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色盲症」與「散光眼」

文 / 張作錦    
2008-11-14
瀏覽數 21,050+
「色盲症」與「散光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9月25日的《聯合報》,刊有陳芳明的文章〈扁要殉身,卻找不到十字架〉。陳水扁及其家族所涉之貪瀆及洗錢案,數額之龐大,內容之複雜,與手法之大膽,中外罕見。台灣輿論評論已車載斗量,陳芳明這篇文章算是相當深刻,犀利,刀刀見血。

對這樣的批評,「台獨派」「本土派」或「擁扁派」的人,通常會一擁而上,口誅筆伐,將作者鬥臭鬥倒。但陳芳明卻非常安全,第一他是「本省人」,第二他曾在綠營任職,第三他有政大教授的頭銜。

這文章如由陳長文來寫就不行,他雖然也是東吳大學的教授,但他是「外省人」,並曾在藍營政府海基會當祕書長。若由台大的林火旺來寫也不行,他雖然也是「本省人」,也是教授,但他曾為馬英九助選,儘管他批評馬英九時也毫不留情,但要針砭陳水扁,有些人就不能接受了。

這樣排列組合之後,我們就可發現,在台灣,藍綠已泯滅了黑白,我們的社會已沒有是非,因此沒有價值標準,因此徬徨、混亂、不知所從。

美國是一個多種族的國家,白人與非裔黑人間的問題長期受人關注。但美國有識見的政治家、文化人和社會大眾,都在努力弭平這道鴻溝,精英人士倡導「色盲」──不以膚色論人論事。

就記憶所及與資料佐證,美國至少有兩本名為《色盲》的書。第一本是1946年出版,Margaret Halsey所著《Color Blind》,寫一位白人婦女如何觀察黑人,力求化解誤會。

另一本是1997年出版的《Color-blind》,作者為Ellis Cose,內容是研究各國種族歧見的狀況,並引導讀者透過十個步驟,來建立「種族中立」的社會。

台灣要色盲不要散光

台灣缺少這樣的討論,因為太麻煩,大家怕惹事,避之則吉嘛,所以我們沒有「色盲症」。

因為沒有「色盲症」,看問題只問顏色,不管對錯,日子久了,就再沒有銳敏的洞察,再沒有宏觀的視野,對不準焦距,找不到方向,慢慢的我們就患了「散光眼」。

馬英九政府上台,面臨的是前任留下八年積累的爛攤子,是颱風水災,是國際金融風暴,新內閣也許舉措失當,但我們是把它「罵」垮,還是協助它度過難關,對台灣更有好處?

大陸賣毒牛奶當然該嚴詞譴責,並可要求賠償,但毒奶外銷全世界,不是只有「台灣人不如中國豬」,這種挑撥兩岸人民感情的言語,目的何在?於和平共處何益?說這話的人不是其心可「豬」嗎?

美國對台軍售稍有延遲,國內各界驚慌、憤怒、揣測者均有之。台灣當然要有自衛的能力,但台灣的安全絕不能只靠從美國買來的幾枚飛彈,而是要從兩岸和平、區域參與以及自身民主、經濟、文化和社會各方面力量均衡發展,找到台灣的穩定局面。但「散光眼」的人常常看不清現實,也看不到未來。

台灣應該患「色盲症」而未患,不應患「散光眼」卻患了。誰能醫呢?也許要「自我治療」才行吧!

本文出自 2008 / 11 月號

巴菲特 滾錢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