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陽光照不到農村

文 / 王力行    
1989-05-15
瀏覽數 14,350+
陽光照不到農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官倒、貪污都很厲害。你看官倒,前幾年有錢的都是他們高幹的子女,像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搞那個貿易公司賺大錢啊;薄一波的兒子是北京國際旅遊局局長,他們的子女全安排當高官。

老百姓對他們沒好看法。外國那些高級幹部的子女,人家都是靠自己能力謀生活的,幹得了幹,幹不了我當工人。這兒可不行,有能力沒能力全給安上個大官兒。

共產黨陽光沒照到

昨天湖南瀏陽有一篇文章,說胡耀邦為什麼兩袖清風,他當那麼大的官,他哥哥肯定得沾光,都沒沾光,還是普通農民;他哥哥的孩子,縣裡給安排一個工作,胡耀邦聽了很生氣,讓他回去了,說,你要好好幹。不能說我是什麼,就對他格外照顧,還是讓他回去當農民,還說:「你要是能幹就自謀出路。」結果他這個孩子挺爭氣的,當了生產隊長,又當了勞模。

其他官的子女是「老子英雄兒好漢」,全當官。老百姓反感的就是不是由民意選,上面指派誰當官就誰當官。他們貪得很厲害。越有能力的弄越多,沒有能力的少弄。這不知賺多少錢!

現在甭說別的,真正的農村老百姓到窮地方還是相當窮呢!到陝西這種地方,你看不到社會主義搞到現在有什麼優越感,感覺不出來。有人說,一、兩年前還有一家合蓋一條被的。我說那個地方是「共產黨陽光沒照到」。

什麼東西都搶

這兩年他說經濟上來,實際上不見得上來。物價漲了。去年說國家賺了二十億,今年賺五十億,對,人民幣貶值了,可不是全上來了嗎?

很多小件東西,你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漲了。鋁鍋、鋁盆原來七、八毛錢,現在都是四、五塊。很多東西國家也管制不了。現在鋁錠很貴,缺得很厲害,轉手倒賣鋁錠的多厲害,那幫貿易公司全發財了。倒賣最後是老百姓吃虧!

就好比本田和四川嘉陵合資的小摩托車吧,三年前才一千多一點,現在六、七千塊人民幣。本田一二五最早是六百二十美元,現在一千二百多美元。

現在我覺得手裡的錢稀里糊塗一會兒就光,顯不出數來。過去十幾塊夠你一家花半個月的,那時候普遍一個人一個月的生活費用八塊錢。現在八塊錢能幹嘛啊,買斤魚!

現在還是花最多錢在吃飯上面。你看北京市男同志穿的衣服都差不多,女同志還好一點。老百姓對攢錢不怎麼在乎,存錢存再多會貶值啊!你也沒辦法。有一點錢就趕緊搶購。

去年的搶購風,什麼東西都搶,總比拿錢放著合適。毛毯、鴨絨全給搶光了。以前誰捨得花三百多塊錢買鴨絨被啊?現在一漲錢,得了,我也買兩床吧。蓋了還是舒服得多,比棉被強多了。

把鄧小平比成慈禧

最近對四人幫都不反感了,不像以前說四人幫如何如何。四人幫的時候不漲錢,物價穩定啊。

現在來說就是黨派之間的鬥爭,鄧小平要一死,那肯定還得要鬧。現在有人就把鄧小乎比成慈禧,胡耀邦就是光緒,我讓他死他就死,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現在北大學生就要求公布胡耀邦的死因。那你怎麼講得清楚,那大夫怎麼說怎麼對呀!權力在誰手裡?

現在趙紫陽成了傀儡。李鵬也沒能力,都倚仗鄧小平給他托著後台哪。那個時候文化大革命、周恩來當總理的時候,他也幹了違心的事。他不幹違心的事,自己保不住自己!

學生鬧事在老百姓心目中鬧不出大圈兒。影響不太大,也是有一定影響。老百姓現在也是看熱鬧,其實老百姓沒有能力跟著起鬧,你要起鬧,就停你的工作;你不上班怎麼辦?老百姓得為生活,不像學生,學生無牽無掛。

那年天安門事件一鬧,很多工人上那兒去看那標語寫著什麼,很多都被關起來,受多大罪啊!一關關半年,釋放回來在單位裡都抬不起頭來,跟勞動改造似的,後來就沒人敢了。

交警是地頭蛇

北京現在招收警察特多。交通警察大量增加,一般公安警察已經很多了。他們的待遇比一般工人差。交警比工人是寬厚得多了。交警就是地頭蛇;很多商店得拍他,商店汽車出來了,他要說禁止左轉彎,你敢左轉彎?那時候買東西要票,警察買東西可方便多了,周圍的商店都不敢惹他,這種情況很普遍的。

譬如警察上友誼商店買菸,那個時候國產雲菸(編按:雲菸是雲南產的菸,品質最好)很緊張,他到時候拿人民幣就可以買(編按:一般的友誼商店都要用外匯券才能買)。我們進去想買,買得出來嗎?絕對不賣的!

多年來都這樣。警察進副食商店買水果,給五塊錢,「經理,給我來點兒水果!」經理說:「拿個大包來裝吧!」拿好的裝,裝完了,「給點兒錢。」「不要,不要。」經理能要錢嗎?

以前警察胸前都沒有戴標識牌;那陣子鬧得太厲害了,後來警察全給戴號碼了,說如果他要是怎麼,你們可以告他。外邊人如果說警察違章,可以告他;可是裡邊人得靠他,誰敢告啊?

有兩胎就麻煩了

現在刑事案件是最厲害的了。昨天晚上新聞廣播,湖南長沙和西安各有一幫分子把商店搶了、砸了。現在就是這些人實際上對共產黨不滿。

人口問題老百姓也是不滿意。孩子生下來,你得先辦好了出生子女關係,證明你以後不要第二胎了。醫院同志給做個紀錄,給十五塊錢吧,鼓勵你一胎。

農村的人現在如果有兩胎就麻煩了,全家南想好過。農村還是極左的這種政策,搞得厲害的地方,人們會把房子給砸了,家裡東西都給沒收。不厲害的地方就罰你幾萬塊錢,年年罰。

農村非得讓生一個,將來父母老了土地怎麼辦?沒人耕作了。很多老農棄農經商,把土地都給賣了,廣州人口那麼多,都想跑來經商,沒有出路、找不到工作,整個都亂了套了。

農民當「米老鼠」

耕地賺不到什麼錢,他就是真正種到糧食也不賣給國家,國家收購價格太低了,他自己留起來,要不就賣給自由市場。以前大米在自由市場四毛五一斤,前兩天一塊八一斤,還買不到。因為不讓賣了,說他們是「米老鼠」、糧販子。現在農民都幹這個!

住房也還是很緊張。我住的那個房子還是清朝的,又破又溼。十五平方米,住三口人。

現在工作可以調動,司機容易,普通工人那就不行了。你想到別的單位去,人家不要你,你得託人、花錢買路子。如果你不送禮,他憑什麼要你啊?

個體戶的自由度比較大,他們大部分是原來閒散人員在家待著的,以及那幫放出來的小流氓,怕他們還繼續做亂,所以給弄個個體戶攤子,做上買賣了,他就不鬧去了。

像北京永安里那批個體戶是最大的了,那裡倒賣得最厲害,全是南方買來的服裝,再高價賣出。個體戶現在一般家產都是四、五十萬,上百多萬的。你看永安里那些個體戶,每個月的收入都到四、五萬,他們什麼都幹,跟外賓倒美元、倒外匯啊!

(鄭惟和整理)

本文出自 1989 / 06 月號

第03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