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1000萬劑疫苗,暴露防疫政策問題

當社會質疑國光疫苗安全性時
文 / 黃漢華    
2009-11-01
瀏覽數 40,250+
1000萬劑疫苗,暴露防疫政策問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清晨6點,天才剛亮,台中縣潭子鄉一處幽靜山區已經十分忙碌。養雞場司機送來13萬顆雞胚胎蛋,穿著白色隔離衣帽的工作人員推出裝蛋車,一台接著一台,把這些能孵出小雞的蛋送進工廠。

每一天,國光生技都以這樣的方式,開始製作H1N1新流感疫苗,製造部協理顏元厚和十多名員工聚精會神,盯著雞蛋,秤重量、看外型、量尺寸,在合格的蛋裡注射病毒株,準備做出1000萬劑疫苗,供國人使用。

世界衛生組織預測,今年秋冬北半球H1N1的疫情會升高,眼見距離11月疫苗施打的日子愈近,顏元厚就愈不敢大意。

全球僅12國能生產疫苗

事實上,5月以來,國內唯一生產人用疫苗的國光生技就停止休假,希望如期在10月到12月分三梯次,交出1000萬劑疫苗。

「國光疫苗一定要成功!」擔任一年多國光董事長的詹啟賢表情嚴肅,這位身繫疫情防治的關鍵人物,對實驗結果感到信心十足,10月23日果真通過衛生署審核。也因為有國光,台灣近來躋身世界12個能生產流感疫苗的國家之列。

自從H1N1疫情在4月底爆發,至10月24日全台已有415人住院、26人死亡。衛生署除了購買國光的疫苗,也向瑞士諾華藥廠訂購500萬劑,計畫從11月到明年春節前夕,免費為1200萬人施打。

回顧這半年來,各國都在搶購H1N1疫苗、季節性流感疫苗,呈現賣方市場,價格明顯揚升,而有能力生產疫苗的國家都是優先自保,甚至禁止外銷。

今年7月,衛生署招標購買國際疫苗,就不見國外廠商投標,「台灣有錢,也買不到疫苗!」中研院基因體中心特聘研究員張子文如此分析。

SARS期間擔任疾病管制局長的成大醫院副院長蘇益仁就說,現在是非常時期,疫苗等於戰備物資,台灣必須自行生產,才能自救。

疫苗是預防傳染病的最好方法

「疫苗是國家防疫的基本武器,」曾任SARS總指揮的慈濟大學名譽校長李明亮表示,人類會在21世紀面對許多新型疾病,尤其是各種新型流行病,疫情隨時可能發生,進步的國家要能自製疫苗,這一點台灣顯得相當落後。

「疫苗是預防傳染病的最好方法,」SARS期間擔任衛生署長的中研院院士陳建仁應和李明亮。

他回憶,抗SARS期間,感到台灣國際情勢孤立,一旦爆發疫情,會買不到疫苗,便提倡疫苗自製。

他進一步表示,H1N1疫苗價格是克流感藥物的一半,預防不僅比治療便宜,而且有效,只要有三成人口施打,產生抗體,降低傳染機率,就不會發生大流行。

蘇益仁、李明亮、陳建仁這三位抗SARS的重要人物,都鼓吹疫苗產業,可是,國光好不容易湊到資金,在今年6月建完工廠,趕工生產H1N1疫苗,卻招致大眾的質疑眼光。

國光總經理魏逸之說,國光以30多億興建擁有最新設備的GMP工廠,不僅能快速製造疫苗,還有全世界第一部照蛋機,20秒內能檢查126個雞胚胎蛋,摒棄傳統的人工檢視,安全無虞。

魏逸之表示,國光17年前就能生產日本腦炎、破傷風疫苗,八年前從日本進口流感疫苗原液,充填分裝,隔年開始供應國人施打。

詹啟賢也補充說明,許多國人都打過國光疫苗,只是不自知罷了。他還明志,「寧可國光破產,丟棄不能用的H1N1疫苗,也不願危害國人健康。」

做1000萬劑,幫政府省20億

魏逸之說,國光原本為Crucell代工的疫苗,每劑可賣300多元,基於防疫考量,他們選擇放棄,改做H1N1疫苗,還從荷蘭增購雞胚胎蛋,因應產量。

雖然疫苗以每劑199元賣給衛生署,比諾華藥廠便宜一半,但是,國光能夠量產,就能保障台灣民眾擁有健康。「我們供應1000萬劑,幫政府省了20億,」詹啟賢表示。

環顧世界上其他生產疫苗的國家,在傳染病流行之前,政府多會未雨綢繆,不是投入經費、就是補助廠商在境內擴建疫苗廠,和業者簽約預購(見表)。

相較之下,台灣實施政府採購法,沒有保證預購,對本土疫苗廠扶植有限。曾任國光疫苗董事長的李明亮就說,他在2007年夏天接任董事長,為了籌錢,四處去找銀行團,最常被問到:「政府會不會保證採購?」

經費是發展疫苗產業的動力,可是,衛生署沒有編列防疫預算,無法保證預購,「我們籌錢買疫苗,也很辛苦!」副署長張上淳透露,而研發疫苗的國家衛生研究院疫苗中心,每年也為找錢傷透腦筋。

蘇益仁說,疫苗有如戰備品,乾脆從3000億的國防預算撥出部分,發展疫苗產業,鼓勵本土業者。

「盡速制定合宜的疫苗政策」是詹啟賢的最大期盼。他說,政府發展生技業,應該整合中研院、國衛院等單位,將研究成果優先技轉國內廠商,可以疫苗業帶動生技業,走上國際舞台。

事實上,國光宣布能夠量產新流感疫苗之後,就接到汶萊、越南等東南亞國家詢問。國光副總經理高聖凱說,連南美洲、中東、中美洲、北非等20多個國家也來電,詢問採購,可見疫苗產業提升了台灣生技的國際能見度。

中研院院士陳定信認為,國光幫Crucell代工生產,跟著這家世界排名第六的疫苗廠,進入歐、美等40多個國家,假以時日,取得信任和口碑,就能打開海外市場。

國光生技身繫疫苗產業的重大責任,能否真的成為「國家之光」,相信大家都很期待。

國光生技董事長 詹啟賢:還沒考試,怎麼能認定考不過?

疫苗產業維繫民眾安全。我在1998年到1999年擔任衛生署長,就感到台灣必須自製疫苗,去年5月接獲前任董事長李明亮請託,他因為發生車禍,要我繼任,便義不容辭承接使命,不是外界講的「政治酬庸」。

當時,國光積欠工廠工程款,被迫停工,我早上接任董事長,下午債權人就上門了,我要他們給我三個月時間籌錢。

之後,我到處找錢,也碰壁不少,創投、銀行都不看好,我只得找朋友,可是,他們怕我跑掉,要我也拿錢進來,我就照做,等資金到某個額度,銀行願意借錢,國發基金投入兩成,增資達13億元,八家銀行同意聯貸10億,公司才穩定下來。

今年4月爆發新流感,我在5月說服合作廠商Crucell,轉而生產新流感疫苗,那時只是單純想幫助國家,豈料,兩個月後,社會一片撻伐聲,說國光疫苗不及進口疫苗安全,我都還沒考試呢,怎麼能認定我考不過?

記得我在署長任內,發現一半以上的健保費花在治療傷風感冒,便創下亞洲國家先例,推動施打公費流感疫苗,卻被告到立法院、地檢署,現在呢,施打的人成長八倍,也成為衛生政策。

我對國光的疫苗有信心,也能理解社會質疑,此時固然是國光的挑戰,卻也是機會,我會堅持理想走下去,以專業成績面對大眾。

衛生署在10月23日宣布,國光疫苗保護率達七成,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

很多人都知道疫苗產業的重要,然而,我們受到的限制依舊很多,希望政府能多支持我們,畢竟國光是台灣唯一能用疫苗的製造廠商,國光經營得好,國人就有疫苗可以使用。

多年來,政府推動生技業,也投資了上千億元資金,可是,成效卻有限。

我認為疫苗是生技業的契機,未來藉著流感疫苗行銷國外,走進國際,帶動台灣的生技業,讓世界看到台灣的進展。(黃漢華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