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宿命式的創造力

文 / 劉育東    
2009-11-01
瀏覽數 14,850+
宿命式的創造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大家都熱烈討論一部自創品牌的新車LUXGEN,讀完諸多報導與評論,發現嚴凱泰這次奮力一搏的決心與目前的成績,一方面被期待為繼宏碁acer、捷安特Giant、法藍瓷Franz、甚至藝術上的雲門舞集等極少數國際知名品牌後,台灣在國際品牌困境中又一次的機會,但另一方面,卻又一再被提醒自創品牌的艱難,一再被類比為22年前嚴凱泰的母親吳舜文自創飛羚101的失敗經驗。

如果我們不從銷售數字來看成績,也不從商業模式來看成敗,我們該如何觀察這一段「故事」。瞬間,我浮現起兩位創造力大師的觀點。

第一位是1978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的「人工智慧之父」赫伯特賽門(Herbert Simon),他研究了包含音樂神童莫扎特、建築大師萊特、甚至文藝復興大師達文西等高創造力人士的思考行為,提出了四項結論。第一,創造性產物對創造者個人以及他所繼承的文化,必須具有新價值。第二,他的思惟通常是跳脫框框,不那麼容易被瞭解。第三,他的創造,需要極高的動機與堅持。第四,一開始時,他要解決的「困難」並不十分明確,因此,重要的工作是先要把「困難本身」重新建構。 用賽門教授的觀點,我們很容易進入嚴凱泰的思惟過程。第一,他所繼承的家族必須繼承「中國人自己設計的第一部汽車」這樣的高困難;除了父母親之外,自己也接受這樣的「新價值」,因此,只把別人的品牌加分、只把別人的品質提升、只為自己的獲利賣命,如果沒有「新價值」,都是不夠的。第二,因而當別人在台灣看世界汽車市場時的共同見解,對他而言仍是「標準答案」,他必須跳脫框框,這次不比快、不比炫、不比舒適、不比豪華、不比便宜、不比「俗又大碗」,必須找到新價值,比「智慧」。第三,在「中國人第一部」的動力下,一棒接一棒,由父母親的使命、到飛羚101的失敗(無處可學的可貴經驗)、再繼續堅持,才有今天的「新價值」。第四,一開始時,我相信嚴凱泰要解決的「困難」絕不明確,比快?比炫?比便宜?都比過了,那比什麼?因此,把「困難」重新建構為「人類發明汽車超過百年,到今天,還缺什麼?」

從個人到社會的宿命式創造力

第二位大師是心理學家捷克森馬哈義(Mihaly Csikszentmihalyi),他觀察1930年代西歐有一股動力,但包含科學家愛因斯坦、畫家畢卡索、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建築師柯比意等各行各業的領袖,雖然在同一社會環境下,但「創造是一條尋尋覓覓的道路」,個人十分寂寞。所幸,他們幾個人相互支持,經常通信鼓勵對方。然而,在自己的行業中帶頭創造仍然孤寂,捷克森馬哈義認為,如何將自己找到的創造性答案,向他人證明、說服他人,是難上加難。我想,這說明了嚴凱泰為什麼要親上媒體,告訴大家他尋尋覓覓終於發現的「新價值」。

個人的、家族的、社會的、民族的創造力,此時,已經變成了一種宿命式的創造力。嚴凱泰的新品牌是否成功,雖有待考驗,但這個宿命式的創造故事,已經寫的深刻。

(作者為亞洲大學副校長;本專欄由劉育東、劉維公、姚仁祿共同主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