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黑五類到中國民營 第一大造船公司

揚子江船業集團董事長 任元林
文 / 彭杏珠    
2010-09-08
瀏覽數 31,150+
從黑五類到中國民營 第一大造船公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他原先是黑五類,職業必須由中央安排,別無選擇。直至1990年代中國吹起民營化風潮時,他率先將一家小造船廠改制成功,現在不僅是中國第4大、民營第1、也是世界第21大的造船公司。最近,還搶到頭香,成為首家來台發行TDR的大陸重量級企業。

他就是今年57歲的揚子江船業集團董事長任元林。

風塵僕僕從江蘇飛往新加坡,再從新加坡趕到台灣短暫停留的任元林,一下飛機就接受《遠見》獨家專訪,娓娓道來揚子江從營收1億人民幣的小船廠蛻變成國際集團的傳奇故事。

早年困苦,打拚多年終有成

成長於中國文化大革命時代的任元林,因為父親經營家庭小工廠,全家被打入黑五類,從小過著貧窮困頓的生活,高中畢業後,一心想從事木工業,以期擁有穩定的收入。但事與願違,在凡事都得由中央安排的年代,沒有背景就只能認命,最後被分配到江蘇揚子江造船廠當焊接工人。

任元林別無選擇,想出人頭地,唯有努力向上,以爭取領導關注的眼神。每天堅持最早到、最晚走,一年365天從不倦怠,主管終於看到他的表現。不久被派到中等技術學校學習,回來就升級為技術人員。1978年還被拔擢為車間主任,4年後,就榮升為管理千人部隊的生產部兼技術部部長。

為求勝任管理職,他報考上中央廣播電視大學經濟管理系在職班,工作、課業兩頭燒,初為人父卻無法盡到爸爸的責任,兒子連抱都沒抱過。三年後,同班30幾位學生,只有1∕10順利畢業,他就是其中一位。

1985年,通過評核,再晉升為副廠長,1997年更上層樓出任廠長。

這樣的奮鬥歷程讓他經常與人分享,「進步與落後、成功與失敗就只差個五分鐘。」他總提醒年輕人不要怕吃苦,早點上班、晚點下班,一點都不會吃虧,因為機會是留給勤奮的人。

不過,13年前當親友紛紛向他恭賀晉升廠長時,揚子江造船廠卻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央有意搬遷位於市中心的船廠,讓員工的前途頓時蒙上陰影。此時恰逢私有化風氣漸起,任元林心生一計,不如將船廠改制,另創一條出路。

他主動向領導建議,不改制民營必死無疑。並承諾:五年內將造船生產力從2萬噸增加至20萬噸。

好不容易中央同意了,第一次民營釋股時,卻根本沒有職工想認購。任元林苦口婆心勸導大家一條心,未來才會有希望。最後職工每人1萬人民幣,連同主要幹部,總共募資2300萬人民幣。當2002年國有股份全數退出時,任元林成為最大股東,持股29.23%,副總經理王東持股13.97%。

回想當時,任元林分析,他主要做對了三件事,讓揚子江民營化不到第四年,造船總量就突破20萬噸,提前達到目標。

第一步,是職工擁有自主權,經營層決策速度快、生產力大幅提升。第二是產品定位正確。2002年時,歐洲造船業逐漸沒落,任元林自認拚不過日、韓,選擇到歐洲卡位,從目前主要客戶名單是德國、義大利、英國、加拿大看來,表示已成功攻占歐洲市場。

「歐洲路線是高檔次市場,不僅可以練兵、快速提升製造品質,而且利潤相對高,」他說。 第三則是免不了的企業大改造。包括建立完整的生產線系統、培訓人才以及提升技術。例如每年除派遣員工到日本當研修生學習外,也會請日本專家到廠指導。

隨著規模逐漸擴大,老廠已無法負荷,必須興建新廠,才能讓揚子江大步向前行。到公開市場募資是最好的途徑,不過,當時已有上千家企業等著在上海掛牌上市,較近的香港股市又對紅籌股有額外的審查。最後,他選擇了新加坡。

到星國上市,成中國首大民營

基於業務關係,1990年任元林就經常往返於新加坡,相當熟悉當地市場,加上新加坡股市資訊透明、制度完善。2007年4月,揚子江於新加坡成功上市,成為第一家上市的中國民營造船企業,募資超過50億人民幣,首日開盤價比發行價還高出42%,刷新中國企業在新加坡上市的紀錄。

這一步對揚子江意義非凡,不僅新廠順利興建,經過上市輔導後,管理機制、公司治理也漸上軌道,且提升了企業形象與國際知名度。 生逢其時,揚子江民營化後,巧遇全球經濟繁榮發展。2006年至2007年更是瘋狂的年代,造船業供不應求,船廠遍地開花,船運公司甚至預訂了三至五年的船,毛利高達30%至50%,造船業老闆個個都笑得合不攏嘴。

但是誰知道,背後已危機四伏。2008年9月底雷曼兄弟破產所引發的金融海嘯,頓時吹亂了造船業,訂單頻頻被抽退,業者幾乎一夜白了頭髮。

然而,經歷過文革大風大浪的任元林卻決定與客戶站在一條船上,協助船東度過難關。他主動將當時18艘新訂單的交船日延遲了5至24個月,甚至將客戶已建造好的船停泊在揚子江造船廠內,以節省客戶的開支。由於市場對貨櫃船的需求低迷,而散裝貨輪需求較為活躍,也應客戶要求,將四艘貨櫃船訂單改為五艘散裝貨輪。

此外,揚子江還額外提供八艘高利潤訂單的船東3800萬美元的回扣,相當於原來合約價格的5%,以減輕客戶的財務負擔。

因為協助航運公司走過嚴冬,揚子江不僅訂單一張未被抽,主動延遲交貨後,還順勢將利潤往後幾年分攤,讓財務報表更為健康漂亮,儘管歷經海嘯衝擊,不僅業績未衰退還逆勢成長,2009年共出貨40艘船,營收達106億2360萬元人民幣,比2008年成長44%,稅後淨利22.9億人民幣,增加了45%。

令人驚喜的是,還有意外收穫,揚子江延遲交船時間所空出來的生產線,即時補上2009年10月起散裝貨輪的需求,接下不少散裝訂單。如果當時堅持客戶一定要如期交貨,不僅會被抽單,也沒有空間可以接突如其來的業務,他說,「沒有一家同業會想到散裝船會熱起來,算是助人助己吧!」

從營收不到1億人民幣的小船廠,到今年7月底最新公布的中國500大企業中的第361名,同時也是中國最賺錢200強企業中,排名第123名的企業,任元林已是近2萬名員工集團的大老闆,但同時,他也迎來了人生的另一項新挑戰。

由於全球造船市場低迷,船價一路走跌,截至目前為止,造船數仍供過於求,去年約有65%的中國造船廠沒有接到任何新訂單,平均毛利衰退到10至15%,揚子江雖然拿到12艘新船訂單,但新訂單價格與高峰期相比已滑落22%,任元林已看到警訊,應變做法就是增加營業項目、擴大市場與轉型投資。

發行TDR,掀中資來台掛牌熱

早期,揚子江主要業務之一就是拆船業,近來中國鋼筋需求殷盛,鋼鐵價格居高不下,看準拆船業與造船業的互補作用,任元林決定加重拆船業比重,擬透過「環保」拆船法,創造穩定的獲利來源。

另外,台灣船運業聞名世界,也是不可忽視的市場。手中握有256億台幣現金的揚子江,成為首家來台發行TDR的中資企業。但是他醉翁之意不在募資,而是藉此提升在台灣的知名度,希望除現有客戶台塑海運外,能爭取到長榮、陽明等航運公司的商機。

此次揚子江發行TDR,巧遇華航退出揚子江快運航空的大新聞,飽受同名之累,引起投資法人關切,其實這是兩家完全不同的公司,而且揚子江船業年年賺錢,這次只募集1.2億股,不到總股數2.2%,「如果真需要籌錢在新加坡就可以了,因為在新加坡800多家上市公司中,揚子江交易量排名前14大,」新加坡金融公關公司(Financial PR)總裁章誠爽進一步說明。

另外,永豐金證券也分析,後ECFA時代,兩岸金融與產業交流日趨頻繁,首家來台發行TDR,將起示範作用,可望掀起一波中資企業來台掛牌熱潮。

積極開發台灣市場外,轉投資也是揚子江突破市場瓶頸的利器之一。多數造船業都想往最高階的海洋工程發展,而捷徑就是購併。月前,毫無海洋工程基礎的揚子江聯手中東的投資者,間接收購了具備核心技術的新加坡PPL船廠(PPLShipyard)15%的股權。PPL主營海洋工程設計與建造,大股東勝科海事(SembcorpMarine)是世界第2大的海洋鑽井平台生產商。

「購併成功與否,將會影響揚子江下一個里程碑,」一位造船業者指出,近來全世界海洋工程市場年均規模為300億美元,造船業無不積極投入,各類浮式生產儲油系統(FPSO)增長率超過250%,遠超過船舶的成長速度。而且海工裝備毛利約30%,是造船業的一至兩倍。 任元林回首37年來的揚子江職涯、改制之路,感慨萬千,他至今仍不敢置信自己會成為中國百大富豪之一。

今年首季財報已開出紅盤,營收達26億7550萬人民幣,比去年同期成長28%,稅後淨利增長21%。不過,他的目光不只停留在今年的目標,甚至已經布好下一個五年計畫,希望在2015年營收能超過400億人民幣,稅後淨利達60億,成為中國最優秀的船廠。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