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剖心肝傳技藝,感召迷途少年回正軌

民間信仰力量〉九天民俗技藝團
文 / 高宜凡    
2009-10-01
瀏覽數 38,850+
剖心肝傳技藝,感召迷途少年回正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頂著炙熱的豔陽,十多名少年男女,順著震人心弦的戰鼓與鑼聲,各自演繹巡迴人間、賞善罰惡的地府神明,並且不時發出充滿青春力道的吶喊。

他們的衣服被汗水濕透,皮膚也曬得發紅,但表情與眼神卻是嚴肅而充滿自信的。這一刻,少年們不再徬徨無措,反而在舞台上找到了自我。

遍布全台的上萬團民俗陣頭,許多是遊走法律邊緣的組織,但「九天民俗技藝團」的出現,打破外界的刻板印象,讓民俗文化成為逃家、逃學少年的新出路。

向神明承諾,用民俗魅力感動孩子

皮膚黝黑的九天團長許振榮,戴起墨鏡很像職棒教頭,自嘲是「神桌下長大」的他,從事陣頭表演超過30年。多年前,他在中部一帶表演時,發覺陣頭常吸引許多少年前來投靠、拜師,於是決定在1995年成立「九天民俗技藝團」,希望藉由民俗表演,讓迷失的少年走回正軌。

他分析這批「陣頭少年」的特性,「通常80%家裡有問題、70%有案底、100%不愛上課。」

經過14年的努力,九天屢獲台中縣及文建會的「傑出表演團隊」獎項肯定,去年總統就職大典、剛結束的聽奧閉幕式,也看得到他們的身影,不僅幫助少年重拾燦爛青春,甚至讓傳統地方廟會的陣頭,走向藝術化、劇團化及殿堂化。至今,九天民俗技藝團的表演足跡遍及全國,甚至遠赴大陸、港澳、美加、捷克等地。

當初成立前,許振榮還擲筊杯請示過神明。「既然跟神明承諾,就不能回頭了,」他笑說。

軍事化管理,只為深植善惡信念

許振榮分析,20年前風行的大家樂賭博風,讓負責酬神的陣頭應接不暇,催生許多參差不齊、掛羊頭賣狗肉的不良陣頭。這種長久累積的負面觀感,成為九天一路走來的最大障礙。

許振榮不諱言,目前國內仍有近八成陣頭,充斥三教九流之輩,經常吸收青少年從事違法行為。對此,九天花很多心力在生活教育與團隊紀律上,只收15歲以上的少年,且須經家長同意,進來得睡通舖、吃大鍋飯、整內務、學習怎麼和同儕相處,營造大家庭般的團隊紀律。

「有中輟紀錄的,我們會先做行為輔導,幫他們找學校讀,改變言行且入學狀況穩定後,才教他們技藝,」九天行政經理李光正說明。

為斷絕少年的不良習性,九天實施軍事化管理,每天照表操課,並與台中青年中學夜間部建立合作關係。每天接送學生上下課,一有狀況校方就會主動聯繫,經常觸犯團規的孩子更得退訓。

透過這些管理動作,許振榮希望傳達給孩子兩個信念,「第一,他們要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二,也可以讓自己的心靈有個寄託。」每當九天要出陣或出遠門,大夥都會向神明祈求平安。有人要到法院出庭前,也會向神明上香,請神明幫忙網開一面。

雖然這種訓練不是每個孩子都挺得住,讓九天流失不少團員,但許振榮依舊認為,「我們希望孩子來這不只是學藝,也能學到紀律與道德觀,這對他們以後會有幫助。」

這幾年,不少無力管教的家長,都把孩子送到九天,希望矯正懶散的生活習性。

團長帶頭上進,全團苦讀終獲肯定

除了要求紀律,九天也堪稱是全國學歷最整齊的陣頭組織,最近學測剛放榜,九天大門旁就貼滿了考上大專院校的團員名單。

這種奮發向上的苦讀動力,其實來自許振榮多年來的挫折感。

過去與公部門打交道、申請補助時,常感受社會對陣頭團體的異樣眼光。他不解,為何擁有數十年陣頭資歷的九天,老是被排擠、冷落。「後來我終於懂了,原來翻開團員資料,每個人都只有國中、國小畢業,」他苦笑道。

受到刺激,三年前,九天毅然決然地啟動為期七年的讀書大計,要求每個少年團員須在三年內完成高中學業,要成為正式團員更必需要有大專學歷,連45歲的許振榮也不例外,他目前正在努力攻讀二技的企管學位。

雖然已略具名氣,但九天的資源依舊相當欠缺,目前的票務收入只夠支付六成開銷,其餘得靠各界捐獻,現在大家還睡在廟堂旁的貨櫃屋,正式團員的月薪也很微薄。2002年首次出國演出,許振榮還標會,才籌足20人的機票錢。

對於這一代的危機少年,許振榮觀察,「孩子會學壞、會開始危害別人,都是出現在15歲這階段,」如果社會不及早投入輔導資源,往後付出的療傷成本絕對十倍於此。

「對孩子,我們應該剖心肝,而不是跟他們搏心機!」他有感而發地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