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面板四難關 李焜耀能否關關過?

景氣復甦但關卡重重
文 / 楊方儒    
2010-03-18
瀏覽數 33,850+
面板四難關 李焜耀能否關關過?
Line分享 articlefont

「KY(李焜耀)真的能力很好,就交給他去幹了!」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回憶起往事說。

2001年,聯友與達碁合併成立友達。當時,「兩兆」產業還沒有正式定名,曹興誠覺得戰線不該拉得太長,就把手上的面板重棒,交給了李焜耀;到了2005年,廣達集團董事長林百里與老曹謀略一致,也把廣輝嫁給了友達。

三個人都是台大電機系畢業,但面對面板沉重資金壓力,曹興誠與林百里兩個學長,都決定把權柄交給李焜耀,輕鬆當個快樂大股東。去年11月,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也放下了奇美電子,退出這無止盡的梭哈牌局,不敢再上桌。

資金燒呀燒 荷包就是不夠深

「10年前,投資面板廠只要200億~300億資金,現在要800億到1200億!」金仁寶集團董事長許勝雄講起天文數字,也是一臉憂慮。

許勝雄旗下的統寶,走中小尺寸面板路線,但也一直不賺錢,去年每股虧損達1.93元,與威寶電信並列為集團兩個問題兒童。為了拉抬慘綠業績,許勝雄這兩年猛推「協寶專案」,但集團子公司間的互購力量,依然成效不彰。

聯友、達碁、廣輝併出大友達,奇美電、統寶、群創完成三合一,短短不到10年,面板這一「兆」實在難玩,讓台灣第一流的四個大老闆都決定「來走」(不玩了)!

現在這燙手山芋,一大塊在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手上,另外一大塊,就被李焜耀捧著了。

友達今年資本支出喊上1000億,相當於可以發射3500枚愛國者二型飛彈,確實令人咋舌。「真的不是單一企業能夠提供的資金!」30年來看盡高科技潮起潮落的許勝雄,就在仁寶尾牙宴上感歎地說。

眼見韓國三星與LGD(LG Display)拚命擴產,這場軍備競賽的幕後,考驗的就是荷包深度。截至去年底,友達手上現金約當854億,但2009全年資本支出也高達610億;相較於同樣燒錢的晶圓代工,台積電同期現金約當2100億、資本支出則為864億,友達荷包確實淺了許多。

就在新奇美合併前夕,檢驗友達,無庸置疑,永無止盡的資金賽跑,確實是李焜耀的首要挑戰。

品牌做呀做 規模就是拚不過

第二大考驗則是品牌。金融風暴以來,歐美日大品牌全都慘兮兮,韓國品牌卻一枝獨秀。以三星來說,在Interbrand公布的2009年全球品牌年度排行中,已成為全世界第19大品牌,品牌價值達175億美元,把29名的日本新力(SONY),遠遠甩在後頭。

網通品牌一把手、友訊(D-Link)執行長曹安邦觀察,十年前,三星價格比SONY便宜30%,現在已經比SONY還要貴10%了!

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龔明鑫分析,三星的手機,它的功能絕對不會比山寨機多樣,但有品牌在加持後,就容易獲得市場青睞,並連帶拉抬集團內各個手機零組件的出貨。

李焜耀曾說,BenQ是他一生最大的冒險!如今看來,當三星與LG,穩坐全球液晶電視市占率冠、亞軍時,無緣打造第二個三星、品牌大夢難圓的李焜耀,確實很不好受。因為沒有自有品牌撐腰,成了友達與韓國競爭的一大劣勢。

與品牌相關的,則是規模經濟與市占率。

比起韓國,友達同樣顯得相形見絀。「台灣規模還是不夠大,未來將難以生存!」許文龍感歎說,這是他出脫奇美電的主因。

「台灣在面板的規模經濟,已輸給韓國!」拓墣產業研究所研究員李秋緯認為,一大關鍵就是在金融海嘯後的韓國品牌效應。

近三年,台韓之間的距離,不斷被拉大。2007年,韓國在全球面板市占率達44%,台灣僅以1%的微小差距落後,但到了2009年,韓國市占率衝上歷史新高的48%,台灣竟反跌至39%新低。

少9%,就是生死關鍵!李焜耀日前表示,「不排除重啟購併!」但華映、彩晶兩隻小貓,就算都 併入友達旗下,看起來也不是贏過韓國的解答。

技術追呀追 對手就是跑在前

規模因素外,友達集團內部的技術與組裝能力也有挑戰。

2009年全球LED TV銷售量超過300萬台,但台灣面板老虎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三星巨獅、LG獵豹跑在前頭,分不到一點甜頭。

友訊曹安邦強調,以液晶電視來說,韓國一直追著第一名的日本打,「現在的技術都相當令人刮目相看!」

顯示器代工大廠瑞軒科技總經理吳春福則估計,台灣雙虎在LED TV的技術落後韓國,時間差在半年到一年以上。

同時間,液晶電視全球一年出貨量達1.3億台。除了面板供應外,為品牌客戶的組裝代工商機,更是不容小覷。

群創遲至2005年才成立,比起友達、奇美電雙虎晚上多年,但群創在電腦液晶螢幕(monitor)代工跑得飛快,目前已是全球第二大,僅次於冠捷。

去年9月,郭台銘剛剛從SONY手上,買下墨西哥後段組裝廠。身為全球第三大的液晶電視品牌,SONY從去年下半年起,開始大量釋出委外生產訂單,同時擁有上游面板與下游組裝實力的鴻海集團,想像空間就很大。

日本包括SONY、夏普(Sharp)在內,這些原本自己都生產面板的大品牌,在成本價格不敵韓國與台灣的前提下,早就開始縮小面板生產規模,加速委外。以SONY來說,就從2009年初的13個生產據點,預計到今年縮減到6個以下;總體來看,日本的8大液晶電視品牌,將由最盛時期的58個生產基地,縮減為39個。

李焜耀扶植負責液晶電視組裝代工的景智電子,同時間也與冠捷修好,就是希望在單純面板製造經營模式外,能夠往下游發展。未來搶單大戰,看來還有更多好戲。

官司打呀打 面板業無一倖免

李焜耀個人被內線交易與背信官司糾纏多年,友達則惹上美國反托拉斯(Anti-Trust Law)法。

2006年底開始,美國司法部針對台、日、韓,三國的面板業者展開反壟斷調查,包括三星、LGD、友達、奇美電、華映、彩晶、夏普、日立(HITACHI)、愛普生(Epson),無一倖免。

華映首先認罪。除了乖乖繳交21億罰金外,前董事長林鎮弘、特助劉治軍、營業副總李學龍,三名高階主管甚至被判刑。他們一起飛越太平洋,分別入獄9、7、6個月。

到了2009年底,奇美電跟著俯首。在財報中提列的罰金,比華映多出3.3倍,多達71億的天文數字,讓奇美電已經不好看的獲利數字,又吃了一記重拳。

1月底,友達在法說會上,雖然還沒有正式承認反托拉斯罪名,但已提列了近百億的「訴訟成本」!

產業緊箍咒 雙D成長恐雙低

最後,李焜耀面對的是,台灣整體面板大環境的艱難,甚至是社會、銀行、投資人不信任度都開始上揚。

DRAM與面板,都是需要高額資金借貸,但獲利率卻最低。如果用文建會副主委、政大科管所教授李仁芳的用詞來形容,雙D產業無庸置疑,就是「苦力製造經濟體」的最佳代表,完全與創新無緣。

台灣從事DRAM產業超過20年,總值卻是負數。也就是說,上兆的投資,完全沒辦法回收,除了能夠創造現金流之外,都在做白工。

面板也很不堪,往往是兩、三年賺的錢,一年就賠光。根據摩根大通的分析報告,2001到2009年,面板產業經歷了一個完整的景氣循環,但九年時間內,各公司總營收卻少於資本支出,「根本沒賺到錢的產業,如何說服投資人長期持有?」

「面板真是先天不良的行業!」王安亞語氣沉重地說,台灣這些面板廠真的很可憐。

2010年第一季,在外資口中,是面板淡季不淡的一季,因為相較於一年多來的黑暗時刻,終於好不容易能夠見到太陽。不過,這只是景氣上下循環,面板產業無法改變的事實是:燒錢速度是A咖,賺錢速度是C咖。

尤其經歷金融風暴,面板一下子從雲端上的明星產業,墜落到谷底。這樣的大環境,對李焜耀來說是嚴峻挑戰。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