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國鼎親述台灣經驗(五)-經濟建設走過的路

文 / 遠見編輯部    
1989-08-15
瀏覽數 10,550+
李國鼎親述台灣經驗(五)-經濟建設走過的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一九六五年六月,美援停止,但我們在一九六四年的訪韓後經過日本,已爭取到日本新的貸款,建造高雄第一港和曾文水庫。美國進出口銀行知道後,貸款也跟著來了,同時也培植起一些工業。所以美援停止以後,我們需要的長期資金都不成問題。

所以只靠一個國家的資金不行,多幾個國家才有刺激。那時曾有一位立法委員還質詢,向外國貸款不是新的「二十一條」嗎?他們瞭解不夠,因此,財政部長不敢簽字,反正是經合會闖的禍,我以經濟部長兼經合會副主委身分,代表政府和日本駐華大使簽約。

蔣經國先生在民國五十八年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嚴家淦先生把經合會主委的位置讓給他,因為蔣經國先生以前接觸的多偏重於國防,到行政院負責後,對財經的爭還是應有所瞭解。

蔣經國先生,出任副院長就成立財經小組,但是沒有幕僚,大家開會只是談一談。後來他答應還是由經合會先做幕僚作業。

經合會維持的時間最長,從一九六三年到一九七三年,蔣經國先生就是在這個階段參加經建計畫的。我們給他安排,聽已經核走的計畫,包括高速公路(還未宣布十大建設),而且已經向亞洲銀行借款來了,還做了蓋大鋼廠的決定。

劉大中院士希望不要蓋大鋼廠,因為投資太大,我已經跟嚴家淦先生講好,暫停進行這個計畫,經國先生聽了簡報後,這個計畫還是進行。

在第五期四年計畫(一九六九~一九七二)草擬時,因為自四十九年加速經濟發展以來,經濟成長進展順利,美援停止,外銷繼續成長.政府及國民信心大增,因此也重視第四期四年計畫,連老總統都有了興趣、陶聲洋去國家安全會議報告好幾次。

能源危機的衝擊

七0年代是國際經濟動盪的十年,第一是一九七一年尼克森廢金本位制後,造成國際金融不穩定;第二是一九七二年蘇俄穀物欠收而大量進口,發生國際穀物危機;到一九七三年又有能源危機。油價漲到十元一桶,差不多增加了十五倍。

第六期計畫剛好碰到能源危機,一九七四年經濟成長差不多是零(0.二九%),工業出現負成長,因為我們反應能源價格的速度太慢了,一直拖到一九七四年一月,才調整油、電、物價,因為一次累積的衝擊太大,所以當年的物價波動是四七%。

說話一定要兌現

我後來發現,這是因為蔣經國院長一九七二年在立法院講過一句話,他說物價一年之內不調整,他要守信,但國際因素是控制不住的,怎麼來守信?後來他講黃豆價格不能動,黃豆成本飛漲,我們只好到處籌錢來貼了。

中國人的傳統道德,可以整個在經國先生身上表現出來。他講出的話就像支票,支票一定要兌現。那時候因為預算不能列這個錢,所以只好向銀行先借錢,成立黃豆平準基金。我當財政部長自然壓力很大,所幸的是,花錢比較多的是一九七五、七六、七七三年,其後經濟已比較穩定了。

當時行政院討論,一九七三年六月,由蔣院長指定經濟部密擬穩定物價措施,七月初公布,事前其他首長都不曉得。

在一九七三年十一月政府宣布了十項建設,以第六期四年計畫成效不佳為理由,自一九七五年改成六年計畫,沒想到又來一次石油危機,六年計畫太長,很難掌握情勢,所以還是恢復四年計畫。

當時經合會副主委張繼正,很直率的講。到年底前不准漲價,恐怕有點困難,因為張繼正話講得直率,所以院長心裡很不高興。

經合會降級

後來,蔣院長就把經合會降級,原本部長參加的會,改由各部次長參加,專門做經濟設計,所以叫經濟設計委員會。這一段期間,一切財經大計由蔣院長召集五人小組會商決策。五人小組包括財經二部長、央行總裁、行政院祕書長及主計長。

這種方式,有一個好處、一個壞處。好處是,有什麼事情隨時可以開會討論;後來總統財經會談,也是這些人。

壞處是,沒有政務官了,政務官只有院長或總統一個人,部長都變成了事務官。各部該做的事情,非要到這個會裡報告案子,讓院長講後才宣布。所以部長就給報上罵了:「各部都在做什麼事情?各部該做的為什麼要經由院長指示才做?」

到一九七七年,有一陣子經濟日報系列文章介紹韓國經濟企畫院的組織和功能,經國先生讀了,到經設會舉行財經首長座談,我們就很坦白地提建議。之後,他指定周宏濤先生到韓國去訪問,孫震先生也去了,一共三人。

周宏濤兄回來以後,一九七七年十二月終於把經設會升級,就是今天的經建會,請政務委員兼中央銀行總裁俞國華先生來擔任主任委員,說明經建會是經濟參謀本部,可見其功能。

經設會從谷底翻身

經建會改組以後,立法院要求送組織條例,結果最後不得不送組織條例。這樣一來,經建會倒比較穩定了。所有四年計畫及展期展望,仍由經建會負責,每年印度執行計畫中各級政府公營事業較大計畫(五億元以上),皆由經建會初審。至此,經建設計機構和功能也建立了。

回憶過去,國鼎自一九五三年起參加經安會工業委員會共五年;一九五八年接長美援會秘書長、經濟部工業計畫連繫組、工業發展投資小組五年;一九六三年任經合會秘書長、副主任委員;一九六五年任經濟部長兼經合會副主委四年半;一九六九年起任財政部長七年;只有一九七三到一九七七年經設會階段沒有參加。

一九七六年奉派為行政院應用科技小組召集人,推動科技發展,支援經濟、國防和社會發展。一九七七年十二月經設會改為經建會,奉派為委員,到一九八八年七月底退休,在經濟設計機構只經設會一段未參加。

我總覺得,在這個機構工作,是一種訓練,一種學習,使你在時間軸上總看的更長,在空間軸上總看的更廣,增加我用系統方法去分析問題的能力,使我受益不淺。

本文出自 1989 / 09 月號

第03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