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張壓箱的照片

文 / 尹萍    
1989-04-15
瀏覽數 6,900+
一張壓箱的照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海峽此岸,五四面臨的最大困惑可能是:誰關心五四?

一個遙遠的故事

感覺上,五四是一個好遙遠好遙遠的故事。七十年前那些熱血青年的悲憤與吶喊、掙扎與傍徨,在今天的台灣人眼中,像是故紙堆中一張發黃的相片。

「這社會變化太快,」思想史學者韋政通感慨。的確,社會的巨輪飛速運轉,多少東西都被丟在後面,誰也來不及回顧。

教育方式是另一個因素。「學生很少讀課外書,連「自由中國」都不知道,他管什麼五四?」韋政通說。

不止如此。在某些人看來,這張發黃的照片還帶有幾分異國風味。「有獨立傾向的人把它看成「外國的文化運動」,」陳映真語氣沈痛:「只有外省人中的少數自由派學者記得這件事,本省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話不免說得太過。另一位本省籍作家杭之分析,的確有些「年輕朋友」主張「反五四的文化霸權」,認為五四已經「宰制了我們半個多世紀」,強調現在要以本土文化為主體。杭之的看法是:「過去太壓制台灣文化,現在強調台灣文化的主體性,這種反彈,我是可以理解和同情的。」

走到極端的人,不僅是反對國民黨,不認同中國,「連大漢文化,他也是要一刀兩斷的。」稍微留心觀察的人都看得出。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