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服務建構的鋼鐵帝國

1700億營收〉中國中鋼 不做生產
文 / 楊方儒    
2009-07-01
瀏覽數 26,650+
用服務建構的鋼鐵帝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的中鋼,名氣如雷貫耳。在大陸同樣有一家中鋼,名氣一樣響亮。

只是兩家中鋼,名字相同,內涵卻大大不同。

在高雄海邊,台灣中鋼擁有六座高爐,沒日沒夜冶煉著炙熱鐵條,但在北京總部乃至於全中國,中國中鋼卻連一座鋼鐵工廠都沒有。

「我們一噸鋼都不生產!」正值54歲壯年、中國中鋼董事長黃天文微笑著說。

台灣中鋼一年要產出超過1000萬噸鋼材,但是中國中鋼不做生產,一年營業額卻超過1700億人民幣,不僅是台灣中鋼的4.25倍之多,更是全中國第33大的企業。

中國中鋼在全世界各地開發礦產,也做鋼鐵成品貿易與物流,還進行設備製造與工程技術服務,簡單來說,就是生產以外的事情都做!中國中鋼讓所有負責生產的鋼廠都離不開它的服務,這經營模式不僅是大陸罕見,甚至在全世界鋼鐵產業中,都是獨一無二的。

「我們沒有一個鋼廠,跟客戶完全沒有衝突!」黃天文堅定的說。

在2008上半年以前,鋼鐵市場走了7年大多頭。面對一再持續上門的新鋼廠投資案,個個宣稱兩、三年就能回本賺錢,黃天文回憶說:中鋼服務定位不會一絲偏移,我們真的抵擋了很多誘惑!

這龐大鋼鐵帝國的掌門人,是個不折不扣的白面書生。黃天文說起話來細聲細語,毫無鋼鐵人的慣常豪氣,但他不僅帶著中國中鋼跳躍式成長,他個人更是中國國企之中,少見的購併專家。

中國唯一成功的海外敵意購併

近五年來,中國企業荷包滿滿,縱橫全球翻找投資物件,台灣公司現在也是他們眼中的好標的。而黃天文就是向外購併的中國企業例子之一,更是至今完美達成「敵意購併」的唯一例子。

聯想買了IBM電腦事業群、中石化收購加拿大Tanganyika Oil、中石油收購新加坡石油近半股權,大陸人當了很多歐美員工的新老闆、大股東,但這些都是合意進行的,唯獨中國中鋼在澳洲買下Midwest公司,過程好比好萊塢電影《黑色豪門企業》翻版。

Midwest是西澳老牌採礦公司,當地鐵礦蘊藏量達86億公噸,是全球主要產地之一。

由於交通不便,澳州政府希望從Midwest與另一家Murchison公司中,選出一家負責港口、公路、鐵路開發等基礎建設。由於商機誘人,Murchison希望吃下Midwest,壟斷獨享這大餅。

中國中鋼與Midwest合作多年,也在Midwest陣營中,分一杯羹參與基建計畫。

因此當Murchison發動攻擊後,中鋼一定會被排除在計畫外,黃天文因此決定正面對決。

2007年12月,黃天文以每股5.6元澳幣,向Midwest股東收購股票,但就連Midwest的經營團隊,都發新聞稿公開認為這價格太低,完全沒有人響應。

2008年5月,在基礎建設標案截標前,中國中鋼提高收購價格至每股6.38元澳幣,總算緩步收購了Midwest四成以上的股權,對手Murchison這時也喊出每股7.17元澳幣,來勢洶洶。

2008年9月,金融風暴造成股市狂跌,Murchison宣布放棄,將手中持股回賣給中國中鋼,至此中鋼持有Midwest股權達98%,黃天文終於喘了一口大氣。

用思惟與手腕勝出國際談判

中國中鋼單打獨鬥,贏得了這場敵意購併大戰,也代表中國國企不只是有錢走出去購併,更有國際談判的策略思惟與手腕。

「常常對方一個反應,隔天就要回覆!」黃天文回憶起這九個月過程,直說很複雜、很刺激,「非常考驗我們決策效率的高低!」

在地的澳洲媒體,還有右派保護主義者,當時對中國中鋼提出很多質疑,包括中國人能夠理解澳洲法律嗎?能夠解決當地原住民、環保問題嗎?會保障既有澳洲勞工的工作權嗎?中國企業有錢買,但澳洲企業不該受政府保護、由澳洲人來經營嗎?

中國中鋼曾與當地六個原住民長老組成文化遺產保護機構,也請專家研究如何保護當地的自然資源。黃天文一方面強調中鋼在西澳投資20個年頭的優良紀錄,一方面也與澳州政府頻繁溝通。

澳洲總理陸克文去年訪問北京期間,特別向黃天文介紹他吸引外資的作法,可以看出澳洲當時相當鼓勵中國企業到當地發展。

雖然在競局中沒有支持者,極缺人和,但天時、地利齊備,中國中鋼完成了中國企業第一次在海外市場的敵意收購案。

中國中鋼來自四家企業合併

事實上,中國國企到海外積極購併,背後不少有中國政府宣揚國威的影子,加上國企領導人極低調,國際上對於他們的購併想法與作為,一直很好奇。

黃天文說,他在進行購併時,會仔細考慮的因素,包括是否是優質資產?未來風險是否可以控管?雙方整合的過程會遭遇哪些阻礙?

「我們要的,就是行業裡的龍頭!」黃天文說得簡單,「而且一定要在我們的鋼鐵本業方向上!」

其實,中國中鋼的組成,原本就是一連串的合併過程。1993年,包括中國冶金進出口、中鋼鋼鐵爐料、中國國際鋼鐵投資、中國冶金鋼鐵加工,「四合一」組成中鋼;近年一路走來,又收納中國冶金設備總公司、六家研究院、七家冶金龍頭生產企業。

好比是一盆麻辣火鍋,要有鮮美牛肉,也要配上鴨血、肥腸,這大雜燴式的合併過程,讓大陸中鋼由2003年的130億人民幣營業額,去年衝上超過1700億人民幣,短短5年成長高達13倍。

2003年,中國中鋼在全中國500強中僅排第150名,但去年達到第33名後,已經擁有挑戰寶鋼年營業額2000億人民幣營收的實力。

國際鋼鐵強人出身文書專員

細看中國中鋼的成長史,其實是黃天文一人演出。

六年前,黃天文初上任中國中鋼時,幾乎沒有人聽過他的名字,大陸媒體甚至用默默無聞來形容他。

有著緬靦文人感覺的黃天文,在五礦集團待了25年。他還記得1978年8月,第一天進公司上班時,負責整理文件、收拾合同,甚至連桌上電話響起,他都不敢接,可以證明他的內向。

「我一輩子從來沒有主動找過工作!」黃天文說,30多年來一直都是上級給他任務,老闆叫他去哪裡,他就一個個做好。

不過,當年害羞的文書小專員,現在已經成了國際鋼鐵舞台上,喊水會結凍的大將軍。上任後,他首先把中鋼的英文名字簡化成「SINOSTEEL」,接著大刀闊斧把將中鋼非核心業務,一一裁減刪去,並在3年內先後購併超過10家專業公司,型塑出礦業、機械設備、鐵合金、碳素等四大中鋼核心領域。

黃天文這位購併元帥,上任後,逐步為中國中鋼摸索出特殊定位,另外透過購併積極整合上中下游產業鏈,希望以「一條龍」式的到位服務,贏得客戶青睞。

安內之後,開始攘外。在黃天文口中,跨國購併案陸續進行,今後中國中鋼非中國市場的營收比重,將從現在的25%,提升到50%。

中國中鋼走出去的過程,簡直就是目前中國國企積極擴張的縮影。如何懂得與中國人競合,已是台灣、乃至於全世界,不能不懂的一堂課。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