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赤腳首富領航中國農村經濟

447億營收〉獨家專訪 新希望集團 劉永好
文 / 楊方儒    
2009-07-01
瀏覽數 22,500+
赤腳首富領航中國農村經濟
Line分享 articlefont

30歲那一年,劉永好與三個哥哥,賣手錶、賣腳踏車籌來1000人民幣創業資金,手牽手走進創業天地。

那個年代,剛剛開始改革開放。資本主義四個字,在中國仍然帶著邪惡意涵,做生意、當老闆、賺大錢,人人不僅想都不敢想,更怕被冠上大帽子,會掉腦袋的。

但是劉家四兄弟卻不怕。他們是開一代農村創業風氣的典範。

1982年,劉永言、劉永行、劉永美、劉永好,開始養雞。曾經是中學老師的劉永好,經商形象差,甚至怕被學生在街上看到。

還有更慘的是,當年大伙都沒經驗,導致經營不善,四個人原本準備「跳岷江」「逃新疆」。

沒人想得到,他們十年後竟然就出頭天了!劉家兄弟合力創辦的希望集團,在1995年,就竄上全中國最大民營企業寶座。這四川四兄弟,齊心從鄉村底層,衝上了中國財富金字塔最尖端。

《富比世》公布的2008富豪排名中,劉永行是中國第一首富,資產高達30億美元,劉永好,資產也超過25億美元,排名第4。

連劉永好29歲的女兒劉暢,現在也是中國前十大女富豪榜常客。

事實上,2000年以來,劉永好曾先後奪下《富比世》《胡潤》中國首富榮銜。首富兄弟檔,早已是13億人民仰望、「由社入資」的典範。

風雲〉從沒錢買鞋到扶貧狀元

他們從一座沒人看得上眼的小養殖場開始,一路走來換得了「中國飼料大王」「中國改革風雲人物」「全國十佳民營企業家」「全國十大扶貧狀元」等榮銜。

劉家四兄弟出身四川省新津縣的貧困村落,排行老三的劉永美,甚至被迫送給別人認養,並改名為陳育新。劉永行與劉永好在20歲以前沒錢買鞋,腳丫都和在爛泥裡!

小時候的貧困養成他們至今節儉的習慣。接受《遠見》訪問時,劉永好身上沒有成功男人慣穿的Armani,而是便宜短袖白襯衫、搭上台灣人看來可能覺得有點土的西裝褲,黑黝臉龐。走在大街上,就像個一般中年大叔模樣。

劉永行節儉也同樣出了名。有一回他在家樂福看上一款純棉襯衫,一口氣花了400人民幣買了10件,等於一件才200塊台幣。後來《富比世》雜誌訪問他,拍攝首富封面時,就穿著這款襯衫入鏡。

「年輕時候受的苦,是一生的財富,現在年輕人是幸福的,沒有受那麼多苦!」劉永好接受《遠見》專訪時微笑著說,「錢已經不再是我追求的目標了!」對他而言,再多一個億,跟多幾百塊人民幣,沒什麼區別。

創業〉從養雞、飼料業起步

回憶起20多年前的創業歷程,劉永好如數家珍。

創業之前,四兄弟都是大學畢業,都分配在國家單位工作,有著令人羡慕的穩定收入。劉永好在中學當老師,大哥、二哥、三哥都分別在地方農業局等單位服務。

四人一起辭職後,開始養雞、種植改良品種的番茄,兩年間就累積了10幾萬人民幣資本。他們成功經驗傳開來,四川新津鄉民們群起效法,全縣到處都是養雞專業戶。

儘管造福了鄉民、帶動了風氣,但是雞市場因為價格破壞,逐漸走下坡,劉永好因此向哥哥們建議轉向鵪鶉養殖。複製了養雞的成功模式,幾年下來,新津竟也成為中國大陸最大的鵪鶉養殖基地,當年產值突破1億元人民幣。四兄弟資本也擴張到1000萬人民幣。

但是真正奠定集團基礎的,則是在1988年跨入飼料行業。

1988年,劉永好到廣州出差,看到街頭廣州農民大排長龍購買泰國的大顆粒飼料,好奇心使然,他也跟著排隊,買了一包進口飼料。

回到成都後,他向兄長介紹了生產豬飼料的前景,因為四川是全國養豬大省,養豬是四川農村經濟的重要來源,如果能推出更有效的豬飼料能夠在市場上販售,那麼就一定能夠賺大錢。「當時才剛剛搞好鵪鶉養殖,手中也小有資本,聽了我的話,大家一起思索了很久,才決定要進軍這塊市場。」

四兄弟後來投資200萬人民幣,全力投入飼料開發,「希望飼料公司」正式成立。果不其然,因為市場是真空狀態,供不應求、又控制在進口的高價飼料業者手上,希望飼料推出的自製飼料,一下子就在全國造成轟動,集團的基礎,也就慢慢穩固起來,「這是我一生最重要的轉捩點,」劉永好說著說著,彷彿又回到20年前。

成就〉447億營業額的飼料王

隔年,「希望一號」乳豬全顆粒飼料正式上市,打破了高價進口飼料的市場壟斷局面。1993年,希望集團的飼料銷售量躍居大陸第一,營業額突破10億人民幣,1996年更突破50億大關,外界開始稱呼希望是「中華飼料大王」。

劉永行做事一絲不苟,總是觀察入微。養雞時,常常清晨4點鐘就起床,打掃衛生,觀察小雞做紀錄,常常一蹲在地上就是兩個小時,在雞舍裡一動也不動。

後來生產豬飼料,他甚至會先親自嚐一嚐,看看是什麼口味。

劉永行常說的一句話是:「既然我們要為產品負責,就要真正瞭解產品。」

過去20年來,儘管中國市場變化快速,富豪排行榜年年差異極大,劉家兄弟卻能在遽變的世界市場裡,處之泰然,靠得是什麼?

在中國飼料產業也投入20年的大成長城東北亞執行副總裁陳福獅觀察,劉家兄弟的成功,「是穩扎穩打,努力加上機遇!」

「兄弟間難免會有意見不合,不過我們都會好好溝通,討論出來的決議,大家一起遵守,並且全力以赴!」劉永好回憶起創業時的美好時光。

1995年,希望集團躍上民企規模顛峰後,四兄弟即劃分產權,完成家族式企業的改造!希望集團一分為二,劉永行主持東方希望集團,劉永好則掌舵新希望集團,大哥劉永言走進電子產業,老三劉永美做起房地產生意。

「我們順利地走出家族經營的窠臼限制,在根本上,成為更具競爭力的民營企業!」劉永行一再公開強調。

驕傲〉多角化經營 躍上國際

劉永好今年57歲。旗下的新希望集團,去年年營業額達447億人民幣、5.8萬名員工。

2008年,新希望年產飼料突破1000萬噸,全球排名第4!屠宰生產禽畜肉品達180萬噸,在中國名列前茅,尤其是北京人最愛的鴨肉,新希望生產量更是勇奪全世界冠軍。

「中國會出現一批世界級的農牧企業,新希望將是領頭羊之一!」劉永好豪氣地說,中國在奶、蛋、魚、肉,已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國暨生產國,自然會誕生一群躍上國際舞台的品牌。

新希望集團今年營業額將突破500億人民幣大關,劉永好的目標已經提前達陣。在他口中,將來要一年成長100億人民幣,應該不是難事。

劉永好不僅是農村經濟的領航者,身上具備了大陸改革開放後第一代企業家的特質。

除了節儉勤奮外,他們傾向多角化經營。例如劉永好還是民生銀行的發起者兼副董事長,也是地產大亨,並且投入化工領域。

在他口中,如果把新希望集團比喻為一架飛機,那麼,「機身」就是農畜產業,為事業主體;金融投資與房地產生意,則分屬兩邊的「機翼」,決定集團能夠飛多遠;至於化工與資訊事業則是「機尾」,如果發展得好,自然能大力推動集團向前,如果發展不是那麼順利,也不會大幅影響集團的態勢發展。

挑戰〉地震、毒奶後品牌更亮

對劉永好來說,近一年來,是他站在火線上的一年。

從四川大地震、毒牛奶事件、金融風暴、豬流感引發的H1N1疫情肆虐,在在是他與新希望集團的嚴峻挑戰。

「在地震中心,我們廣達150畝的養殖場、水泥廠,全都倒光了!」劉永好估計,造成的直接損失約5000萬人民幣,因為市場購買力下滑導致的間接損失,「在好幾個億以上!」

劉永好的社會責任心,也從震災當天開始身體力行。他當天就送物資到都江堰等災區,還把工廠舊址捐做給災民的組合屋;今年除夕那晚,他特地帶著家人到災區發100元紅包、送火腿與牛奶時,還巧遇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兩人都想為災民過個好年。

「永好做得很好!」溫家寶當場讚許說,「災民謝謝你,政府也謝謝你。」

劉永好做得真正好的,不只在協助災區重建上,毒牛奶事件造成中國乳業品牌大洗牌後,新希望其實是勝出的那一方。

「這是必然,不是偶然!」劉永好欣喜的說,全中國只有11家乳業公司沒有被驗出三聚氫胺,這是新希望長年對品質的堅持,「大家該反思的是,是要打基礎、養乳牛,還是一味搶市場、打行銷?」

過去十年間,中國牛奶銷量增長近五倍,奶牛的數量只增長三倍。廣告多、知名度高,但是三鹿等出問題的品牌,其實都面臨奶源不足的困境。沒有自己的飼養基地,自然容易出問題。

相較之下,擁有自己的生產系統、不用向一般散農收奶的品牌,在浩劫後成為贏家。劉永好驕傲地說,今年上半年,新希望旗下的各乳品品牌,已經成長五成以上!

他補充說,新希望一年產出1000萬噸以上飼料,還有7.5億隻雞,從來沒有檢測出任何毒素。

在全國政協會議上,中央領導見到劉永好時,常常會問他說「我們吃的豬肉、雞肉到底安不安全?有沒有生長激素?能不能吃?」可見對食品安全問題,確實受到中央的關注。

期許〉打造中國農村經濟2.0

放眼未來,這個從農村崛起的大陸企業,正計畫回到農村去。

最近一年,新希望從城市中雇用了2000個剛畢業的優秀大學生,反向投入農村,進行產品與技術研究。劉永好期許他們是第一波生力軍,達到「科技興農」的目標。

「中國的三農問題亟待解決!」劉永好強調,農村、農業、農民問題,已經是政府關心的焦點,「位階最高的國務院一號文件,已經連續六年討論這議題!」迄今仍有8億人民在農村中,「如果不發展、不解決,國家不會好!」

劉永好預期,農村將會成為中國經濟發展下一波的機會與威脅點,新希望不需要花時間摸索,就能夠組織農民站起來。

「做農業,讓我成為了中國內地首富,也使得農民們掙了錢!」劉永行也一再公開地說,透過企業來改革三農問題,一定能夠達到多贏格局。

懷抱著對中國農民的熱情,劉永好的目光炯炯有神!這解決8億人民問題的遠大目標,或許就跟劉家兄弟用1000人民幣創業,迄今換來億萬倍報酬的過程一致,結果是絕對值得期待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