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把中國當市場,更要當戰略伙伴

美國百人會訪台建言
文 / 楊瑪利、徐仁全    
2009-08-01
瀏覽數 28,000+
把中國當市場,更要當戰略伙伴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當今最具影響力、成員最具國際級代表性的華人非營利性組織,非美國百人會莫屬。

7月上旬美國百人會由新任會長、世界100大科技公司之一的賽貝斯(Sybase)科技總裁程守宗,帶領成員們前來台灣,兩天內一口氣拜會了馬英九總統、行政院長劉兆玄、立法院長王金平等重要官員。

百人會係1990年由知名華人建築大師貝聿銘及傑出大提琴家馬友友等40位旅美華人創辦。成立宗旨在促進中美兩國間的交流合作,並協助華人在美國各領域中爭取更多機會。目前成員有130餘位,主要為美中台三地、各領域傑出的華人,包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等,皆是百人會成員。

馬英九總統去年就任後打開兩岸交流的新契機,在開放陸客來台觀光、大陸來台採購下單及國共兩黨對話等交流活動頻繁,也讓在海外的百人會感受到兩岸華人共創美好未來的新機會。

此行除會長外,重量級貴賓還有出身大陸北京的副會長、身兼諾華中國區總裁李振福、谷歌(Google)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技新國際(GC3)董事長張鎮中、美商中經合集團董事長劉宇環及曉龍基金會董事長曾憲章等人。

2008年榮獲《富比士》雜誌(Forbes)推舉為25位知名華裔美籍商務人士的程守宗,出身於香港,曾在2004年時來台灣,但當時台灣很「政治」,談論的都是政治議題,也看不出任何生氣。

但現今氛圍不同了,兩岸氣氛轉好,可以共同做一些事情,因此,百人會一改過去亞洲之行必先到北京或上海的安排,特別第一站到台北來,拜會政府官員,希望能促進美中台三方關係更為緊密與和諧。

在為期兩天的緊湊拜會活動,百人會一行六人接受《遠見》雜誌專訪,暢談在金融風暴過後的大中華圈經濟實力,並針對兩岸新局、來台觀察、全球景氣、科技大趨勢等議題提出見解:

賽貝斯科技總裁 程守宗:

兩岸合作崛起,應留意歐美反應

五年前來台灣,一切都很政治。此次來台灣,一切都很兩岸,友善很多、和諧很多。

特別是金融風暴後,我更認為兩岸應加強合作。台灣必須把中國視為一位必須合作的伙伴,不能再把中國視為敵人。而且亞洲地區的穩定對美國也很重要,去年兩岸三通後,至今的發展看來都很正面。

但,也不要忘了兩件事:第一是,當台灣跟中國友好,一起創造經濟繁榮之際,請問其他國家,如歐美的反應會如何?肯定不是滋味,也不可能坐視不管。

除了經濟外,也有政治議題在裡面。 我認為,每一個合作都有利與弊兩面,就像買股票一樣,一直上漲也有風險,台灣與中國一定要考量其他國家的心情,如果處理的不好,會引來麻煩。

其次是,風暴後的美國一定會走出谷底。走出來後,他們如何看訂單被轉移?如何看待亞洲勢力坐大?台灣與中國也不可能掌握全球五成以上的市占率,這在WTO的規範是不被允許的,這也是要提早防範。

其實,談華人崛起時,我更關心下一代中國人會如何?怎麼說呢?就是一胎化下長大的中國人會是如何?全球又會如何看待他們的成長?他們又如何看全球?這些經濟以外的社會、文化議題,也是要關注的。

至於在高科技發展方面,我長期投入軟體開發,我認為未來科技發展會帶動商業模式的改變,如大家談的雲端運算,誰在上面能賺錢,誰才是贏家,但要找到賺錢的模式,否則也是失敗。

我看好行動運算(mobile computing),未來五年、十年都是主流。它可以跟雲端運算結合,達到在任何時間及任何地點都能運算。手機已是生活重要工具,全球已有30億手機,可想像在手機上通話、付款、娛樂及互動等,影響無所不在,這是趨勢,也是各國正在制定規範,積極布局之處。

Google大中華區總裁 李開復:

雲端運算成真,台灣要及早卡位

我認為機會與挑戰是並存的。機會很明顯,中國市場大,大家都有機會。但挑戰是,中國的崛起速度超乎我們的想像。美國每往下走一步,就表示中國在拉近差距中。當然美國終會再站起來,但中國發展速度會更快。

大陸內部提升的速度超乎想像的快,台灣跟大陸合作,不只要快,還要更快。

談到兩岸合作,一個觀念一定要改:台灣不能只視大陸為市場,要重新定位大陸。要以更高點來看大陸。從研發、管理、行銷等一起考量布局,不是處處設限,只想賣產品,或單單在大陸製造而已。

以Google來說,未來發展肯定是雲端運算。雖然各家對雲端運算有不同定義,很簡單來說就是每個電子元件(device)會簡單化,計算全部放在遠端資料中心(data center)去處理。

趨勢是電子產品愈簡單化,甚至有一天電腦不用再升級,或久久升級一次。屆時電子產品的利潤也會下降,這對台灣過去在硬體上的產業優勢會是一大考驗。

但也有機會,是資料中心擴充會愈大,設備也會愈高檔,台灣業者要跟得上,轉型到資料中心去,不留意就會被淘汰。

其實資料中心不是賺最多錢的,賺最多錢的仍是電子商務、網路公司或提供解決方案的業者,如美國亞馬遜、Google等前幾大美國公司的市值就達5000億美元,中國大陸如百度、新浪等也有500億美元市值,但台灣類似公司很少,可能不到5億美元,差距很大。

台灣過去在軟體、網路應用上是不成功的,更沒有賺到錢,這是事實,也是挑戰,要加快腳步追上。

現在聽到有人說要發展生技及再生能源產業,但我覺得最好是從現有產業優勢去延伸新領域較有成功機會。半導體及IT就是台灣的最大優勢,如果放棄這些優勢,有些可惜,成功機會也不大。

技新國際董事長 張鎮中:

台灣尚有兩大優勢:文明生活與法律保障

先談兩個變化,一是回頭去看1979年大陸開放時,當時全球說亞洲有四小龍,台灣是其一。同時間大陸開放,到1990年及六四天安門以後,才真正思想開放。

1979那一年,中國外匯存底只有2億美元,但現在近2兆美元。台灣呢?現在談亞洲,只有中國大陸,沒有台灣的份了,一來一往差距就出來了。

第二變化是,大陸市場跟國際全面接軌,進步神速。台灣過去八、九年卻是退縮,還內鬥內耗。使得工廠出走到對岸的上海、蘇州及東南亞等國,兩岸消長立見。

如何解?要合作。大陸有很大的市場,台灣自己要先看看有多少重量,要創造自己的需求。沒有需求,人家也不理你。

我認為台灣尚有兩大優勢:一是文明進步的優質生活。走在路上很自在,排隊很守秩序,坐計程車也不怕跟人吵架,生活上有很大吸引力。這種高生活品質與自由禮貌的社會是很大的吸引力。

其二是法律保障,民主。大陸企業家擔心得罪人,一帽子戴上就完了。光這兩點就夠了,大陸企業界都很嚮往台灣,這在大陸目前還得不到。只是不要忘了,大陸改革也很快。

可見得未來,世界會大變化,中國也會有大變化。

我認為,與其花時間去爭取世界衛衛生組織的觀察員身分,不如花精力在爭取經濟實力,把台灣過去的優勢再發揮出來,這才是重點。

如果把台灣看成一家Inc(公司)來改造。如何讓人想要投資?如何有吸引力?優點在哪?好處在哪?這要說出來,做出來,否則人家怎會投資?怎會來?

諾華中國區總裁 李振福:

政治歸政治,有些事留給下代解決

三通太好了。以前從大陸來台灣,好像去一趟歐美,轉機時間太長了,現在輕鬆很多。其實兩岸就像兄弟,過去有些不愉快,讓人很痛心,現在和平發展,很好。

我覺得這種氣氛發展下去,中華民族5000年歷史以來,這次應是再次崛起的良機。特別是金融風暴後,中國地位更加顯著,兩岸的合作,也提供中華民族有利的契機。

以前說「以天下為己任」,現在的天下應就是全球,華人有能力也有責任去擔起全球經濟與和平的責任,我希望能看到這種好的勢頭繼續發展下去。

其實,兩岸事務應避免意識型態。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不要混為一談。文化經濟可以交流,與政治分開來談,分開發展。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有些事留給下一代去做,不急著現在就解決,水到渠成,不要有壓力。

至於台灣吸引人的地方,回歸到投資上就是看回報。台灣有什麼可以比美國或新加坡更高的回報,這點台灣自己要去回答。

台灣能否提供給大陸其他任何國家得不到的東西,或者同樣東西台灣提供更好價格及性能。

談到台灣有些人擔心中國來者不善。其實,中國做為一個領導國家,也要學習去開放市場,以更寬容的心胸去面對。台灣也是一樣,要有更寬容的心胸去接受外界投資,包括中國資金。

還是回到我說的原則,做政治的做政治,做買賣的做買賣,買賣就是要賺錢,兩者不要混為一談。

美商中經合集團董事長 劉宇環:

全球資金湧向大中華,要把握

我從事創投行業,投資第一個要看的就是當地的政治氣候,現在看大中華地區的政治氣候非常晴朗、沒有烏雲,這是好的開始。

我最近從中東走了一圈,他們都表示大中華地區是很好的投資標的,過去只有中國大陸,今年會把台灣加進去,與往年情勢大不同了。

我要強調,台灣與中國的交流往來要發生實質效果,除了雙方交流還不夠,要更落實在幾個明確項目上,不是只有談談而已,最好能有program(計畫)在走。

例如,台灣在半導體、電信及手機規格上有優勢,中國有市場,有自己的規格,台灣應與中國在此規格上合作交流,制定出新的規格,如此才有意義。如3G、4G規格,工研院與對岸有合作,持續發展下去才有功效,否則只是空談。

金融MOU也是一樣,在執行面上要細談,不是只簽約而已。最近一位大陸企業家跟我說,他對台灣觀光很有興趣,認為是唯一可投資的行業。這是好的開始,兩岸至少可以往來交朋友,不會再視為敵人,也不會怕怕的。

其實,全球資金仍很多,台灣只要能發展出好的項目,不怕沒人來投資,中東、美國資金肯定來投資,只怕沒有好東西。

曉龍基金會董事長 曾憲章:

兩岸要共定規格,賺一流錢

兩岸合作讓韓國緊張,因為中國向台灣採購了21億美元的液晶電視訂單,而不是向南韓買。雖然21億美元對大陸不算大錢,但對台灣產業很有幫助。

另一項產品LED(發光二極體),中國大陸也全面汰換中,陸續有650萬盞的路燈要換,他們也向台灣採購,因台灣LED廠商的產品好又便宜,這也是兩岸合作交流的實例。

不僅如此,已故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一直在兩岸推動共制標準。中國過去沒有自己的標準,都是歐美的。好不容易後來有了自己的TDS-CDMA,其他國家開始緊張。現在3G也有了,未來也有4G,一直發展下去。

一流企業賺規格授權,二流賺技術研發,三流只能賺製造的錢。中國與台灣應好好合作,共同開發規格標準,把其他國家阻擋在外面,才是重要。

山寨機也是兩岸合作的一例。聯發科幫助大陸手機業者打下一片天,成功開發出山寨機,並成為明日主流,說明台灣業者的創新能力,能在兩岸合作上創造新契機。

其實兩岸投資不光是為了錢,有一原因是要互相學習。我不會,乾脆我投資,作為股東來學,就像台灣的養生村,對大陸業者就很有吸引力。上海到台北,北京到台北,現在只要兩、三小時,這樣的距離已不算距離,相信日後雙方交流更密切、更和諧。(徐仁全整理)

你可能也喜歡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