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塑, 你怎麼了?

三把大火,燒出什麼問題?
文 / 高宜凡    
2010-12-07
瀏覽數 36,250+
台塑, 你怎麼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雲林縣麥寮鄉的台塑六輕園區,一直是台灣著名的奇景之一,在短短幾公里內,養魚的水田、蚵棚、民宅、農地、廟宇,可以統統擠在同一個畫面裡。

海的這邊,是西部沿海的純樸農村。海的那邊則是煙囪林立的人造工業島。白天吹海風時,你可以聞到空氣中有股異樣的酸味,起身眺望遠方,又有種白茫茫的迷霧感。

異樣的不協調,以及抓不住方向的迷惘,就是最近一連串的台塑風波,給人的迷離感覺。

20年前,台塑創辦人王永慶來到這「風頭水尾」的貧瘠海岸,他一手擘畫、填海造陸打造全球最大的石化業一條龍生產線,受到當地居民舞龍舞獅、敲鑼打鼓地歡迎。

在王永慶的魄力投資下,這片原本荒涼的西部沿海,後來成了舉世矚目的石化園區,每年上兆元產值,約占台灣整體GDP一成比重,成為台塑最具代表性的事業體。

20年後,「經營之神」過世2年,台塑依舊是舉足輕重的龍頭產業,卻面臨聲譽危機,因為這兩年來的工安事故發生率有升高趨勢。

先是去年底,六輕南亞TDI廠(二異氰酸甲苯)發生光氣外洩。工廠至今尚未恢復運轉。今年2月,南亞又發生操作意外,導致1人死亡。4月份,又被環保團體揭發高雄仁武廠造成地下水污染,恐招致鉅額罰款。7月底,麥寮園區更連續發生兩起大火,其中7月25日塑化輕油廠重油外洩,火勢更延燒三天。最後是10月初的南亞太保廠失火,再度締造嘉義史上最大火災的紀錄。

這家由經營之神一手打造的台灣經濟驕傲,怎會突然變成當地居民的惡夢?看到最近的幾起火勢,不少人腦海中不禁浮現「台塑,你到底怎麼了?」的疑問。

大火燒不停,居民成驚弓之鳥

台塑的連續大火,幾乎挑動全台敏感神經,讓大眾猶如驚弓之鳥。

7月底那場燒了三天的大火,第一位進入火場察看的民眾,是59歲的雲林縣淺海養殖發展協會理事長林進郎。

那晚,林進郎結束海上作業,一回家就發現手機顯示了40多通未接來電,「火燒廠了啦!你快來看。」聽到友人急切的聲音,他連飯也沒吃,就急忙驅車前往六輕。大門外頭已聚集了一大票圍觀民眾,看到沖天的火勢,大夥都坐立難安,不知道是該衝進去看個仔細,還是趕緊撤離逃命的好?

一開始,台塑員工阻止任何人進入,直到林進郎表明他是六輕監督委員、具有司法警察的身分,才得以通關。進到了現場,看到好幾層樓高的巨大火焰,林進郎當下心頭狂跳,不但覺得口乾舌燥,還有點缺氧。「怎麼會燒成這樣?」他心中滿是疑問。

大約兩、三個小時後,台塑終於有一位管理部副理出現,跟鄉親解釋這些燃燒物絕對無毒,但大家半信半疑。當下林進郎便質問,「萬一有毒的話,你敢不敢引咎辭職?」那位副理卻回答,「我為什麼要辭職?」之後轉身就走。

這種態度讓許多民眾覺得傲慢,心生不滿。

那晚,另一位六輕環評委員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也接到電話,在古坑喝咖啡的朋友告訴他,他在古坑山上,竟然也看到六輕著火了。

陳清圳趕緊到至高點取景,那盞從麥寮引燃的火光,真的是黑夜裡的一把火,照亮了周圍好幾公里的鄉鎮,令他感覺怵目驚心。

看到新聞畫面,前安全衛生技術中心董事長、中央大學環工研究所教授于樹偉大歎,「都已經21世紀了,台灣竟然還會發生那麼誇張的工安事故!」直昇機在高空灑水時,對比遮掉半邊天的巨大濃煙,他感覺到這只有杯水車薪的效果。

連續幾宗重大工安事件,加上新聞畫面中不斷閃動的火光刺激,過去對台塑沒有任何好惡感的民眾,這會兒也開始,關注起這家老牌企業。「我們家附近也有台塑的工廠嗎?」不少人心理都有點不安。

政府連番大檢驗,連同業也著火

感受到人民的不安,從7月底至今,政府各部門幾乎總動員,輪番上場對台塑展開大動作檢驗。

如10月底由環保署召開長達三天的六輕總評鑑研討會,天天湧入近300人聆聽,遠超出主辦單位當初估計的130位。光是雲林縣府便出動約30人,中央包括經濟部、環保署、工業局、國營會、漁業署等各部會,也出動近50人,台塑總管理處也來了約15人。

這三天研討會並不平靜,現場充滿煙硝味,除了受委託的學者輪番報告,一一檢驗六輕的環境衝擊、生態影響、排污監測、社區回饋、及居民健康風險,台下發言更是熱烈,大夥輪番對台塑開砲,猶如一場針對台塑的「屠獅大會」。

討論三天,每天的報紙新聞也多數是負面的。出現標題包括:「六輕空汙,嘉南比雲林嚴重」「 廢氣燃燒塔緊急用變天天用」等。只是,各方觀點似乎很難整合,所依據的參考資料也各不相同。讓台塑副總裁王瑞華事後感到委屈,這簡直是「全民公審台塑」。

不過,一名環保專家卻不滿地說,「這哪叫總體檢?根本在幫台塑歌功頌德嘛!」他指出,那三天共討論20大議題,有些研究命題彷彿是為了幫台塑背書,如六輕對國家經濟及稅收的貢獻、六輕的節水成效、六輕的資源回收成效等。

感受到各方圍剿壓力,以及鋪天蓋地的指責聲浪,包括開閉幕都在場的台化總經理洪福源等台塑主管,大都面色凝重、低頭不語。他們似乎有些話想說,卻又受限於公司策略,不能隨便發言。

不僅如此,台塑大火還波及到同業,整個石化業都因此遭受社會質疑。中央部會即將啟動的石化業工安督導計畫,預計未來3年內要體檢資本額8000萬元以上的108間大型石化廠。對此,不久前的一場同業聚會,一名石化業大老氣憤地說,「台塑一家出事,卻讓整個石化業跟著它陪葬!」

甚至,連學術界也掀起論戰,8月初,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率領環境、醫療、藝文等背景的1173位學者,連署反對國光石化(八輕)。不久,又有另一批化學工程背景的學者出面,站出來力挺石化業。

看到各界對於石化業的批評,一家化工集團的老闆語重心長地說,「石化業必須要自覺,一定想辦法走在法令前面,不要等政府或民眾來要求我們!」

經營無神?盈餘成長六成

王永慶過世後這兩年,從家族爭產、高雄仁武廠污染、六輕連續大火、到嘉義南亞失火,甚至是長庚醫院超收健保費等,台塑集團的負面新聞與爭議事件不斷出現。難怪外界會批評,台塑是否螺絲鬆了、經營無神了?

如同去年八八水災,讓馬政府上了一堂震撼教育,台塑如今也在經歷自己的八八水災。事實上,從財務績效來看,台塑依舊是一家傑出企業。中華徵信所調查,去年台塑集團總營收不但僅次於鴻海,高達918億元的稅後純益更是全台第1。

儘管事故頻傳,但今年前三季,台塑四寶還是創造近800億元的稅後盈餘,比去年大幅成長逾六成。

可是,跟台灣一起走過貧窮年代的台塑,在當今環保意識抬頭、人權意識高張、對企業要求提高的社會,也須調整自己的步調,才能不被社會反淘汰。中華醫事科大護理系副教授黃煥章批評,「公部門長期縱容,才會讓台塑養成這種傲慢的態度!」

于樹偉認為,儘管台塑在公益回饋上做了不少事,「但在工安績效與危機處理的環節上,我看不到這家企業的反省,也看不到他們有學習性的文化!」

避系統性風險,勿步BP後塵

此外,在《遠見》雜誌兩個多月的採訪過程中,不少專家竟都異口同聲地把台塑拿來跟這幾年搖搖欲墜、仿如過街老鼠的老牌石油巨擘BP(英國石油)相比。

在前任CEO布朗(John Browne)1995年到2008年的操盤下,BP曾靠著降低成本,讓營收與市值大幅上揚,成為和美國埃克森美孚、荷蘭殼牌平起平坐的全球石油三巨頭。

然而,布朗卻忽略了風險管理,在工安及環保方面小錯不斷,終於爆發了墨西哥灣漏油事件,演變成全球震撼的生態危機,遭美國重罰200億美元,創下天價賠償紀錄。

台塑這幾場大火,也把很多爭議性的問題燒開。舉凡石化業究竟是貢獻還是威脅?政策要走經濟掛帥還是環保至上?企業價值是亮麗的獲利與成本績效;還是令人尊敬的工安表現與社區關係?這些不只是台塑的問題,更是石化業共同問題,也是台灣產業政策走向問題。

多次參與環評的成大環工系教授林素貞指出,台塑的企業文化還是只重視賺錢,「很抱歉,時代已經改變了,企業責任不只繳稅,環境成本和社會成本,一定要內部化!」台塑,你們聽到了嗎?

台塑現象,各界不能說的祕密?

兩個月來針對台塑事件的採訪,其實有許多有趣的發現。

《遠見》發現,對於台塑,每個人似乎都有話要說,卻沒幾人肯正式受訪,許多人只想私下提供資料與佐證,或用匿名的方式發言。因為,他們覺得正面評論或反面評論都不適宜,而且大家都不想得罪這家台灣最大的企業集團。

其次,這篇報導的周邊資料與觀察面向之豐富、多元,更是其他題目難以比擬的。誰知道一家公司涉及的事務,竟然可從經濟、稅收、工安、環保等層面,談到社區回饋、生態保育、海水變化、公共衛生等角度。當然,免不了還涉及政治面的討論。

此外,針對台塑的各種研究主題,大概都有3~4種不同版本,常發現有各說各說、數據混淆的現象,專業數據與工業名詞更多如牛毛。

也有一位學者戲稱,台塑很像是台灣一個「不能說的祕密」,很多研究調查的名稱上,甚至還不敢直接擺上「六輕」這兩個字,不然預算便過不了,得用「沿海地區」「離島工業區」「石化專區」等名詞瓜代。

最有趣的是,大家眼中的台塑,好像都長得不一樣。有人覺得它是慈善家,是經營之神,或是台灣精神的象徵,也有人把它罵成汙染惡魔、不知悔改的怪獸財團。

一家台塑,一下就把台灣切割成好幾種派系,無論廠商、民間、學界、中央、地方政府,都有其支持或反對的理由。似乎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家台塑。

漫步在八角形的台塑大樓,你會一直經歷過彎、轉角、迷路的過程,很多辦公室都長一個樣,根本難以分辨,彷彿讓人墮入五里霧中。

神祕而令人迷惘,正是這家企業給人的感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