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加坡高薪挖角 引爆台灣醫界斷層危機

亞洲各國爭食觀光醫療商機
文 / 林明定    
2010-06-07
瀏覽數 59,350+
新加坡高薪挖角 引爆台灣醫界斷層危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月8日,新加坡國家招募海外專才部門的「聯繫新加坡」(Contact Singapore)來台公開招兵買馬,引人注目的是以醫療領域為最大宗。

由於新加坡今年將新增至少三家綜合型政府醫院,未來兩年內將釋出4000多名醫護工作。

針對頂尖人才,新加坡甚至不惜祭出四倍於台灣的薪水。

消息一出,隔天「聯繫新加坡」暴紅,一天之內點閱人次高達1萬多人,其中英文介面點閱人次6000多人,中文介面點閱人次4000多人,並成為往後一週搜尋引擎Google點閱率排行第1名的網站,顯示台灣有不少醫療人才對此有興趣。

比起新加坡,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曾漢祺,更擔心台灣醫師可能出走到同文同種、語言相通的中國大陸。

早在2008年2月底,中國衛生部已開放台灣醫師登陸,只要2007年12月31日前取得台灣地區合法行醫資格滿五年、具備台灣醫師資格、目前在台灣地區醫療機構中執業醫師,即可前往大陸執業,但仍禁止獨立開業。

根據接受大陸正式委託辦理登記的台灣醫務管理學會資料,今年以來,探詢的醫師超過百位,正式登記、兩年內會前往執業的有30位醫師,多數被大陸各大公、私立醫院網羅,其中不少具有醫學美容專科醫師資格。

「年輕醫師不下鄉,出走問題臨界點已經浮現,」曾漢祺說。

「台灣必須關注醫師人才可能流失的問題,」2009年「生技產業CEO論壇」上,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董事長、亞洲大學創辦人蔡長海就曾大聲疾呼。

快狠準 專業手法搶專業人才

過去幾年來,新加坡來台挖角知名醫生人才事件時有所聞,區域醫院及社區醫院專科主任醫師是主要對象,特別是重症專科、心臟科、整型外科及皮膚科醫師。資深主任級又兼有跨領域專業醫師更為搶手。

「他們往往採取鎖定對象,以直接接觸目標的獵人頭(head hunting)方式進行,」台灣社區醫院協會祕書長、同時是高雄愛仁醫院院長謝武吉說。

國內第一位醫學資訊學的教授、專業屬鳳毛麟角型的李友專,就曾是新加坡醫界長期鎖定挖角的熱門對象。

李友專本身是皮膚專科醫師,擁有美國猶他大學醫學資訊博士學位,目前擔任台北醫學大學副校長,長期投入台灣「電子病歷」的建置與推廣,又完成國內第一套網路醫療影像管理系統以及網路皮膚病診斷系統。

李友專陳述新加坡邀約的過程:一開始先以電子郵件聯繫,然後是越洋電話,再來一場視訊會議,最後寄來機票。 「兩個禮拜內就完成,非常快,有效率!」他說。 新加坡提供他台灣薪水的四倍外加生活津貼的重金,李友專形容「很難不讓人動心」,他認為,新加坡政府實踐區域醫療國際競爭力的決心,對任何在醫學有願景的人是很有吸引力的。

但李友專終究選擇留在台灣,而就在他婉拒的第二天,一位遠在加拿大的醫師馬上遞補報到。

比一比 環境機會不比台灣差

過去三年內,有上千名畢業自外國醫學院的新科醫師,選擇到新加坡。台灣本土目前尚未出現外流效應,然而,有些在國外完成醫學教育的年輕台灣籍醫學院畢業生,則開始選擇新加坡。

例如今年26歲、來自台灣醫師世家的溫曉薇,任職新加坡陳篤生醫院外科已三年。她在英國留學期間,曾來台大醫院及長庚醫院實習,畢業後卻仍決定前往新加坡。

長相甜美、但言談穩重的溫曉薇說,因為台灣醫學制度走的是美式,醫學院畢業前,學生就先依自己興趣選科,然後通過國考取得醫師資格,許多醫學院學生往往還沒畢業就開始準備。

但新加坡是採取英式醫學教育系統,醫師執照是從不斷考核與臨床訓練後取得。她準備台灣國考需要時間,一些先後加入新加坡的英國學長、學姐又向她招手,讓本來已經歸鄉四個月的她,決定再度背起行囊。

談起台灣與新加坡新進外科醫師的薪資差異,溫曉薇坦承沒有想像中大,新加坡的外科受訓醫師甚至必須負責新病患開刀後的照護,工作壓力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新加坡的同事與病患多元,有馬來西亞、印度、華人及西方人,可接觸不同族群的醫療個案,是非常好的訓練機會。

其實新加坡的積極動作,是為了發展國際醫療旅遊產業。

拚產值 對外大撒人才網

根據國際觀光醫療服務的總收益資料,自2005年觀光醫療興起以來,亞洲地區觀光醫療產值,泰國及新加坡始終連年居第1、2名。

新加坡公、私立醫療機構約3000家,2009年觀光醫療人數已經超過40萬人,2012年預計能達到收治100萬外國病患的目標,台灣卻連15萬人門檻都還跨不過。

新加坡每年只能培育近千名醫療產業畢業生,明顯不足,於是除了計畫籌建第三所醫學院外,只能極力往海外搶人才。

2008年10月,新加坡衛生部首次承認台灣兩所醫學院畢業生學歷:台大及長庚,將人才網直接撒向優秀的台灣醫師。

新加坡同時增加承認20所外國醫學院的學歷,積極吸納亞洲醫學人才,除了兩所來自瑞士和荷蘭外,其餘18所皆來自亞洲,包括中國、台灣、印度、日本和韓國。其中,中國占8所。

「這種從長期發展著眼,有系統的產業化人才政策,是台灣要學習的地方,」李友專認為。

忙攘外 也省思體制3內憂

不過面對新加坡的召喚,台灣恐怕還是觀望的多,實際行動的少。

「語言是最大的隔閡,語言溝通不順,很容易對問診和病情產生誤解!」今年27歲的國泰醫院神經外科住院醫師許劭遠表示,新加坡看病主要用英文,台灣醫師比較難以適應。

只是,台灣醫院環境與制度上的缺失,將導致一些醫生選擇出走。

許紹遠表示,外科跟其他科別差不多,每個月工作超過300小時是家常便飯,「但我們還是想留在教學醫院,學習機會多,基礎學成了,去哪裡都不怕,」他說。

除了面對這些「外患」,台灣醫界的「內憂」恐怕更值得注意。

內憂之一是台灣本身醫生就有短缺現象。

現在台灣每年只能養成1300名醫生,李友專指出,還有所謂的「四大皆空」問題,即內、外、婦、兒四科的專科醫師數不足。

醫療資源也有分配不均的問題。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行政副院長朱子彬表示,台灣醫療資源城鄉差距問題嚴重,醫師分布不均,比出走危機更值得關切。

內憂之三是健保體制缺失。當過立法委員的秀傳醫療體系總裁黃明和指出,因為台灣健保財務嚴重虧損,對醫院的總額給付逐年刪減,又不准醫院拒收病人,每年醫院超收病人這部分的支出,只能自己吸收,讓醫院很難生存。

「台灣是亞洲服務病人最快的國家,但台灣醫師最鬱卒,」黃明和指出。 雖然政府正推動二代健保,以改善健保財務,「但這只從財務改善的立意出發,根本不是為改善醫療結構問題而設計,」黃明和認為。

醫界呼籲政府必須採取更積極的作為。除了處理兩個內憂,還必須推出前瞻性的政策及做法。

例如建設下世代的醫療平台。曾擔任衛生署專門委員、同時擁有法學碩士學位的醫師王炯郎呼籲,整個亞洲國家都想爭取醫療產業變革的領導角色。

新加坡也已經提早布局雲端架構,若不儘速制定留住人才的配套政策,台灣數十年建立起來的醫療聲譽很快將拱手讓人。

謝武吉則翻著2009年4月中國頒布的新醫療政策指出,提出「六項二十四點改革意見條文」,將對中國醫療體制進行深化改革;其中80%的意見,竟與多年來台灣醫界提出的改革方案建議雷同。

「台灣醫療制度已經陷入惡性循環,人家能,台灣真的不能?台灣的醫師人才能不往外跑嗎?」謝武吉擔心。

本文出自 2010 / 06 月號

第2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