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杜拉克會怎麼說

剖析大師觀點,解答當代難題
2009-11-01
瀏覽數 22,450+
杜拉克會怎麼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學習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的智慧,能讓我們避免並解決困擾全球的諸多難題,包括:在會計醜聞和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恢復對企業的信任;解決氣候變化、醫療保健,以及公共教育等社會問題;處理中亞和中東等動盪地區的問題。

如果杜拉克仍在世,他的第一個反應可能是「我早跟你說過了」,而且他太有理由這麼說了。他雖已過世了,但在我為自己近作《超級企業》(SuperCorp.)所做的跨國企業研究中,仍可見到杜拉克的影響。以下,是他早就預料到的關鍵問題。

預言1:紅利獎金爭議 

獎勵過度冒險,導致最近的全球金融風暴,杜拉克對此應該不覺訝異。20多年前,杜拉克就指出:高階主管∕基層員工的薪酬比,已經超過40比1。就在他過世前,這個比例超過了400比1。如果我們聽取杜拉克的看法,或許就可阻止與華爾街、美國國際集團(AIG)的越軌行為。杜拉克主張,應該用使命感(sense of purpose),而不只是金錢,來激勵人數漸多的知識工作者。

預言2:汽車業問題+創造性破壞 

杜拉克幾乎預測到通用汽車(GM)失敗。在通用經營初期,他曾稱讚該公司的分散式組織結構。但多年前他就警告,如果通用高階主管沒有自問「應該停止做什麼」,可能就會陷入麻煩。

杜拉克是奧地利人,年幼時受到父親朋友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的影響。熊彼得是經濟學家,他的「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概念,定義了幾個世代企業家該做的事。創新和創業精神(entrepreneurship),是杜拉克的理論核心。

杜拉克稱現代為「不連續的時代」(age of discontinuity),杜拉克說,不連續造成社會出現空隙,這些空隙可用創意來填補。注意,他強調的是社會,不是市場。

杜拉克瞭解,在資訊時代,公司必須要接受模糊性(ambiguity)。這個世界有太多混雜的訊號,因此靈活度成為基本要求,創新則是成功關鍵。

預言3:新經濟強國 

拉克很早就提出警告說,新興市場的競爭力,終將挑戰美國的全球經濟主導地位。他觀察到,新崛起的經濟強國,採納美國人遺忘掉的美國管理心得,而且廣泛接納、吸收他的想法。

新興國家視杜拉克為英雄,一點都不奇怪,他提供了概念,讓那些國家的領導人得以從部落制度(tribalism,編按:指原始部落中,人們效忠自己族人)走向社團主義(corporatism,編按:以公司等團體,來主導社會內部成員及其活動),從家族企業走向專業管理。有效、專業經營的組織崛起,促使中產階級產生,政治體制轉型。

預言4:第三部門 

杜拉克是躲避獨裁主義的奧地利人,後來成為美國人,主張志願主義(voluntarism,編按:指個人、團體、非營利組織,是出於志願而幫助他人)。他主張,由自發性非營利組織組成的強大公民社會,做為根本基礎,企業才能繁榮發展。

在杜拉克的著作中,政府的角色比較模糊,不過顯然他不相信中央集權。他相信兩種人自發行動的力量。一是公司員工,特別是知識工作者。一是關心社會的公民。

本文作者羅莎貝絲.肯特(Rosabeth Moss Kanter)為哈佛商學院企管講座教授,最新著作為《超級公司:頂尖企業如何創造創新、利潤、成長、社會利益》(SuperCorp: How Vanguard Companies Create Innovation, Profits, Growth, and Social Good, Crown, 2009)。她曾在1989到1992年,擔任《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本文譯自《哈佛商業評論》2009年11月號〈What Would Peter Say〉

本文出自 2009 / 11 月號

第28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