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插翅也難飛——嘆沒有美感與沒有創意的教育

文 / 姚仁祿    
2010-07-06
瀏覽數 5,750+
插翅也難飛——嘆沒有美感與沒有創意的教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天鵝與超人

幾週前,媒體報導,有校長在畢業典禮上裝扮成天鵝,娛樂學子。反對者,多以有缺莊重批評;贊成者,多以教育價值應多元,扮裝無傷大雅贊同。

幾年來,每見媒體報導,校長或企業負責人在畢業典禮或尾牙時節,扮裝成天鵝、超人娛樂學生、同仁,我總覺痛苦不堪。

痛苦的原因,並不是我反對扮裝娛人,而是我無法忍受不美的扮裝!

試想,身材已屆中年的校長與企業負責人,扮起天鵝、超人,不得不露出鬆弛的肌肉加上突出的腹部,如何能登大雅?

只求目的,不求美感的身教

也許,校長與企業負責人覺得自己如此裝扮,只是放下身段,平易近人,目的是為了親近同學與同仁,並不是為了博取歡樂愉悅的掌聲;殊不知,天鵝、超人亮相,掌聲響起的時候,校長與企業負責人,也正在塑造一種「只求目的,不求美感」的身教,透過這樣的身教,也型塑著「不美、不雅與粗糙」的組織文化。放下身段,變裝娛人,本是好事;然而,不美、粗糙的化裝,就變成了壞事。為何我這麼說?

其實,校長為了逗樂學生,如果身材未盡合適,實在不須扮成身穿緊身衣的天鵝、超人;大可像電影《心靈點滴》中Robin Williams主演的Patch Adams一樣,幻身成為丑角,如此,既能以「丑化」而不「醜化」的逗趣扮相,達成親近與娛樂(甚至教育引導)的目的,卻又不至於失去美感優雅。

更重要的是,校長在扮裝「丑化」自己, 娛樂學生之外,能以什麼具有創意的「內涵」與「意義」誘導,使學生在畢業之際,透過校長的「丑化」,開啟心門,面向新的學習旅程,這才是寓教於樂的真意。

如何寓教於樂?

關於寓教於樂的境界,20世紀的偉大創意家、娛樂家華德迪斯尼(Walt Disney)曾說:「我情願別人,因我的娛樂而能學習、體會,我不願為了讓別人學習,而被迫去娛樂他們。」這句話,有三個看似矛盾,卻值得深思的面向;其一,娛樂先於教育;其二,娛樂的境界是促成學習;其三,娛樂是目的,不是教育的工具。我們台灣的教育,離這樣的境界,還有距離。

教育的目的

那麼,如何娛樂學生?

我非教育專家,卻是台灣教育系統的多年使用者與反對者,也是身體力行的學習者,我的觀察心得如下: 其一:教育界應整合、學習娛樂產業的技術能力,讓Edutainment成為Educator的基本能力,讓Educator也是Entertainer。

其二:教育的目的,是催化與培養學生,養成聞思修(見聞、思考與練習)的學習過去、想像未來與創造現在的能力,而不是記憶背誦已有的知識內容。其三:考試應像溫溼度計,幫助師長理解學生的現況,以便設計面對現況的教育和娛樂方式,而不是像水果甜度測量計,用來判定學生的品質與價值。 (作者為大小創意齋負責人;本專欄由姚仁祿、劉育東、劉維公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10 / 07 月號

第28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