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推動國家認證 「台灣製造」重返榮耀

文 / 范榮靖    
2010-06-01
瀏覽數 30,850+
推動國家認證 「台灣製造」重返榮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意經2 傳統製造業

曾經,MIT(Made in Taiwan,台灣製造)被視為工廠大量出貨的劣質品;如今對比全球的生產品質,「台灣製造」其實已提升為優質品。

尤其對照大陸仍有許多黑心產品,更凸顯台灣製造的品質保證,正是即將受到ECFA衝擊的傳統產業,迎向挑戰的最佳利器。

「自從掛上MIT紅色笑臉的台灣地圖標章後,5月份業績就比上個月成長一、兩成,」現年60多歲,頂舜企業董事長江文和笑得合不攏嘴地說。

進入紡織界36年的他,原本專做成衣代工,客戶包括日本UNIQLO(優衣庫)、美國Levi’s、愛迪達(adidas),但後來敵不過大陸低價競爭,從2006年起,自創「illori愛樂麗」品牌,強調時尚、材質,只在網路販賣,逐漸打開巿場。

如今,因為MIT加持,illori業績又上層樓。江文和說,MIT認證強調衣服材質不能致癌、不會褪色、生產過程又全部在台灣,等於是品質保證。

在實體通路,MIT產品也愈來愈受青睞。台北遠東愛買大直店就開起「MIT生活館」,店裡放的全是標榜台灣生產製造的產品,從毛巾、襪子、內衣、成衣、到寢具,琳瑯滿目。

當台灣部分襪子業者擔心ECFA簽了後,會讓大陸低價襪子傾銷台灣市場,在MIT生活館上架的襪子品牌「S+Z」卻一點也不緊張。標榜腳臭剋星,平均一雙賣到200元,甚至最貴一雙500元,還是每天賣到缺貨,供不應求。

「我恨不得政府明天就簽ECFA,」自創S+Z品牌,尚足企業董事長蕭寅宣自信地說,「誰說襪子是弱勢產業,只要產品創新,加上MIT認證,就有競爭力。」

1.外銷榮景再現

台灣名品 高價登陸也所向披靡

illori、S+Z等產品不是特例。在MIT館販售的各式商品,業績大多數表現亮眼。 負責經營MIT生活館的展智創意策略設計公司總經理林忠伸高興地說,原本以為設在量販店,只有平價商品比較好銷,沒想到常有客人一來,很乾脆地就花上萬元買寢具、成衣、襪子等,毫不手軟。

MIT不只逐漸受到台灣消費者歡迎,連大陸消費者也趨之若鶩。 4月25日,台灣外貿協會在大陸舉辦的「2010東莞台灣名品博覽會」,也獲得熱烈迴響,短短四天就吸引了將近35萬人次參觀。甚至,適逢週末假日,人潮更多,不少攤位出現民眾排隊40分鐘以上的情形,魅力果真銳不可擋。

這次,S+Z除臭襪子也參展,同樣賣到缺貨。「無效退兩倍價格,」負責經銷S+Z襪子的倍詩特企業董事長謝翊鴻回憶,因為對於產品深具信心,打出這個口號,相當受到歡迎。

台灣西螺老牌丸莊醬油則帶去好幾十箱醬油到東莞,即使一瓶賣到台幣500元,仍在第二天就賣到缺貨。第三、四天,丸莊醬油攤位只能做純宣傳。

「早就跟你說,要讓我多帶一點,你就不相信,」丸莊食品公司總經理特助莊偉中無奈地從東莞打越洋電話回台向父親、也是丸莊食品董事長的莊英堯抱怨。

轉型精品 中小傳產串連開創新藍海

當兩岸ECFA即將簽署之際,原本被視為弱勢的內需型傳統產業,因為MIT認證,逐漸扭轉劣勢。

「傳統中小企業打品牌,並不容易,透過國家力量集體打MIT品牌,是個不錯做法,」中央研究院院士管中閔認同地說。

為什麼政府選在這個時候推出集體的MIT品牌?原因正和ECFA有關。

去年農曆春節,總統馬英九正式提出ECFA,希望和大陸簽了之後,就能「A擱發」。但同時間,以台灣內需巿場為主的傳統產業,包括寢具、毛巾、茶葉、皮件、泳裝、陶瓷、成衣等業者卻很擔心,一旦大陸相關產品零關稅進入台灣,會讓本來就慘澹經營的他們更加雪上加霜。

這些業者向政府提出建議,希望把握ECFA十年緩衝期間,開設台灣製造精品館,建立台灣製造商品的銷售通路。 「我們不怕和大陸競爭,但至少立足點要公平,」台灣寢具產業團結聯盟理事長黃光藝解釋,從台灣加入WTO以來,大陸相關產品就已陸續進口台灣,但常常標示不清楚,甚至還改成台灣製魚目混珠。

加上大陸貨便宜許多,國內大賣場不願意進台灣貨;而進軍電視購物通路,開票票期過久,加上又得一次準備大量存貨,「實在不是我們這種中小企業可以應付,」黃光藝無奈地說。

中央規劃 查緝傾銷仿冒、推動標章認證

業者的聲音,政府聽到了,開始著手規劃。

一方面,經濟部和所屬的國貿局、工業局和商檢局等單位,組成查緝大隊,定期訪查,查緝市面的仿冒商品,以杜絕中國大陸仿冒品及偽標、剪標的產品傾銷到台灣。另一方面,從去年年底推動MIT微笑標章品質驗證制度。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周能傳說明,透過制度推動,經由第三公正驗證機構,對台灣製產品品質把關,形塑MIT高貴不貴、物超所值形象。

行政院也於2月下旬,核定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方案,從2010年至2019年,為期十年,一共拿出約新台幣950億元,採行振興輔導、調整體質、及損害救濟等三階段策略。

包括工業研究院、資訊工業策進會、中華經濟研究院、紡織業拓展會、紡織產業綜合所、中衛發展中心、中國生產力中心、台灣創意設計中心、以及車輛研究測試中心等,全都跳下來幫助人民做生意。

目前納入MIT認證產業計有成衣、內衣、毛衣、泳裝、毛巾、寢具、織襪、製鞋、袋包箱、陶瓷及石材等11項產業;截至4月底,通過MIT認證產品,接近5000項,今年目標則是1萬項。

MIT生活館也預計在年底前,開設五家。「未來,也會開放網路及電視購物,擴大銷售管道,」台灣製產品MIT標章推動辦公室專案經理朱培康說明。

朱培康進一步說明,等到這些廠商轉型成功,外貿協會繼續接棒,藉由在大陸各地舉辦展覽會,吸引買家,協助打開MIT在大陸巿場的通路。

地方扶植 產學合作推動觀光工廠

中央之外,地方政府也相繼投入資源,協助傳產業者轉型。雲林縣政府現正規劃在虎尾鎮開設一間毛巾產業博物館,結合文創元素。「結合童趣與時尚,讓人覺得有趣,」雲林縣政府建設處長施克和舉例,除了述說毛巾產業歷史,館內可以擺放毛巾做成的大型恐龍玩偶,也可教導小朋友製作小型的毛巾玩偶。

同時,館內也鼓勵業者彼此交流,激盪新的火花,甚至媒合雲林科技大學、虎尾科技大學與毛巾業者產學合作,協助業者開發新的產品,「漸漸使得博物館變成一個毛巾創意發想基地,」施克和期許。

2.新台灣製造標竿

紡織產業 借UNIQLO,磨出自有品牌illori

政府有心,企業也很努力。滿頭灰白頭髮的illori董事長江文和,最近參加數場紡拓會舉辦的品牌、行銷課程,在所有學員之中,年紀雖然最大,卻也最用功。從品牌定位、產品設計、到故事行銷樣樣都學,甚至在和員工討論營運方向時,開口閉口都是如何做品牌,希望締造illori品牌高峰。

他坦言,2006年推出illori品牌,取其義大利文「珍貴的典藏」之意,當時並不完全瞭解品牌經髓。

做30多年成衣代工,江文和深深體會「一流品質,三流價錢」的真諦。

例如日本UNIQLO的要求超級高標,差點讓他破產。那時,UNIQLO下了一筆150萬件冬天刷毛布外套訂單,要求江文和必須做到布料同時防靜電及防染色。但問題是,防靜電、防染色兩項功能卻呈反比,很難同時提升,「只要其中一者提升,另一者就會下降。」江文和整整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研發,眼看訂單即將飛走,但在當時,由於他已做到業界第一,最終UNIQLO並沒抽單。

也因此,當他自創illori品牌,走的正是UNIQLO特色,一流品質,三流價格,加上現在又有MIT認證,才能在巿場上受到歡迎。

襪子聚落 加入防臭機能,S+Z月銷兩萬雙

蕭寅宣研發S+Z除臭襪子,也是從代工,走向自創品牌的例子。

現年50歲,住在彰化社頭的蕭寅宣,原本同樣幫忙品牌大廠代工。但結婚後,為了不讓太太每天洗他穿過的臭襪子,開始研發除臭襪子。

兩年前,他終於成功開發出來,命名S+Z,取自他的姓「蕭」和他太太名字其中一字「珠」。

他將竹炭嫘縈纖維經過1000℃高溫炭化,融於紡棉之中,再經由自行設計織襪機台,每圈針數又比一般襪子多出許多。運用竹炭結構緻密,孔隙較多,腳只要一流汗,襪子馬上吸收,因此味道不易擴散,達到除臭效果。

不過,因為蕭寅宣為了全心鑽研開發新的襪子,便請朋友謝翊鴻幫忙,負責在網路上銷售,直到最近才進到MIT館。兩人合作無間,逐漸打下天下,平均每月銷售兩萬雙。

「腳臭的人會主動找上門,不愁沒有客人,」謝翊鴻觀察,全國約有20%的人有腳臭問題,即使S+Z除臭襪子價位不低,仍然願意購買。

特色寢具 採數位印染,價位跳升一大階

在MIT認證裡,類似江文和、蕭寅宣、謝翊鴻這樣的人並不少,愈來愈多殷實的台灣中小企業主開始自創品牌。 走進台中精誠路上,上品寢具旗鑑店內,幾米繪本《眼鏡小乖》《月亮忘記了》《向左走向右走》竟然活靈活現地出現在一組組寢具裡。

這是上品推出的「繪見幾米」系列寢具。兩年前,上品寢具董事長黃賀明為了和大陸低價寢具區隔,因此取得幾米授權。

「現在是第四階段,走向品牌的時代了,」現年57歲的黃賀明入行30多年,觀察台灣寢具發展歷史,前三階段則為滿足需求、追求品質、及賺管理財。

上品不惜砸下重金,採用沒有顏色限制的數位印染技術,只為真實呈幾米畫作的複雜漸層效果。但因為難度真的很高,至今才推出六組,預計第四年才會損益兩平。

精品醬油 提升客層,價值隨即生斤長肉

跨界合作打造品牌之外,也有不少中小企業第一代、第二代攜手合作,打下一片天。 丸莊醬油就是一例。2003年,丸莊食品董事長莊英烈正值壯年卻驟逝,他的弟弟莊英堯臨危授命,接下董事長。

當時,丸莊醬油正處風雨飄搖,營業額跌至十年新低。莊英堯分析,因為沒發現時代變了,銷售醬油通路,已從傳統雜貨店轉向便利商店及超商。

「業績掉下來很快,但要拉起來很難,」莊英堯回憶當時情景,「心裡知道一定要做品牌,卻不知如何做,我這個老頭腦變無路(台語)。」

於是,他打電話向人在美國的兒子莊偉中求援。莊偉中在美國波士頓大學取得MBA學位,主修國際行銷,留在美國就業。兩人時常透過電話,溝通做法,但莊英堯的想法總被莊偉中「吐槽」,缺乏創意。最後,莊英堯索性向兒子說,「那你回來做做看。」

2004年,莊英堯上任第二年,莊偉中回台,鎖定產品、通路、及品牌行銷三大主軸,依序執行。 以產品為例,丸莊強化核心產品黑豆手工釀造醬油。「要讓黑豆價值「生斤長肉」(台語),」莊英堯分析,以期和其他大廠的黃豆醬油進行區隔,也讓被譽為萬味之母的醬油,有著更高層次。

丸莊也請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協助,改良產品包裝,客層定位中上階級,推出螺光、螺寶兩款醬油,一瓶420毫升,但售價卻達280元;去年,又推出有機黑豆醬油,是全國第一家通過有機醬油認證。 此外,莊偉中也拓展網路通路,彌補實體通路不足;同時主動聯繫三立電視台,提供八點檔《天下第一味》所用醬油。

如今,經過多年轉型,加上過去每年業績成長兩位數,丸莊將今年定位中國元年。 以往,丸莊醬油內銷約占九成,外銷只有一成,今年兩岸即將簽署ECFA,關稅遲早調降,加上丸莊醬油在大陸也逐漸打出口碑,預估大陸業績至少成長一倍。

然而,通過MIT認證就是萬靈丹嗎?並不盡然。 無論illori成衣、S+Z除臭襪子、上品幾米寢具、或丸莊醬油能夠受到歡迎,除了MIT認證,更大原因來自產品具有競爭力,才會受到消費者青睞。

「試想,到了今年年底,MIT商品高達1萬多項,產品如何脫穎而出,關鍵還是在有沒有差異化,能否滿足消費者需求,」政治大學廣告系教授祝鳳岡總結。

本文出自 2010 / 06 月號

第2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