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經濟:簡單問題難實踐

文 / 馬 凱    
1989-05-15
瀏覽數 12,600+
經濟:簡單問題難實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禹治水這一個古老的故事,人人耳熟能詳;而以疏導不以防堵的方法整治洪水,也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掩耳盜鈴

然而要把這樣明白易懂的道理,應用在日常生活的大小事務上,卻是何等困難。

許多有如洪水般的嚴重問題,如果不設法找出其根源所在,因勢利導,卻一味地遮掩壓抑,儘可能讓問題不致於浮現出來;掩耳盜鈴的作法不但無以化解問題,反而在不當的圍堵之下,問題坐大蔓延,直到癱決潰散的一日才憬然覺悟,後果卻常常已不可收拾了。

這樣的例子俯拾即是,不勝枚舉。色情交易在衛道之士的「有力圍堵」之下,擴散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可能就在我們住家的隔鄰進行。

國人的好賭習性,因為缺乏適當娛樂設施的環境,加上四處橫流的游資,掀起一片熾烈的賭風。而在賭博萬惡的高調之下,原來僅存的一個小小管道--愛國獎券,也在壯士斷腕的情況之下,徹底杜絕。

令人遺憾的是,我們並未因此見到賭風有所遏抑,僅目睹六合彩的氣焰更加狂熾,賭風甚至向期貨市場與股票市場蔓延擴散,把這裡造就成一個人人渴求明牌的瘋狂賭國。

非法勞工是邪惡的一群?

近幾年來,由於每年數千億外貿順差不斷帶動各種幾近瘋狂的金錢遊戲,吸引了大批製造部門的生產人力,轉入色情、賭博與其他類型的服務業,懷著僥倖的意圖獲取暴利,賺進一些容易到手的金錢。

再加上一些結構方面的因素,使製造部門出現愈來愈嚴重的勞工短缺現象。生產事業的雇主們面對紛至沓來的訂單,閒置無法運轉的設備,其內心的焦急可以想見。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勢必會使盡各種手段、提出各種條件來覓求適當的員工。

近幾個月來,大陸同胞偷渡上岸的事件,層出不窮,我們不敢想像已經有多少潛入境內。他們冒險渡海,除了謀一噉飯處的原始動機之外,是否還有叵測的居心,讓許多人引以為憂。

同時,在街頭巷尾交臂而過的,不乏非我族類的外籍人士,其中有許多都是非法入境、找尋工作機會的勞工。由於他們隱匿在法律之外的陰暗世界裡,我們不知道他們的身分、背景、性向、專長,甚至不知道人數多少、透過什麼管道進入台灣。

每當一、兩位非法勞工有賭博、搶劫這一類不正當行為時,媒體總在眾多同類事件中,刻意加以報導,更讓人認為他們是神秘邪惡的一群,我們要更嚴密地加以防堵。這又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防堵」可休矣!

勞工缺乏使雇主求才若渴,自動化的遠水又救不了近火,對勞工的急切需求已匯成一股強大的力量,既不能在內部自求解決,唯一的出路就是雇用外籍勞工。外籍勞工固然可能帶來社會問題,但若能合法引進,在適當的管理與篩選之下,社會成本可以降到最低,而且能責由申請雇用者完全負擔。

無效的防堵並不能禁絕外籍勞工,反而造成更高的社會成本,由全體人民共同負擔;更糟的是,這個誘人的大缺口會引來源源不絕的大陸偷渡者。這樣的「防堵」可以休矣。

(馬凱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本文出自 1989 / 06 月號

第03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