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連哭的地方都沒有了!——從一則報導想到「真善美新聞獎」

文 / 張作錦    
2009-08-01
瀏覽數 13,400+
我連哭的地方都沒有了!——從一則報導想到「真善美新聞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8年5月12日,四川發生八級大地震,死亡6萬9227人,財產損失8451億人民幣,是中共建國以來最慘重的災害。而北川縣城全城被毀,改建為「北川地震遺址公園」。

地震後,北川縣城即封城,今年5月10日地震周年前夕,特別開城讓失去親人的民眾去現場祭拜。在一個小小的「望鄉台」上,蜂擁而上的攝影記者,步步進逼,使祭奠的人幾無立足之地。一個女孩流著淚說:「你們別拍了,我連哭的地方都沒有了。」我讀《南方周末》這則報導,眼眶滿是淚水。

做為一名半退休的記者,我理解那些攝影同業工作的辛勞和需要。我也像一般讀者一樣,感謝他們把我帶到我無法親臨的現場;可是我還是覺得,他們在履行職務的時候,仍然可以為當事人留點空間——實質上的和精神上的。

譬如陳幸妤,雖然她父母陳水扁和吳淑珍都涉嫌犯重罪,但很長時間她卻與案情無涉。最後檢察官以「偽證罪」起訴她。但從陳水扁案起始以來,記者們,尤其是電子媒體的記者們,一直包圍、追訪陳幸妤。她有什麼好講的呢?又有什麼新聞性呢?但記者們似以看她發怒、發飇、甚至發狂為樂,這太兒戲自己的工作精神和專業倫理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