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安平營造富麗,搬來自家收藏當擺設

雲朗集團台北君品酒店
文 / 王一芝、林珮萱    
2010-09-20
瀏覽數 81,450+
張安平營造富麗,搬來自家收藏當擺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年不見,全台擁有最多連鎖飯店的雲朗觀光集團執行長張安平變了。

上一次見到他,是在日月潭汎麗雅飯店改裝成雲品酒店開幕的前一天晚上,看起來沉穩自信,又流露著霸氣,不笑時神色嚴肅,員工們每個戒慎緊張。

今年6月,位於台北後火車站京站開發區的集團第一家五星級商務飯店君品開幕不到一個月,再見到張安平,臉上的線條柔和不少,笑容變多了,和員工間的互動似乎也明顯熱絡許多。

但不變的是,他對細節的要求從未鬆懈。回想雲品開幕前一晚,張安平領著一班員工到處巡查像螺絲般的細節,深怕有所遺漏;至於君品,裡裡外外,每一個定點、每一個轉彎處、每一件物品,都是他親力親為的細節,從進門開始,每一個角落都是一個故事。

「細節是唯一,對我是最重要的事,」張安平語氣堅定地說。

曾有一位一年旅行45次、住超過200家旅館的外國企業主稱讚張安平,「沒見過飯店像君品一樣重視細節。」

鬧中取靜 融合中法古典美學

從設計開始,就是細節的累積。原本的設計師,給了張安平三個提案,都被他否決,後來張安平找上同樣替京站時尚廣場做設計的知名建築師陳瑞憲。

只不過,張安平堅持的歐洲古典華麗風,並非陳瑞憲的專長,事實上他也從沒做過。為了相互磨合、激發靈感,兩人到巴黎逛了一星期,四處尋找素材,看建築、也體驗歐洲氛圍,彼此溝通所喜歡的風格樣式,從中追求完美平衡。「我就每天盯著他,這個我要、這個要拿掉、這個要改,」張安平笑稱,到後期陳瑞憲也應該被他煩到受不了。

如今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君品,九成都有張安平的參與,裡面的擺設也都是他從自家搬來的古董,可以說投入的程度比集團旗下任何一家飯店都來得高。

其實,當初決定在台北火車站精華地段,打造一間定價在一晚1萬2000元左右的法式歐風五星級旅館,張安平有他獨到的市場觀察。

走訪世界各主要城市的經驗告訴他,歐洲風格呈現出的高品味與細緻感受,深獲現代人歡迎,但整個亞洲,真正歐式旅館還很少,「是完全沒有,但已經快要消失了。」 張安平將旅館視為一個文化的傳遞者,外國人來到台灣,第一印象是機場,但待最久的地方卻是旅館。他強調,首善之都的台北市需要一座足以讓所有人願意專程來看的旅館,另一方面扭轉老台北人記憶裡後火車站形象。形容自己就算是要做「背後插滿劍」的Pioneer(開拓者)仍在所不惜。

裝潢混搭新舊 細數皆故事

很多熟悉張安平的朋友,一來到君品酒店,第一個反應大多是,「君品酒店很張安平。」

君品走的是18世紀歐洲法式宮廷風,低調置入東方元素;每個房間都配有電子管家,希望把最現代的服務和充滿故事的古董藝術濃縮收藏在一個時空,呈現新舊混搭的美學。就像張安平一樣,集所有多元、矛盾於一身。

跟著他走一遭,張安平可以說上整部歐洲史。像進門一樓大廳處擺放的原尺寸駿馬木雕,就是張安平特別從巴黎帶回來的。6000~7000年前,人類首度在歐亞大草原馴養馬匹後,才有了長途旅行與貿易,「沒有旅行,哪裡有旅館的前身──驛站?」他解釋。

入口處的巨大書櫃上,還有一行大字「Plus Ultra」,這個字最早出現在羅馬神話中,拉丁原文「Non Plus Ultra」的意思是「世界的盡頭」。16世紀神聖羅馬帝國的西班牙國王查理五世,將這句話改成「Plus Ultra」,鼓勵他自己勇於突破世界的盡頭。

這樣的巧思比比皆是,全仰賴張安平長期浸淫西方文學的累積。他尤其從小就醉心於古典希臘文學,像是哲學思想家柏拉圖(Plato)的書籍,都是他再三翻閱的著作。因此,張安平更想讓君品成為一個處處充滿故事的地方。

國中畢業就到美國讀書的張安平,國學造詣卻常讓中文系學生自歎弗如。不像一般小留學生,一到國外就把中文忘光,張安平反而下苦工自修中文,累積不少創作集。

「寫詩是我的嗜好,也是發洩,」張安平說,最主要是受到高中老師鼓勵,加上小留學生也沒什麼朋友,就把寫作當成和人對談。 張安平從書架上隨手抽出一本書,竟是他早年付梓的英文詩集。剛開始,他寫的都是英文詩,回台後才用中文。張安平寫散文多從景致開頭,寫到他的看法,再以觀點做結,連跟妻子辜懷如寫情書也是如此,「她剛開始很不習慣,都沒寫到我想她,但我是跟她做最高層次的溝通,」他露出難得的笑容。

接任各種任務 但敢於創新

張安平最為人所知的身分,是辜振甫的女婿,很多人一不小心就會忘了,他其實也是嘉新水泥創辦人張敏鈺的小兒子。

1978年,他被父親召喚回國接任嘉新水泥副總經理,跟辜懷如結婚後,也成為辜家事業上倚重的對象,接班過程看起來很傳統,卻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小插曲。

在國外那段日子,生性叛逆的張安平曾經有四年,因為鬧脾氣,不跟父親講話,也非常有骨氣不拿父親給的生活費,大學畢業後,落魄到一天只有1美元過活,他咬牙撐住,一邊打工賺錢,學著用電腦做投資,賺進第一桶金。

本來不想回台灣的張安平,接到母親的一封信,生病的母親勸他,「你出國最早,最可能不回來,但父親如果有一天需要你,一定要回來幫他,」就這樣,張安平才回台,改變了他的一生。

張安平叛逆的性格,也可以從他經營飯店略窺一二。

前年從中信集團手中接下全台11家連鎖飯店經營權後,突然成為擁有國內數量最多的連鎖飯店。但他卻捨棄統一規劃化的模式,把每一家都當成獨一無二的精品(boutique)飯店在經營。最大的原因是,「我只住過旅館,根本不懂旅館,」張安平坦言。

做為一個飯店業新手,他總是謙卑地請員工多忍耐,他什麼都還不會,因此特別請來飯店業老手、前長榮酒店總經理楊啟東擔任集團總經理。但這也是張安平最大的優勢,因為沒有包袱。

例如,張安平打定主意不做規格化的連鎖飯店時,連楊啟東都對他說,「You are crazy!」 此時一位外商老闆的話,給了張安平信心。他說,自己住過全世界的四季(Four seasons)酒店,服務都好得沒話說,但除了幾個特別地方,光看照片根本看不出來飯店位在地球哪一端。顯示連鎖飯店也可以家家不一樣。直到現在,他只要求員工做到兩件事,第一,讓住過的客人記得這家飯店,第二是當他回到這個城市,這家飯店能成為他住宿的選項。

不執著算盤數字 他自有盤算

仔細一看,張安平遞出的名片和他為《雲朗觀光雜誌》所寫的序文,皆屬名「Innkeeper」(客棧主人)。這也是張安平堅持,「如果丟給設計師,就不是自己的東西,飯店本來就要有主人的personal touch。」不久前,張安平到君品吃牛排,發現味道不對,立刻親自進廚房,重新煎一塊給總經理、廚師等人品嚐比較,「Innkeeper每個領域都要會做一點,否則就不是Innkeeper。」

不過,張安平最不喜歡人家問他投資了多少、獲利率如何。許多人震撼於君品的富麗典雅,據說光是飯店內擺設的藝術收藏品總值,就要價10幾億,更何況那些難以價量的歐風裝潢。

「不要問我數字,」張安平再次板起臉孔說。但他畢竟是學財務出身,自有一套打算盤的方法,「數年後即使飯店消失,這些古董卻會時間增值,我不會沒有經濟上的考量,」張安平也提醒,他傾注一生的所看所學,這都是無法量化的。

以雲品為例,當初大半員工都勸張安平,不值得為sky lounge花大錢,但後來證明,深獲顧客激賞,雲品的平均房價6052元已成為全台度假飯店第3名,僅次於涵碧樓和知本老爺。

以經營為樂 不需野心傍身

記者出身的雲朗觀光集團公共事務處處長於慧堅觀察,每個月與各主管的例行會議,張安平的重點往往不是擺在談業績,而是大談最近閱讀的書籍、哲學思想、管理新知,還有大環境的分析。

張安平也盡可能利用每次到飯店的時間,把他的思想和集團旗下總經理們溝通,鼓勵他們多看書。

被外界封為辜家「救援投手」的張安平,經常臨危授命接掌新事業,對他而言,訣竅是抓住企業或產業成功的關鍵,而不是換掉原有的經營團隊。

飯店大老常把「飯店是人的行業」這句話掛在嘴邊,對張安平而言,飯店是「快樂人」的行業,「當我的員工必須要快樂,否則產品不存在。」「幫別人想,幫顧客想,幫員工想」是他進入飯店業兩年多最大的心得。

今年3月新莊翰品酒店的開幕典禮,請來台北縣長周錫瑋剪綵,萬事俱備,卻只欠那張已經通過、卻還沒拿到手的執照,儘管準備工作已幾近完成,邀請函也都已發給媒體,張安平還是在開幕前一天臨時喊卡,「凡事必須替別人著想,如果周縣長來替還沒掛上執照的酒店剪綵,將受到議員或社會多大的非議,」張安平說。

身兼嘉新水泥、台灣水泥副董事長,又在銷售泵浦的慧智實業當董事長,張安平的事業版圖橫跨傳產、高科技、觀光等領域,不同頭銜的名片就將近十張,累計總值高達數百億台幣,但他卻總說自己是個沒有野心的人。

君品開幕那一天,很多媒體追問他雲朗觀光集團何時上市上櫃?「Not yet,」張安平搖搖頭說,「上市後,就有義務讓股東賺到錢,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成敗已忘 只想從容實踐承諾

那麼,對雲朗旗下四個品牌君品、雲品、兆品、翰品的規劃呢?「還沒做完,做完再說,」他直率地回答。

「我是一個沒有野心的人,」熟悉歷史的張安平雙手一攤,反問:「要野心做什麼?」

員工都知道,張安平不喜歡媒體封他「旅館大亨」,也不愛談競爭,從以前經營有線電視開始,他心裡想的就只有把餅做大,創造新市場,「我從不考慮把你口袋的錢放在我的口袋,而是擴大市場,我拿多出來的。」

緊接著君品之後,包括花蓮、高雄中信等多家過去中信飯店的改造工程,都正在緊鑼密鼓進行,現在張安平一個星期內,將近七成的時間都花在旅館上,他開玩笑地說,「有點後悔,沒想到要花這麼多時間,還好其他事業都已經上軌道。」

這麼辛苦,都是因為「答應人家的事,我就做,」他口中的「人家」,指的就是辜成允和丈母娘辜嚴倬雲。兩年多前,當辜家母子向他開口時,一如昔日辜家開口請他經營網路、有線電視等,他終究還是跳上火線。「做人就是一個promise,不然還有什麼?」張安平話語剛落畢,露出從容的微笑。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