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如何迎戰Google 沈向洋: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

文 / 楊方儒    
2009-02-01
瀏覽數 25,250+
如何迎戰Google 沈向洋: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這不僅是一場一年價值1000億台幣的聖戰,更是世界首大科技企業的面子問題。到底,微軟究竟能不能在網路搜尋與廣告市場反撲,反將Google一軍?

被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授旗的大將軍,出乎世界意料,是一個沒做過生意、43歲的黃皮膚中國人。

「他雖然已經退休、不管事了,但蓋茲答應我,每個月起碼有一次一對一的深談時間!」微軟全球資深副總裁沈向洋說,他現在底下有超過1000名工程師大軍,上頭有蓋茲與執行長包默(Steve Ballmer)的全權授權。

江蘇人沈向洋,對兩岸科技圈來說,不是陌生名字。4歲念小學、13歲上大學,從小擁有「科技神童」美譽的他,39歲時就獲選為微軟傑出科學家,在微軟全球9萬5000名員工中,只有不到20人擁有這院士級榮銜,而他是最年輕的。

赴美前,沈向洋擔任微軟位於北京的亞洲研究院院長,這是微軟海外最大規模的科研基地。李開復、凌大任、張亞勤、姚期智、許峰雄、洪小文,這些名字,是近20年來,華人科研世界的「尖子」。他們的履歷表上,都有共同背景:微軟亞洲研究院。

科學家上戰場,肉搏Google

2008年8月,沈向洋把太太帶到總部,兩個小孩也從北京轉學到西雅圖。每天早上,他會送小孩上校車,再開始一天的忙碌生活。家庭的遷徙,象徵他在美抗戰決心。

沈向洋辦公室房門外,一張照片是闔家大小現場觀戰美國大聯盟季後賽,一張照片則是他最近與蓋茲,閒暇時刻攜手打桌球。

這張珍貴合照中,兩人肩併肩同一隊,卻沒有拍到對手。但如果把場景換到商場上,乒乓球桌的另一端,應該就是Google的兩名創辦人——佩吉與布林。

「如果你在情感上難以支持微軟,那是因為你還沒有遇見過沈向洋!」《麻省理工學院技術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以如此精簡的一句話,既凸顯微軟四面楚歌的困境,又貼切描繪沈向洋的親切神韻。

不過,這位和氣大男孩,加入微軟13年,一直都是科學家身分,從沒上過戰場。他能領兵打仗嗎?

過去在微軟亞洲研究院時,沈向洋一直埋在實驗室裡,做著五年、十年後才會問世的前衛計畫,從來沒有涉足產品上市、競爭策略。現在,他每一季都要為市占數字負責,真刀真槍與Google對幹。

「我看問題的眼光不一樣了!」沈向洋說,他以前是「科技至上」,現在是「用戶至上」。以前看一個技術,他會很深的一再挖掘可能性,現在則是看這個技術的應用層面廣不廣,是否能為使用者帶來多元價值。

內外兼施,搶Google市占

「接下來的一、兩年,很關鍵!」沈向洋語氣加重了幾分說,Google在美搜尋市占率超過六成,已經呈現寡占優勢,尤其品牌深得人心。微軟目前在美搜尋市占率僅8.5%,如果不能穩步提升到15%、25%,慢慢就沒有機會了。

因此,內外兼施,成了微軟反撲的戰略。

在沈向洋領導下,微軟內部開始一方面研究更好的搜尋技術、提供更好的使用體驗,一方面也開始找尋新的線上廣告商業模式。

微軟手機上網搜尋技術的突破,最近就得到美國電信巨頭Verizon Wireless肯定,雙方簽下長達五年的服務合約。另一個好消息,則是取代Google,成為戴爾(Dell)電腦出貨時,預設的搜尋引擎。

微軟廣告模式的突破,則靠攜手eBay。eBay目前是全美預算最多的線上廣告主之一,依搜尋流量,廣告分別給Google七成、雅虎兩成、微軟一成。微軟的新策略是,只要買家透過微軟網站搜尋,在eBay成交後,就可以從微軟獲得一定比例的現金回饋;流量增加後,微軟則可以從eBay身上得到更多廣告,成就三贏局面。

針對微軟是否真要以200億美元,買下雅虎(Yahoo!)的搜尋體系,儘管市場不斷潑冷水,咸認「第二名與第三名加起來,也很難超越第一名的,」沈向洋則透露,這個金額不太可能,同時強調不論雅虎購併案是否成局,都不會影響他的網搜布局。

挖雅虎陸奇,微軟搜尋添翼

除了沈向洋,蓋茲與包默最近也挖來另外一位華人搜尋大將,與沈向洋共事。1月5日,曾任雅虎執行副總裁的陸奇,剛上任微軟副總裁,負責線上廣告業務。陸奇是雅虎創辦人楊致遠,十年來最得力的左右手。他的離去,被美國媒體解讀為:雅虎喪鐘再一響。

46歲的陸奇,上海復旦大學畢業後,在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CMU)拿到電腦科學博士。有趣的是,沈向洋、李開復、洪小文、在IBM發明「深藍」(Deep Blue)電腦的許峰雄,都是CMU前後屆的學長學弟。

1998年,李開復正要回北京創辦微軟亞洲研究院,勸陸奇跟他一起回去。同一時刻,陸奇卻正好被雅虎網羅,兩人為此深談許久。

「我很想陸奇跟我一起回去,但做為朋友,我還是建議他去雅虎!」李開復憶起這場對話。

李開復還對陸奇預測說:雅虎的股價,之後不是大漲五倍,就是大跌五倍!果然,雅虎股價在兩年內,就從5美元衝上108美元高峰。

李開復從微軟跳槽Google、沈向洋從北京轉戰西雅圖後,加上矽谷的陸奇,恰巧代表三大華人網路最顛峰的華人勢力。

「結果我們一起吃飯,都只能聊老婆與小孩!」陸奇笑說,老友情感與公司機密,界線要劃分清楚。

「他們都是我非常聰明的學弟!」李開復說,他與陸奇、沈向洋相識將近20年,雖然肯定他們的個人能力,但對於他們加盟微軟後能否反擊,給了一個神祕微笑。

Google台灣總經理簡立峰說,搜尋是Google的根,沒人能夠撼動,「我們的威脅,從不來自別人!」

面對這樣的劣勢,沈向洋說得豪氣:歷史上,微軟沒有不能打敗的敵人。他舉了毛澤東過去抗日的歷史經驗說,微軟只要把戰線拉長,就有機會集中火力、各個擊破,這套對Google的兵法,是「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

這套毛主席的兵法,真能讓微軟反撲成功?問題的答案,將由13億網路使用者的指尖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