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重慶 用14%成長率對台商大送秋波

最具潛力的城市1〉內需膨大
文 / 彭杏珠    
2009-07-15
瀏覽數 19,950+
重慶 用14%成長率對台商大送秋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重慶,總是以灰濛濛的天色揭開一天的序幕。

站在重慶江北區的飯店裡,首次到訪的旅客總希望拉開窗簾的剎那,就能看到一抹耀眼旭日或蔚藍天空,但這個想法有點難。這座終年被濃霧遮蓋的城市,宛如蒙著面紗的少女,必須耐心守候探究,才能看到薄霧後真正的面貌。

1993年,年代廚衛電器董事長黃錦勳初到重慶時,彷彿回到1940年代的台灣。家家戶戶燒著炭球,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煤炭味與黑煙。路上沒有紅綠燈,人車爭道,汽車喇叭聲按得震天響。

跟黃錦勳同期到重慶的林紫峰,目前是重慶新物語餐飲公司的總經理,當時是為了康師傅設廠而來,簡陋的居住環境讓他苦不堪言,經常斷電停水不說,連電視都看不到,更不用奢望有西餐廳、日本料理店了。

僅15年 變得比台北還現代化

誰能料想得到,15年的急起直追,這顆蒙塵明珠早已迅速蛻變成大陸中西部唯一的直轄市、長江上游的經濟中心。難怪日月光集團董事長張虔生態度180度大轉變,「沒來以前,印象中重慶非常落後,來了之後,才發現重慶真的很不錯。」

1996年林紫峰的太太第一次踏進重慶時,很難理解為何百貨公司的廁所連門都沒有。往後,每年都到重慶的她慢慢察覺到這個城市的轉變,廁所有門了、國際品牌進駐了,現在不僅五星級飯店林立,主城區也被高樓所環抱,30~40層樓高的大廈依山而建,這個層次分明的立體山城,現代化程度絕對超越台北。

去年底,當所有國家、城市都籠罩在金融海嘯的陰霾中時,重慶是極少數的幸運兒。今年2月香港《亞洲週刊》特別撰文重慶在金融危機中經濟發展的奇蹟:重慶開創新模式應對金融危機,重慶的創新思惟既汲取沿海經驗又迴避風險,成為中國抗擊金融危機的新路徑。

這則報導,讓外界將目光移轉至重慶,並開始驚覺她隱藏的潛力。

重慶的經濟成長率已連續七年超過兩位數,而且增幅名列西部和全國前茅(見頁118表1、表2),預估2009年為12%,常務副市長黃奇帆信誓旦旦地說,「今年保證到12%,但從今年前五月的成績來看,14%都不是問題。」

當中共中央竭盡所能要「保8」之際,重慶憑什麼達到14%的經濟成長率?

分析重慶大躍進的主因如下:

一、優越的地理位置。重慶位於大中華經濟圈的中心位置,是中西部的經濟中心、大西部的交通轉運樞紐,到各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香港、廈門等地飛行距離均約兩小時。

就是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讓中央於1997年將重慶從「四川第二大城市」升格為「中西部唯一的直轄市」;2007年,並將重慶從農村直轄市轉型成城鄉統籌試驗區。今年1月26日,國務院更頒布3號文件,再次確定重慶的戰略地位和發展計畫。

重慶也是中央政策指定的大西部開發指標股。累計中央從2002年起至2008年為止,共提撥135億人民幣(約675億台幣)補助給重慶。另外,也在2001至2005年間,投入1000億人民幣興建水、陸、空交通建設。

連續五年來,重慶固定資產投資都呈30%成長的趨勢,今年1至4月為32%,5300億人民幣的投資金額中,1∕3投入鐵路、機場等基礎建設、1∕3為工業、企業投資,另外則是第三產業、服務業。

預計四年內,重慶還要投入4600億人民幣在交通、環保、綠化、保障性住房、科教文衛上,陸續達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所擘畫的「森林重慶、平安重慶、宜居重慶、暢通重慶、健康重慶」五大發展重點。

中央及產業界大量的硬體投資,成為支撐重慶經濟成長率不墜的主因。重慶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蒲勇健說,「瞭解中國經濟發展的人,就會知道重慶的戰略性地位有多重要了。」

內需強 3200萬人口胃納驚人

二、龐大驚人的內需市場。重慶是世界上最大的地方政府,面積8.24萬平方公里,是台灣的2.3倍;人口3200萬,為台灣的1.4倍,以內需為主的城市,過去淨流出都是負數,直到2008年,外銷勉強達到GDP的7.67%,工業總產值為5599.26億人民幣(約2兆7995億元台幣),其中九成來自內需市場。

想當年,康師傅到重慶設廠時,並沒有報以厚望。1995年時,以重慶為中心的西南市場業績還只有西北的1∕2、東北的1∕3,現在已經與華北、東北並駕齊驅了。

可預期的未來,重慶內需市場只會擴大不會縮小,中央在2007年已經將重慶定位為城鄉統籌試驗區,大量修蓋農村道路、興建基礎設施,試圖將農民的消費力釋放出來,「有了電力,農民自然會去買家電,公路鋪好了,也會出去旅遊消費了,」重慶大學蒲勇健認為,農村是未來的生力軍。

旭陽集團企劃總顧問杜坤為進一步分析,由於外銷比重很小,消費依然旺盛,讓重慶在金融危機中占盡先機。而持續不斷擴大的內需,將成為重慶發展的新模式。

重慶的內需不僅龐大,還具有高消費潛力。

林紫峰1995年到重慶時,只有兩座跨江大橋、一個商圈,重慶人進城逛街,就只有解放碑商圈可以選擇,現已擴增為五個商圈,「當年最高的建築、27.5公尺的解放碑,現在已被四周的高樓給比下去了,」他驚歎重慶的轉變。

站在解放碑廣場,放眼望去,圓環邊的美美百貨(Maison Mode)裡盡是高檔精品:Cartier、TOD’’s、BURBERRY、Dior競相爭寵。估計解放碑商圈每天有65萬的人流,觀音橋商圈少說也有35萬人。

就在觀音橋步行街方圓500公尺內,台商開的「兩岸咖啡」就有三家,一份含飲料的簡餐,售價是53元(約265元台幣),即便高價,仍天天座無虛席。

「價錢比台北貴,兩岸咖啡光重慶主城區就有12家店,你說消費市場驚不驚人!」辦公室就在附近的旭陽國際地產公司總經理林志亮就是常客。

再以重慶的平價百貨新世紀百貨為例,光位於觀音橋的分店,年營收就有50億台幣;蘇寧家電重慶分店年營業額更高達150億台幣;國美電器才試營業一天半,就入帳5億台幣現金。

這一年來,台灣知名麵包店紛紛吹起熄燈號,將新加坡連鎖麵包店「麵包新語」(BreadTalk)引進重慶的林紫峰卻在三年間擴充到第四家店,儘管去年碰到金融海嘯,仍創下1億台幣業績,讓台灣麵包業者心羨不已。

「BreadTalk走精緻高檔路線,單價25至50元台幣,是當地售價的6至12倍,北城天街分店三年就成長三倍,」林紫峰看好重慶的消費力,一家髮飾專賣店,小小一個髮飾賣2500元台幣,有重慶人走進去就刷了5萬台幣。

有一回,麗致龍攝影的老闆到重慶考察,匆忙間沒帶齊換洗衣褲,臨時到遠東百貨旁一家商家去買,「一條內褲竟然要價1450台幣,也只能硬著頭皮買了,」麗致龍攝影重慶、杭州總經理黃開強說,重慶消費兩極化,擁有BMW汽車數居全國之冠,而且開悍馬(HUMMER)、藍寶堅尼(Lamborghini)、保時捷(Porsche)、賓利(Bentley)等高級進口車的大有人在。

5限制 主因內陸風土差異

令人納悶的是,相對於沿海城市,台商對重慶並未給予關愛眼神。20年來,也只有茂德、日月光、長榮、遠東幾家大型台商進駐,其餘都是中小企業。為何重慶總無法吸引大型外資進駐呢?

首先是深處內陸,對外交通不便。過去從台北到重慶,只能從香港轉機,而且一星期只有兩班,因此台商何苦捨近求遠,棄沿海城市而就內陸城市。

再來是山高路險,內陸運輸不便。康師傅設廠於重慶,光從重慶將貨運到雲南就要14天時間。

更何況過去這裡的投資環境並不完善,沒有衛星工廠、產業供應鏈,不適合從事外銷產業,當然無法吸引早期以外銷為主的台商。

另外則是天候與居住環境不佳。早期生活條件差,台商無法適應,重慶又有「火爐」之稱,形同「紅酒杯」的盆地,夏天動輒攝氏40幾度,晚上散熱不易,整天都要靠空調消暑,重慶人小朱說:「連男人在太陽底下都受不住,急著想鑽進冷氣房。」

重口味飲食很難適應。重慶素以「美女、美景、美食」著稱,重慶人餐餐要辣椒,任何菜餚都得擺上辣椒,連早餐都要吃小麵(辣椒油拌麵),「我不敢吃辣椒,曾經吃了一個月的揚州炒飯,」吃素的杜坤為不習慣重慶的飲食文化,常常為三餐所苦。

水陸空大通 往西拓及印度洋

不過,近年來隨著外商進駐、城市現代化,過去台商抱怨的一些問題也逐一被克服了。

除希爾頓、洲際、海逸等國際五星級飯店外,喜來登也預計11月開幕;牛排館、素食自助餐廳、韓式料理也一應俱全;還有動輒2000萬~3000萬台幣的江北區別墅群,已成為富豪、外商定居的大本營。

現在,香港每天都有一至兩班班機飛往重慶,今年開始,台北每星期也有兩班直飛重慶,黃奇帆希望年內能增加到一天一班直航。

以前從重慶到郊外的萬縣,要坐一天的船才能到,現在只要兩、三小時。到東大門的巫山,搭車轉搭船,少說九個鐘頭,明年5月1日高速公路通車後,只要四小時。

1993年時還只有嘉陵江、長江與石門三座大橋,現在跨越長江和嘉陵江的大橋共有24座,而且各種高架橋多達5000座,「重慶人過去的痛苦已換得代價,交通大為順暢,」麗致龍攝影黃開強說。

十年前,重慶只有1000公里的高速公路,自從薄熙來2007年12月調到重慶擔任書記後,又興建了1000公里,最近中央再次加碼,已規劃「三環十射三連線」的高速公路網絡,總規模達3888公里,相當於10.37條的台灣中山高。

重慶還預計修建重慶-昆明-緬甸再到印度洋的高速公路、快速鐵路與石油管道。以後大陸接通印度洋後,重慶位於中心點,更具發展潛力。

融資大放送 占全國1∕4份額

而台商最在乎的投資環境,重慶更是卯足勁、大送秋波。今年初剛推出八項惠台政策,5月28日首次舉辦「台灣周」,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帶領四位副主席、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日月光集團董事長張虔生、茂德董事長陳民良等重量級台商與會。

重慶為協助台商融資貸款,特別成立台資企業融資擔保公司,擔保80至100億人民幣的額度,重慶六家銀行已與台資企業簽了250億人民幣的貸款合約,在全中國給台商1000億的融資總額中,重慶就占了250億,是擔保最大的金額。

另外,重慶也對台資企業申請技術創新、節能減排融資專案,給予貸款金額1%的貼息優惠。對落戶重慶台灣資訊產業園、台灣農民創業園、台商工業園的台商,給予營業所得稅15%的優惠。黃奇帆打包票說,「這些優惠條件,沿海城市都沒有。」

而斥資100億人民幣,最近正加緊趕工的寸灘保稅港更是重慶的驕傲,不僅是西部唯一的保稅港區,也是全國唯一「水、陸、空港」三位一體的保稅港,離重慶市區只有五公里,極具便利性。

綜合各種因素,吳伯雄將重慶定位為繼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之後,第三個台資企業投資的重點。5月底的「台灣周」雙方就簽約49個、383億人民幣的投資項目。

看著沙坪壩商圈熙熙攘攘的人潮,重慶大學蒲勇健有恍如隔世的感覺,30年前後的重慶簡直是兩個世界。

他一直以為汽車、別墅只存在於好萊塢電影,沒想到,三年前他買車了,去年重慶蓋大學城時,他也擁有了自己的洋房。

對他而言,重慶的改變已經是天翻地覆,但麵包新語林紫峰卻認為,重慶只變了兩成,還在繼續轉變中。

當惠普(HP)、大潤發、鴻海等大企業在今年6月陸續搶進重慶;當重慶主城區從500平方公里擴大成1000平方公里、人口從500萬增加為1000萬時,預計還會出現更多意想不到的機會。

「希望更多人一起來發現重慶未被發現的價值,」旭陽國際林志亮對這座山城充滿期待。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