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生帶著走的能力

文 / 王力行    
2008-11-10
瀏覽數 35,200+
一生帶著走的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教改超過十年,沒有人懷疑它的精神;卻有太多人抱怨它的成果。

當年李遠哲院長提出「人人都能上大學」的目標,相信他是寄望台灣人人都有大學畢業的素質與涵養。

事實是:7.69分就能上大學,讓社會對大學生的品質不敢苟同;讓更多學子擠進研究所,家長付更多的學費,社會擔更大的成本。

企業界抱怨招募不到優秀的大學畢業生,一位網路負責人在考過幾十人中竟選不出一位合用者,他說:「基本上是態度問題,他們不瞭解什麼是『工作』。」

大學生素質不佳,不免讓人質疑:大學教了學生什麼?

執美國高等教育牛耳的哈佛大學,任20年校長的伯克(Derek Bok),一生鍥而不捨,不斷對美國大學教育提出改革建言。

繼2004年出版《大學何價?》後,伯克校長在今年又寫完《大學教了沒?》一書,從批評大學教育商業化的弊害,轉向檢討大學教學的品質和目標。

談的雖是美國例子,精神卻是放諸四海而皆準。

今年10月,伯克教育中心主任,也是哈佛大學教育系教授威金森(James Wilkinson)來到台灣,在東海大學、亞洲大學演講,深入介紹伯克校長的這些教改理念。

伯克校長認為21世紀,大學要教導學生八大能力:(一)表達能力(寫作與溝通)(二)思辨能力(三)道德推理能力(四)公民責任能力(五)迎接多元文化生活能力(六)迎接全球化社會能力(七)廣泛的興趣(八)就業準備的能力。

教學生第五份工作能力

他在《大學教了沒?》一書提出這些能力,主要因為美國大學教授沒有提高「教學品質」,教好學生以應付未來的社會。用這樣的標準來看台灣的大學教育,距離就更遠了。

在「天下文化」主辦的討論會上,前清華大學校長劉炯朗講了個笑話。多年前詩人余光中到清華演講,他說:「今天晚上,清華很希臘。」一位物理教授回駁:「希臘是個名詞,怎麼能這麼用?為什麼是希臘,不是台灣?」

後來,余光中教授玩笑地說:「清華是個文化的沙漠,瘋子的樂園。」

美國一位教育學者強調,大學生應該修希臘哲學和希臘歷史,劉校長說:「希臘離台灣很遠,希臘離美國也不近。」

近來大學教育最被批評的是功利主義,教學內容重視市場需求,忽視人文精神。元智大學校長彭宗平就強調:「我希望大學不是教學生第一份工作的能力,而是教第五份工作的能力。」因為第一份工作是要去「求」的,如果到了第五份工作,還不是別人來「找」你,表示你的工作能力有問題。

這種「一生能帶著走的工作能力」當然不是指在學校課堂學到的技術。正如威金森教授指出:「我不在乎學生是好學校的壞學生或是壞學校的好學生,我希望他們『饑渴』地來學習,而不是『疲憊』地進大學。」

也正如劉校長期望的:「我希望學生:學到不怕學習的方法,養成學習的習慣,發現學習的樂趣。」

本文出自 2008 / 11 月號

巴菲特 滾錢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