權做為國際新的貨幣準備的用意。

特別提款權提出50多年來,在國際貨弊基金裡面一直都只是一個聊備一格的制度,由於美國掌握國際貨弊基金超過3∕4決議權,為了繼續壟斷美元做為國際準備貨幣帶來的龐大利益,根本沒打算讓特別提款權真的奏效。即便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的發言權增加,也還是沒法推翻美國主導的局勢。

而中國現在爭取的,一來是國際金融秩序的話語權利,二來是多爭取一些朋友,特別是那些在這一波美國量化貨幣寬鬆政策下受害的新興市場國家。

對於中國政府而言,一切都是以「政治」優先順序的第一位,為達到上述兩個目的,中國花掉2.6兆美元的外匯存底的1∕10都值!

美國這次失去領袖風範的作為,肯定讓盟國離心背德,估計只剩鐵桿盟國以色列會繼續支持。

但是中國在這一輪角力上仍有弱點,一來是中國的實力不足,再來是世界各國對於中國的意識型態,仍懷有相當的戒心。

但是中國政策也很明確,「不稱霸、緩稱王」。先透過支持特別提款權制度,替代美元做為國際單一貨幣準備。 這將可以讓美國不好直接開口反對,可以讓中國對未來崛起的阻力降到最低,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這相當於繞個彎過來,間接削弱美元實力。

歷史上,沒有兩種貨幣本位可以和平共存,金本位當年就壓倒銀本位;而二次大戰後,原本英鎊與美元並存,結果也是三兩下英鎊就被清潔溜溜。

至於貶不貶值,升不升值?那更只是政治的盤算而已,反而跟經濟關係不大,也非這場貨幣戰爭的真正戰場。

本文出自 2010 / 12 月號

新加坡第一的秘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