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戰爭,有勝利者嗎?

文 / 王力行    
2009-10-01
瀏覽數 17,200+
戰爭,有勝利者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日戰爭前後出生的一代,如今已屆退休之年,他們是經歷「中國人大遷移」的最後一代。他們在戰亂中,有些年稚,記憶像夢,破碎短暫;有些欠知,回述是自身經驗,局部而零星。

60年後,透過個人經歷的《巨流河》,透過全面採訪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透過不同族群口述的《台灣,請聽我說》,終於把1949年前後的關係拼得相較完整。

蔣孝勇生前接受採訪時,對我說過一句話:「歷史是一個拼圖;我今天說的,只是當中的一小塊。」

確實如此。

55年的蔣介石日記,在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中心今年底全部開封。讀著每篇開首「雪恥」二字,顯示他抗日奮戰了八年,犧牲了228名將官,50000多名黃埔子弟後,竟然把江山敗予共產黨的沉重心情。

1947年2月,蔣介石在日記「上月反省錄」中記著:「共軍之殘忍慘酷,黃巢、李闖亦決不至此,不恤以民兵為肉彈衝鋒陷陣,一日之死傷動以萬計……。」

再讀龍應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書中描述,中共解放軍如何在東北「圍城」;52天內,全殲國軍47萬。

「長春圍城」的故事,怵目驚心。

十萬名解放軍圍在城外,激勵士氣的口號是:「不給敵人一粒糧食一根草,把長春蔣匪軍困死在城裡。」十萬國軍守在城內,近百萬市民困在家中。圍城半年,陳屍遍野,甚至開始人吃人。圍城結束時,只剩下17萬人。

1949年任行政院長的閻錫山,最近舊屬公布他的重要日記摘要,直指國民黨失掉大陸民心,不只是共產黨戰後乘虛而入,也是蔣介石和李宗仁間軍權之爭。

有關「1949」的拼圖,拼得人膽顫心驚,拼得人憤情澎湃,拼得人沉痛鬱傷。

齊邦媛老師在《巨流河》一書自序中提及,「中國人自20世紀開始即苦難交纏,八年抗日戰爭中,數百萬人殉國,數千萬人流離失所。」

書寫苦難交纏的「1949」,書寫流離失所一整代人的「隱忍不言的傷」,龍應台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提問:請凝視我的眼睛,誠實告訴我:戰爭,有「勝利者」嗎?

「對台灣的未來,我只求不要有戰爭!」星雲大師在接受《台灣,請聽我說》一書訪問中,道出流離創傷後的心聲。

最近訪台的史丹佛大學戴蒙(Larry Diamond)教授,終身執信和推動「民主」。他引用甘地的話:「真正的民主鬥士,是用非暴力捍衛個人自由、國家自由,乃至人類自由」。他在《改變人心的民主精神》一書中強調,真正的民主不是只有選舉,而是要做到: ■實質的個人自由 ■種族和宗教自由 ■選舉的自由 ■選舉公開而公平 ■司法獨立 ■司法程序公平 ■民選官員受到自主性單位監督 ■由多元社會型態產生的「公民社會」 ■文官掌權的國安機構向人民負責。

戰爭,有勝利者嗎?民主,是選舉能達到的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