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周允斌 早失敗比早成功有價值

18 稱霸最多參賽者的美國FreeStyle Session街舞大賽
文 / 陳建豪    
2010-07-30
瀏覽數 38,550+
周允斌 早失敗比早成功有價值
Line分享 articlefont

2004年,在台灣舞蹈界小有名氣,曾幫知名藝人張學友、李玟等人伴舞的周允斌(綽號小允),為了闖出名號,毅然前往美國洛杉磯,參加全球頂尖街舞好手齊聚一堂的FreeStyle Session舞蹈大賽。

當時26歲的他信心滿滿,認為冠軍獎盃應如探囊取物,然而,他竟然連第一關初試都沒有過!

「那時候的我,只有徒具形式的花招,外行人看起來很厲害,但我卻無法跟音樂融為一體,也跳不出街舞背後的文化,」回憶六年前的程度,周允斌糗自己說,當初應該是去報名上課,而不是報名參賽。

苦練數年後,周允斌再度回到美國FreeStyle Session舞台,以驚人的速度與臨場表現,拿下2008年冠軍、2009年亞軍!「頒獎時,台下的人一直喊『Taiwan、Taiwan』;那種感覺,真的一輩子不會忘!」他說。

從初賽落選到決賽冠軍,32歲的周允斌笑著說:「早失敗,比早成功更有價值。」他建議年輕人盡早立定志向。

周允斌天生就是愛跳舞。國二暑假看到從美國回台灣發片的L.A. BOYZ,被這幾個大男孩「跳、跳、跳乎伊勇!」的街舞深深吸引,就錄下他們的表演,並不斷倒帶、一格一格的學習。

「跳舞的時候,是自己跟全身對話,我很喜歡那種單純;後來愈跳愈好,變成我在跳舞時,就是全場焦點,」從街舞裡找到自信與快樂後,周允斌就不曾離開。

高一,他甚至為了跳舞而休學,掀起家庭風暴。父親是位軍人,個性嚴謹,不容許兒子往看似學壞的街舞發展,曾多次勸阻,甚至還幫周允斌報名軍校考試,但考試當天周允斌未現身。他對舞蹈的執著,讓父母親只得勉強點頭。

於是,當別人苦讀時,周允斌就在家練舞,他的老師就是音樂錄影帶,一遍一遍倒帶,一次一次摔倒、重來。

就在同儕參加大學聯考的那一年,周允斌也從家鄉台中,來到台北打拚,憑藉著苦練的舞藝,與幾位同好,組成了TBC舞團接商業演出,也逐漸有機會幫藝人伴舞。

在舞團最鼎盛的時期,甚至有團員被經紀公司相中,組成偶像團體「ENERGY」,周允斌等人則在演藝圈的生意接不完。

蒙名師點撥 從形式深入靈魂

就在忙得沒日沒夜時,周允斌開始想要轉向舞蹈教學,希望把街舞推廣給一般民眾。他瞄準美國舞蹈大賽,目的就是希望藉由奪冠,讓舞蹈教室一砲而紅。 但來到全球舞台後,見識國際頂尖水準,他才發覺自己閉門造車的舞蹈,其實只學到皮毛。在萬念俱灰時,卻在比賽現場遇見了街舞界教父級的人物Greg Campbellock Jr.,他正是最早的街舞Locking Dance(鎖舞)創始人之一。 急切想提升實力的周允斌,當下搶著拜師,個性爽朗的Greg也不藏私,從細節處開始指導周允斌。

深入研究街舞背後的歷史,周允斌才發覺這是美國黑人早期在面對種族歧視困境時,所發展出來一種為彼此打氣的文化。

「如Give Me Five擊掌動作,看似簡單,但在當時,卻是受苦的黑人同胞,彼此傳遞力量的動作!」研究了黑人歷史、福音音樂、歌詞等,他彷彿發現了街舞的靈魂。

在舞技上,周允斌也聽從Greg的建議,把練習時間從晚上,調整到白天,在最有體力的狀況下鍛鍊,可以事半功倍。為了跳得更高,周允斌也加倍訓練體能,不僅綁沙袋跑步,在跳完最激烈的舞蹈後,還馬上做重量訓練,培養更多體力!

苦練數年後,周允斌終於重返美國世界大賽舞台。一開始,他的運氣並不好,初賽、複賽時的舞曲,都是他未曾聽過的,但他硬是要求自己冷靜,穩扎穩打,結果以黑馬之姿,闖入決賽!

決賽對手正是上一屆冠軍、來自加拿大,這時勝利女神卻開始對周允斌微笑,播出了他相當熟悉的舞曲,於是他以一個前空翻開場,表情又能與歌詞搭配、動作流暢到位,並與音樂節拍扣合,在空中還能有頓點,讓裁判也折服,宣布今年冠軍是來自台灣的周允斌!

在贏得世界冠軍後,周允斌的下一個目標,是讓台灣成為亞洲的街舞重鎮,也有來自海外如法國、馬來西亞、香港的學生,遠道而來拜師。在士林鬧區開設的上百坪舞蹈教室,學生約達300人。周允斌也舉辦國內大型的街舞大賽,並帶國內第一名的隊伍前進世界參賽。

去年,周允斌帶的學生去日本參賽時,卻在決賽時因過度緊張,呆站在舞台上不動。周允斌雖氣惱,但也以自己的故事激勵,「早一點失敗比早一點成功更有價值」,果然這名學生在今年的國內大賽贏得首獎!

從世界肉腳,到世界冠軍,周允斌將培養出更多的新台灣之光!

台灣之光〉周允斌

年齡:32歲

職稱:TBC舞蹈教室負責人

光榮成就:

● 2009年,美國FreeStyle Session街舞大賽亞軍

● 2008年,美國FreeStyle Session街舞大賽冠軍

勵志格言: 勝利從相信自己開始

周允斌

想對台灣說的話

韓國或是新加坡政府都把街舞文化視為觀光資源,支持、推動,也媒合企業投入,台灣政府卻缺乏有計畫推動街舞,非常沒遠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