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0年成長104倍的化妝品包裝大王

回台布局全球 興中集團
文 / 彭杏珠    
2009-10-01
瀏覽數 68,700+
20年成長104倍的化妝品包裝大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女人的化妝包裡,總少不了口紅、粉餅、睫毛膏與眼影盒,知名品牌CD、YSL、Elizabeth Arden、Lancome、SK-II等化妝品的外包材,也愈來愈精緻與時尚。

下次,當妳拿起口紅時,不妨注意一下,這些充滿設計感的包裝,其實都來自一家台灣企業的巧思——興中集團。

台灣的傳統產業曾在國際舞台上,創下諸多輝煌紀錄,但近十幾年來,傳產早已被電子業所取代。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長期被遺忘的傳產,竟然在歷經多年後,在海外打出一片天,並重返台灣申請上市櫃,興中集團就是典型的案例之一。

如果,不是響應政府新一波的返台上市政策,台灣人根本不知道,興中已是世界第三大、中國產能第一大的化妝品包裝容器業者(Packaging),主要從事設計、開發及製造化妝品與護膚產品包裝容器,例如粉盒、睫毛液、唇彩、唇膏、罐、瓶、蓋的容器及其他相關產品的包裝物。

鎖定賺女人錢,成功進軍日本

興中發跡於台中,創辦人陳瑛宗一開始就鎖定賺女人錢。他開玩笑地說,男人拿錢給女人花,興中再把男人給女人的錢賺回來。就這樣,他與妻子張生芳於1960年,創立了台灣首家的化妝品包裝容器公司。

一開始,興中就取得日本蜜絲佛陀、資生堂在台灣的代工業務,夫婦倆幾乎以廠為家,經常睡在機器旁,盯著生產線,連子女在寒暑假都得到工廠幫忙、輪值大夜班。

1972年時,興中攻進日本市場,拿下當時世界最大化妝品業者露華濃(REVLON)的訂單。而日本對品質幾近完美的要求,也讓興中扎下深厚的技術與品管基礎。

隨著時間的推移,第一代面臨事業發展的瓶頸,第二代是否願意接班,成為能否永續經營的重要關鍵。因此當1987年,現任總經理陳紹文打電話告訴母親,已經找到工作,希望她能到美國參加畢業典禮時,沒想到媽媽告訴他,如果你不回台灣,就一輩子不要回來了。

母命難為,陳紹文返回家族事業,擔起承先啟後的任務,開始布局海外市場。沒想到接到美國一筆大訂單,報完價後就被淘汰出局。客戶私下透露:依照你們目前的生產模式,根本接不到任何訂單。他開始尋找解決方案。

1988年9月26日,政府開放老兵返鄉探親的第二天,28歲的他已飛到深圳、東筦、北京、上海考察,再與東南亞等國家比較後,決定落腳惠州。

除投入100萬美元興建廠房外,陳紹文堅持再花100萬美元買日本最新設備,這個決定引來其他人反對。當時,九成以上的台商都是將舊機器設備遷往大陸,哪有人砸錢買新設備。

當廠房幾近完成之際,中國卻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心急如焚的陳紹文6月7日搶進廣州,「當時海關空無一人,只我一位旅客,空氣中充滿肅殺之氣,」他說,當時父母的憂心全寫在臉上,但已沒有退路可走。

幾年後,陳紹文的堅持,換來亮麗的財報數字。新設備、新基地讓陳紹文賺到生命中的第一桶金,而且快速累積成上千桶金。他說,用舊設備固然省錢,但維修不斷、良率低、又會延遲交貨,「經營事業要有遠見,不能省小錢、看短線。」

2008年興中營收已達1億4100萬美元,約48億元台幣,較2007年成長38.3%,今年預計營業額為1億6000萬美元,約54.5億元台幣。

早在1990年時,興中就將觸鬚伸進大陸城市,從南到北,拜訪64家化妝品公司、30家工廠,最後選定四家合作廠商,成為開發大陸內需市場的先驅者之一。

目前,已擁有大陸蘇州、上海、淮安,以及美國新罕布夏州Hinsdale四座生產基地,占地超過30萬平方公尺,員工總人數將近4000人。

高研發高獲利,專利產品多

每家成功的企業都有獨特的核心競爭力,興中也不例外。為了在兩天內將貨物送達客戶手中,在歐洲、美國、中國共設置八個倉庫;為了讓客戶「隨叫隨到」,在洛杉磯、紐約、巴黎、倫敦、香港、上海、台灣都設有辦事處,只要客戶一通電話,半天內,人員就可以到達公司解決問題。

「十倍速時代,競爭激烈,服務不到位,如何拿到訂單,」陳紹文從事的是製造業,卻將服務業的精神貫徹到底。

不過這些都還不是核心競爭力,「研發」才是興中高淨利、業績逆勢成長的主因。

陳紹文指出,近年來,化妝品業者非常講究包裝容器,因為時尚又精美的包裝更易於虜獲女人心。興中與眾不同、不斷成長的致勝關鍵正是「時尚創意」的研發。

為此,他到處網羅人才、設立研發部隊,卻也吃了不少苦。記得1988年,首次接ODM訂單時,花了10個月時間研發,只達到讓客戶勉強接受的水準。

2000年時,興中再投入500萬美元,在上海成立試驗廠,將最新的技術、材料、設計研發、管理模式、製造流程,全部在試驗廠運作過,邊做邊改邊修,再將成功模式複製在其他廠。「花最小的成本,將失敗機率降到最低,」他認為這是最保險的經營模式。

現在,興中每年約有50幾項專利產品。可別小看每個小小的容器,卻要花掉研發團隊大量的心血。以八年前,研發的一款形同紅寶石晶瑩剔透的罐子為例,當初P&G並不看好,直到兩年後,才下了「80萬個」訂單,未料到在大陸一砲而紅,引領時尚風潮,P&G訂單量增加至1200萬個。

走策略聯盟,專利用在試用品

他心知肚明,時尚創意研發,不能只靠一己之力,還必須與同業、異業策略聯盟。

例如當醫療業者推出一款折斷就會滴出碘酒的棉花棒時,陳紹文主動找上這家公司合作,將這項專利運用在化妝品的試用品上。

一般買化妝品的消費者大都希望能夠試用、試擦,才知道效果怎麼樣?但是,口紅只能擦在手上,睫毛膏就更不用說了,根本沒辦法試擦。

現在,問題解決了,將碘酒棉花棒原理用在試用品上,只要輕輕一折,就會流出乳液、化妝水;輕輕一抽,就變成睫毛膏與口紅,而且用完即丟。「這個小小創意,讓業者省下八成的費用,」陳紹文說,這項產品預計今年底在日本上市。

20年前,陳紹文剛回台灣時,興中還只是一家小廠,現在,規模已經擴大104倍,他頻藉著「時尚創意」研發,讓毛利率是鴻海、宏碁的三倍多。

好業績確實讓興中成為返台上市公司中的一匹黑馬。加上明年1月墨西哥廠正式營運,陳紹文責無旁貸,只能帶領員工,向前衝、往上升級,讓來自台灣的「興中」名號享譽國際。

興中為何要回台上市?

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的陳紹文,是位內斂、質樸的殷實企業家,如果不是因為回台上市,他根本無意曝光。早前,連大陸中央電視台邀訪他時,都被婉拒。

為何回台上市對他如此重要,願意改變原則,接受訪問呢?

他說,這是對父母創辦興中事業50年最實質的肯定,也希望藉此增加在國際的能見度,招募到更多優秀人才。當然,上市後,財務透明化、公司治理趨於健全,有充裕資金從事全球布局,達到企業永續經營的目標。

不過,他也很感歎,台灣股市淺碟,太過於重電子而輕傳產,產業分類又不齊全,例如興中就被歸入其他類。而且,台灣金融法規不似香港寬鬆,政府未能還原傳產真正的價值,經常壓抑傳產的承銷價,讓許多在大陸有成的傳產業者不願意回台上市。

同時,他也樂觀期待,興中成為首批回台上市的個案,再加上政策逐漸寬鬆後,應該可以掀起一波鮭魚返鄉的上市潮。(彭杏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