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我連哭的地方都沒有了!——從一則報導想到「真善美新聞獎」

文 / 張作錦    
2009-08-01
瀏覽數 16,250+
我連哭的地方都沒有了!——從一則報導想到「真善美新聞獎」
Line分享 articlefont

2008年5月12日,四川發生八級大地震,死亡6萬9227人,財產損失8451億人民幣,是中共建國以來最慘重的災害。而北川縣城全城被毀,改建為「北川地震遺址公園」。

地震後,北川縣城即封城,今年5月10日地震周年前夕,特別開城讓失去親人的民眾去現場祭拜。在一個小小的「望鄉台」上,蜂擁而上的攝影記者,步步進逼,使祭奠的人幾無立足之地。一個女孩流著淚說:「你們別拍了,我連哭的地方都沒有了。」我讀《南方周末》這則報導,眼眶滿是淚水。

做為一名半退休的記者,我理解那些攝影同業工作的辛勞和需要。我也像一般讀者一樣,感謝他們把我帶到我無法親臨的現場;可是我還是覺得,他們在履行職務的時候,仍然可以為當事人留點空間——實質上的和精神上的。

譬如陳幸妤,雖然她父母陳水扁和吳淑珍都涉嫌犯重罪,但很長時間她卻與案情無涉。最後檢察官以「偽證罪」起訴她。但從陳水扁案起始以來,記者們,尤其是電子媒體的記者們,一直包圍、追訪陳幸妤。她有什麼好講的呢?又有什麼新聞性呢?但記者們似以看她發怒、發飇、甚至發狂為樂,這太兒戲自己的工作精神和專業倫理了。

我們的同業不僅可使別人「連哭的地方都沒有」,更可使新聞對象一人哭、一家哭。6月11日監察院公布調查報告,證明前交大校長張俊彥未受寶來證券公司「供養」;該公司董事長白文正的名譽博士學位也完全合乎學術審查程序。但這是遲來的正義,張俊彥已蒙冤一年,白文正更為此失去了生命。

星雲大師:能救台灣的是媒體

去年7月,馬英九總統提名張俊彥出任考試院長,立法院審查資格期間,《壹週刊》「爆料」指張俊彥擔任交大校長期間,白文正獲頒榮譽博士學位是私相授受,張俊彥還接受寶來「供養」。此事公開後,白文正到澎湖投海自盡,張俊彥則退出候選。

監察院公布調查報告,新聞界似無一人對《壹週刊》的做法與責任有所討論,大概這就是「同業情誼」吧!

佛光山星雲大師發願設「真善美新聞獎」,鼓勵新聞界「說好話,存好心,做好事」。他說:「現在能救台灣的就是媒體了!」身在媒體界,我汗流浹背,我們配受這樣的期許嗎?

新聞界常自我標榜負有「社會責任」。什麼是「社會責任」?依我看,就是基於社會的正常發展,有些事我們應該做,有些事我們不應該做。希望真善美獎能鼓勵我們、引導我們,多做我們應該做的事。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