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北平親訪李澤厚:我也狂熱過

文 / 尹萍    
1989-04-15
瀏覽數 13,550+
北平親訪李澤厚:我也狂熱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你有沒有分析過自己的思想?

答:我的思想……在我們這一代人中間大概是比較頑固的。大概是受魯迅的影響比較多,對很多事都持懷疑的態度。從五十年代起,當別人非常熱衷的時候,我就開始懷疑。記得那時候一片「學蘇聯」,哲學系開「蘇聯哲學史」的課,包括馮友蘭在內的很多老教師都去聽。我就感到很懷疑,因為看了講義,水平很差嘛!沒講出個道理出來,不過那時候不說就是了。

解放前和解放初期,我當然也狂熱過,後來慢慢冷靜下來。我現在提倡「批判的理性」。

有人看出來就行了

問:以你所著「中國現代思想史論」而言,你覺得立論是相當中肯、客觀、理性的呢,還是中間含有……

答:那當然還是有情緒。研究一樣東西要完全避免情緒是不可能的,人文科學更是如此,你一定有一種立場,一種感情與態度,但不能讓感情涉入太深。

問:你所發表的這些理論,有沒有受到什麼樣的制約、限制?心靈真正是自由的嗎?

答:你指的限制是外界的還是內心的?

問:兩者我都想知道。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