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被人事凍結卡住的機師夢

劉伯彥 從年薪6萬美元到無業遊民
文 / 楊方儒    
2009-04-01
瀏覽數 83,450+
被人事凍結卡住的機師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想像中,重新開機後的人生,原本應該很美好,但經過金融風暴摧殘,竟然整個當機了。

36歲的劉伯彥,擁有英國MBA鍍金學歷,曾在萬事達卡(Master Card)國際組織任職近五年。從資深經理到業務總監,年薪加上紅利,一年收入超過6萬美元,是台北市民生敦北金融街的典型白領,更是最愛名牌Bally的型男。

但是,兩年前,他卻聽到了來自藍天白雲的呼喚,決意辭去眾人稱羨的工作,赴美學開飛機。

「就是一股心裡衝動,沒法克制!」劉伯彥雲淡風輕地回憶說。

2007年春節前,劉伯彥剛升官,手頭上的中國信託、永豐金控、玉山金控、土地銀行,個個都是重量級客戶,他還主導萬事達卡最頂級的「世界卡」發行細節。

績效突出、深得各大行庫信賴、又每年至少加薪一成以上,是萬事達卡資深副總裁江威娜的愛將。

「我勸你想清楚,興趣跟工作,絕對是兩碼子事!」這是伯彥離職前,江威娜慰留他的一句話。

「我以後的office,擁有全世界最棒view!」沒有聽進老長官的苦口婆心、劉伯彥心裡想著,地表上最高的台北101、杜拜塔,完全比不上他從駕駛艙望出去,無邊無際的燦爛星光。

200萬圓夢,美西駕訓10個月

2007年春節後,劉伯彥帶著積蓄200萬,穿越太平洋,抵達美西飛行大本營波特蘭,開始接受為期十個月的駕駛訓練。學飛行這條路,是不折不扣的燒錢!一架雙引擎螺旋槳小飛機,一小時的升空訓練費用,就要1萬台幣。

每天都收到高額帳單、飛行專業語言困難、略為偏高的年齡,都沒有澆熄劉伯彥的熱情。第一次成功單飛(solo)時,他感動地說:真是洋溢在一整個藍天開闊任我遊的幸福中!沒有教官跟著,一個人飛上去、飛下來,這經驗一輩子不會後悔。

「他真是很浪漫的人!」江威娜微笑著說,即使現在來看,她真的很佩服伯彥的決定,能夠人生有夢、勇於追求。

口試、術科一路考來,劉伯彥最後拿到了商用飛行執照(commercial pilot license),終於擁有晉升「機長」的資格。

2008年1月,從美國回來的第一個禮拜,劉伯彥就通過國內大型航空公司的筆試,從小就很會考試的他,接下來又順利通過模擬機測驗,以及航空公司高層的集體面試。毫無意外地,他被錄取了。

走出試場的那一剎那,他告訴自己:金融業是我人生的第一個cycle,飛行員是我人生第二個cycle的開端!

「35歲之前,絕對要把握重開機的機會!」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認為,人到了40歲上下,逐漸喪失再賭一次和重新再起的勇氣,對於人生的冒險,也開始猶豫不決。因此他不斷建議30歲世代,千萬要記得整頓自己的路,依照眼前的社會和經濟現況,重新尋找並開始一條新路。

人生順利重開機,卻遇到危機

劉伯彥可說是大前研一的忠實信徒,順利結合興趣與職業,重新開了機。但他料想不到的是,同樣在他35歲這一年,各大航空公司從2008年6月開始人事凍結,不論駕駛員、空服員,新進員額全部封鎖。

「我就是鐵門拉下來後,呆站在門前那一個!」劉伯彥苦笑著說,他是候補編號第一名,比他早幾天通過考試的,現在都已經上線去飛了。他跟其他三個已通過飛行員考試、卻不是航空公司正式員工的人,只能苦等。

「去年暑假以後回來的更慘,連考試的機會都沒有,」劉伯彥說,最近他才跟一票飛行學校同學聚會,大家都很沮喪。

這群超級好朋友中,有剛生小孩的醫生娘,放棄了優渥生活與母子溫情,淚眼婆娑地去學飛。有人不甘於當個花枝招展的空姐,有人花光了報效國家多年的退伍金,有人甚至舉債100多萬,都是為的就是一圓飛行夢。

「為完成夢想,我們做了多少努力?」大夥加油打氣,因為比起一生庸庸碌碌,他們真正築夢踏實過。

不放棄機師夢,婉拒回鍋機會

返台以來,劉伯彥進入了一段人生意料外的空白人生。至今超過一整年了,一毛錢收入都沒有。

堅不放棄機長夢的劉伯彥,去年8月,還婉拒了萬事達卡給的回鍋機會。老東家看重他過去的嫻熟業務經驗,希望他回來上班,他雖然心動,但很怕航空公司一、兩個月內,就會重啟大門,因此婉拒了。

這一、兩個月,展延到三、四個月,又變成了五、六個月,究竟何時能夠飛上雲端,至今是個伯彥心底遙遙無期的大問號。

曾是人人稱羨的白領精英,現在卻是全國5.75%高失業率的其中一人。他每個月到區公所繳659元健保費,是以前高收入時期的一半不到。老爸、老媽有時還會心疼,硬塞幾千塊零用錢給他。

劉伯彥感慨地說,「我是家裡的無業遊民!」過年甚至沒辦法包紅包給長輩,雖然爸媽都體諒,但他仍很自責。

「直到現在,我都是為自己活!」伯彥說,沒有能為屆齡退休的父母,生幾個孫子來玩、來寵,更是他心頭一大遺憾。

「如果伯彥是我的孩子,我會押著他趕快找工作!」江威娜語氣加重了幾分說,停留、等待太久了,很容易跟職場脫節,「經濟壓力大,就浪漫不起來了!」

經濟壓力大,被迫設下停損點

不過眼看航空公司一直沒有回音,被迫務實的伯彥,只好設下了停損點。「如果到今年第三季底以前,還沒有機會,我就放棄飛行夢了!」劉伯彥說。事實上,伯彥出發前就知道,開飛機本來就不是賺錢的行業。以國籍航空公司的副機長來說,底薪加上飛時津貼,約達9萬,比他初入外商大門時還要低。停損點設定後,他最近開始想回到金融業的可能性,但大環境同樣艱困,全台金融白領已有超過5000人被裁。

以他擅長的消費金融領域來說,許多金控公司的理財專員,資深的砍五成、資淺的砍七成。前兩年,理專還是年輕人最想從事的工作之一,但在衍生性金融商品泡沫破滅後,現在卻如過街老鼠。

甚至連萬事達卡同樣人事凍結。總機小姐最近懷孕生產休假一個多月,也都沒有補人,由內部同仁分擔接電話。

「Dreams come true:Priceless」(夢想實現,價值無限),萬事達卡的老同事,最近看到劉伯彥陷入青黃不接的窘境,套用公司廣告詞勉勵他,也答應他如果景氣復甦,金融圈開出職缺,一定幫他大力推薦。

「學飛是我自己選的,目前就是咬著牙苦撐,希望我能熬過去!」這則是劉伯彥鼓勵自己的心底話。

台灣目前有50萬遭逢裁員、無薪假生涯危機的白領精英,劉伯彥的故事,相信跟許多人相當類似。這一段突然空白的人生,無聲無息地正占據了許多優秀台灣人才的人生。

本文出自 2009 / 04 月號

50萬白領大轉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