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加入區域 台商利益和台灣利益才能重疊

台灣企業應變〉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
文 / 彭漣漪    
2010-02-01
瀏覽數 18,050+
加入區域 台商利益和台灣利益才能重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東協加一之後,台商的機會在哪裡?台灣的機會又在哪裡?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APIAA),試圖分析東亞產業特性,並從策略創新、物流、農業新機會幾方面,找尋一些方向。

資深產業顧問龔明鑫指出,中國對馬來西亞貿易逆差最大,2008年達110億美元,對泰國逆差100億美元,對越南順差100億美元,印尼則從逆差變成順差。

因為早期中國缺的、從東協進口的產品是化學材料,後來中國產能起來後,則開始加強對台灣及日韓的進口,並以電子零組件為主,這時期馬來西亞六成出口到中國的產品是電子零組件,泰國、菲律賓也是。

「為什麼印尼會從逆差變成順差?就是因為沒有生產電子零組件,」龔明鑫分析,中國現在唯一比較不能生產的是部分電子零組件和石化產品,不生產這兩種產品的國家,東西很難賣進中國。

另一位資深產業顧問陳信宏則表示,台灣有七成出口集中在中間材,重要性在於中間材很難被中國或東南亞國家取代。但石化產品中國愈做愈好,台灣如果差異性不大,再加上關稅障礙就會很辛苦。

台企兩大藍海:整合生產鏈與創新技轉

下一個機會是,「誰能整合這麼多的生產基地,做分配,那個人就會賺錢,」龔明鑫舉例說明,台商在中國已不能靠製造成衣賺錢,而是要做分配,哪些自己做、哪些外包給誰做,整合生產基地、中間材相互供應的複雜流程。台灣有很多廠商已建立全球運籌的能力,例如晶圓代工業要管理眾多光罩、封裝廠商,在不同的生產基地間做最好的搭配,這部分運作台灣是有機會的。

產品市場創新,也是個方向。陳信宏表示,台灣擅長做的中間材,不是沒有出路,聯發科的山寨機晶片就是例子,又例如中國用三菱的引擎,做出「夠好用的」本土製汽車,也打入新興平價市場。這種平實消費、good enough的策略,和品牌廠商玩的是完全不同的遊戲,台灣是很有機會的。

新機會不僅止於製造業,APIAA理事王弓認為,農業、物流也大有可為。以農業為例,過去台灣資源不夠,農業發展不大,但如果和中國大陸的環節打通了,讓台灣的農業技術得以應用在大規模生產上,可以找到新出路。「搞不好以後可以技轉台灣技術,讓柬埔寨專門養牛、寮國養豬,」王弓舉例。

物流服務業也是中國和東協缺乏的產業。王弓指出,台灣一些大物流商如新竹貨運,在台灣練好兵後無處賣技術,但廣西北部灣物流到東南亞,是未來重點產業,中國正在架構與東協間的物流系統,並大力做好各種基礎建設,台商去搶這塊市場是「四兩撥千金」。

目前中國的物流很多還是「跑單幫式」的,品質不穩定。龔明鑫舉例說明:中國很多個體戶運輸業者,經常是自己一部車,從北京一路開到越南採購,再運回來賣,非常不企業化。但依照規模經驗,中國未來物流需求是現在的一倍,機會很大。

陳信宏提醒,台灣真正的問題是面對慢慢被孤立的危機。政府方面要做好法規制度的建立。龔明鑫則強調,台商的利益不等於台灣的利益,除非台灣能整合入區域貿易,台商利益才會和台灣利益有較大重疊,短期上如果沒有,台灣會被邊緣化。

本文出自 2010 / 02 月號

第28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