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個失落的烏托邦

文 / 尹萍    
1989-04-15
瀏覽數 7,200+
一個失落的烏托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大陸上,「五四」會找到比較多的知音。從今年年初起,有不少的座談、演講、集會,都是以「紀念五四」為名的。連方勵之致鄧小平的公開信,其後繼起的「釋放魏京生」簽名運動,也都拿五四作開場白。

重提歷史,為的是現實需要。五四在大陸上的面貌雖也遭到扭曲,但畢竟是得到官方肯定的,可以理直氣壯地拿出來談。這一談,這枝帶刺的玫瑰便又刺痛了那一方。

兩種聲音針鋒相對

飽受文革折磨的五十歲以上知識分子,深感民主的重要,趁著這幾年言論尺度較寬,力爭民主。他們被稱為「科學民主派」,因為他們的主張,大致不出五四時代「德先生」與「賽先生」的範圍。

但是就在今年,偏偏是五四運動七十周年的今年,他們遇上了對手。

這對手不是來自官方,而是一股新興的思潮--新權威主義。其中主將包括上海華東師範學院教師蕭功秦、中共中央辦公廳研究員吳稼祥,以及光明日報女記者戴晴。

就從今年年初開始,北京每次開政治性的討論會,總是不久就談到新權威主義,接著雙方針鋒相對,你來我往,或是科學民主派圍剿新權威派,別的話題都談不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