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品牌台灣能否再下一城?

文 / 楊瑪利    
2009-10-01
瀏覽數 23,700+
品牌台灣能否再下一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能做出100%自製的自主品牌汽車,這種事情在今日的台灣,顯得相當平淡。對多數人而言,可能只把它看成汽車公司發表新產品,除了到處看得到廣告外,好像也沒有特別的感覺。

不過這種事情在23年前可是全社會的大事。回想1986年裕隆推出中國人、當然也是台灣第一台自製自主品牌汽車,可是轟動一時。上市前還舉行全民命名活動,最後選出飛羚這個名字,未演先轟動。飛羚101夾雜著濃厚的民族意識,在社會殷切期盼下出場,只可惜後來失敗了。

23年後,現任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再次捲土重來,他接下父親嚴慶齡、母親吳舜文的一生志業,推出研發五年多的LUXGEN。這堪稱是兩代人一棒接一棒努力了60多年的成果。

從民族的飛羚到專業的LUXGEN

今年44歲的嚴凱泰接受專訪時提到,這台車對他的意義要從二次大戰前,其父留學德國,就立志要發動機報國、要為中國人裝上輪子說起。1986年「飛羚101」新車下線那一天,他站在母親吳舜文旁邊,看著母親激動的掉眼淚。

但是眼前的嚴凱泰,看不出母親當年的情緒激動,顯得相當平靜。其實他的態度就跟整個社會一樣,不再用濃濃的民族情緒、沉重的家族使命,而是改用平靜的專業態度來催生自主品牌。

的確,對已經走向國際化全面競爭、與自由民主的台灣而言,LUXGEN能否成功,不再是民族的問題,而是產業的問題。代表的意義,是台灣產業能否走出代工宿命,發展自主品牌與技術,走向國際的關鍵一役。

這次裕隆能否成功?LUXGEN有什麼特色?嚴凱泰研發這台車付出多少心血?延生的周邊效應有哪些?本期有詳細報導。(雜誌頁98)

本期另外一個大專題則是探討全台近四萬個逃學、逃家、中輟的危機青少年問題。在過程中記者群最大的感觸是,原來台灣12~18歲的少年虞犯問題,其嚴重性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可怕,而國家與社會投入的資源,卻比想像中還要少。

資料顯示,由於少子化,台灣青少年犯罪人數確實下降,但是犯罪的質卻惡化,走向更暴力。而且無論政府與民間,在五大社福支出中,少年都是分到最少的,遠比老人、殘障、兒童、婦女群族少許多。但是青少年是叛逆期,一旦這階段走了岔路,未來可能也會成為社會治安問題。

這是《遠見》一年一度〈小學生‧大未來〉專題,首次把關注年齡層,從小學提升到國中、甚至高中。緣起是看到一件件無厘頭的青少年暴力犯罪新聞,現在的少年可以為了看不順眼、為了被欠3000元、為了他人多瞄一眼女友,就莫名殺人。為什麼念國小時十分可愛的孩子,到了中學,竟會犯下大錯?社會要付出多少成本?該如何幫助這些孩子?本期有詳細報導。(雜誌頁182)

本期也專訪了高鐵議題的火線人物交通部長毛治國。剛下台的高鐵前董事長殷琪指名,是毛部長要她下台的。目前高鐵運量只有當年預估的1∕3,1993年負責運量預估的毛治國也成為是否該為評估錯誤負責的輿論焦點。交通部接下來要如何確保全民利益?本期專訪的毛治國部長,從他的角度還原了許多事件過程。(雜誌頁80)

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也在澎湖博弈公投的關鍵時刻,寫下他對澎湖發展的三個未來想像,除了博羿,澎湖還有什麼選擇?(雜誌頁66)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