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搶進大陸職場/粉領新貴

文 / 彭杏珠    
2008-03-01
瀏覽數 18,750+
搶進大陸職場/粉領新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CHAN&CHANG集團行政人事部總監凌于絜

首批登陸粉領,靠人脈搶灘

低學歷,如何在大陸職場獨領風騷?

一位34歲、穿著大衣、長靴的女性經理人穿梭在繁忙的上海延安西路上。位於首信銀都大廈九樓的CHAN&CHANG集團總部,行政人事部總監凌于絜快速邁入辦公室,開起部門會議。

一頭俐落短髮、精明能幹的她,常被誤以為是當地人,其實她是不折不扣的台灣姑娘,到上海邁入第九個年頭。

1999年,25歲的凌于絜堪稱是早期到上海的台灣粉領族代表。很難置信當時年紀輕輕的她竟如此有膽識。「如果妳跟我生長在同樣環境,也會像我一樣早熟、獨立,」凌于絜道起身世。

曾經在旅行社半工半讀,很難兼顧學業,凌于絜最後選擇金錢,不要學歷,她覺得有錢就可以完成夢想,而豐富的經歷可以取代學歷。

勤快懂事的她總能贏得旅行社客戶的好評,因此累積不少人脈,而豐富的人脈正是她踏入職場、前進大陸的捷徑。

1998年她進入客戶所開的富郁國際行銷公司上班,1999年12月就被派到上海從事市場調查。26歲正是談戀愛的青春年華,她何苦選擇到人生地不熟的上海呢?「台灣迷信高學歷,我學歷低,機會相對不多,大陸是我的機會所在,值得闖一闖,」凌于絜說,當時就是看上1.7倍的月薪(4.25萬),以及未來的工作機會,就前往大陸了。

如海棉般吸收新知的她,六年後轉換到網路供應商上班,進攻陌生領域,下班之餘,還取得北大光華管理學院與昆士蘭大學合作的MBA雙證學位,「我不是那麼在乎學歷,只是想證明我也可以做得到。」

2007年3月幸運之神再度敲門。凌于絜到CHAN&CHANG集團面試,接受更大的挑戰。第一天上班,就被指示直接到機場報到,飛往內蒙古包頭。當時正是沙塵暴橫行的季節,她帶著床單、消毒用品來到風沙瀰漫、居住環境貧乏的辦公地點。

她不愛交際應酬,卻無從推託,尤其在天候不佳、娛樂不多的包頭,每星期至少要來個三次的應酬。一邊順應當地風情做關係,一邊幫公司將企業文化與行政制度導入包頭分公司。

現在,她已是年薪超過百萬台幣、帶領12名部屬的部門主管。如果凌于絜還留在台灣,這極可能是一個遙遠的夢想。

從富郁國際行銷、網路設備供應商到CHAN&CHANG集團,凌于絜深深體會人脈的可貴之處,前兩家都是她的客戶,後一家是基於業務關係而認識。

人脈固然重要,但進入企業後,還得有真本事,凌于絜隨時加強專業技能,她不怕被取代,反而積極培育接班人,這才是「良性競爭」。「管理絕對不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都要一視同仁,用心帶領。你會發現,上海人沒有外界說的可怕,」凌于絜有感而發。

剛剛才結束一段感情的凌于絜已不再執著,不過她已無可救藥地情牽上海,這裡有她留下的千萬腳印、走過的八載寒暑歲月,很難割捨。現在,她一切隨緣,只想愉快地工作、簡單的生活。

外商實力媒體策劃副總監郭曉倩、知世營銷公司撰文指導胡惠華

跨出台灣 跨出晉升局限

北風蕭瑟暗黃昏,小週末的上海桃江路顯得格外冷清,但歐特福(Castle ktober)餐廳仍有不少客人。一對穿著入時的年輕女子吃著大餐、品著紅酒,這是她們近三個月來的第一頓大餐。喝著喝著,一瓶紅酒已經見底;聊著聊著,老朋友加入,不知不覺又進入午夜時分,但情感的話題持續發酵著。在上海,這樣的台灣年輕女子愈來愈多。郭曉倩、胡惠華只是其一。

在廣告媒體界闖蕩五年後,2005年郭曉倩突然覺得應該看看外面的世界。她透過人力銀行謀合、朋友介紹,3月在上海得到第一次面試機會,月餘後依然了無音訊,她左思右想:條件不夠好、薪水開太高嗎?7月她鼓起勇氣再出擊,終於迎來新的機會,經過越洋電話的「面試」後,9月她進入上海傳力媒體。

29歲的她,興奮地度過前三個月的新鮮期。第一次回台灣探親,再度返回上海時,郭曉倩在機場莫名地飇淚,說不出話。

沒想到一年多的中國經驗,讓她變成炙手可熱的人才,頭銜從企劃經理晉級為實力媒體策劃副總監,薪資也從稅前2萬5000元人民幣(約11萬台幣),增加到稅後2萬6000元人民幣,還外帶1萬元人民幣的房屋津貼以及醫療險。

「以我的資歷與年紀,根本不可能在台灣拿到副總監的頭銜、薪水,」她很惜福。

但是高報酬的背後是雙重的付出與努力。

當時傳力媒體共有200多位員工,郭曉倩是聯合利華(Unilever)團隊中唯一的台灣人。她常被客戶冷嘲熱諷:江蘇、江蘇吶,你知道江蘇在哪裡吧?新來乍到,她確實搞不清楚上海有幾家報社、電視台,她選擇彎下腰學習。打報表、做企劃案、陪團隊一起加班。「只有讓他們看到我的付出,才能帶動團隊,」郭曉倩說。

親友佩服她隻身到大陸找工作的勇氣,也恭喜她坐擁高薪與亮麗的頭銜,但郭曉倩很清楚後有強勁追兵,除了精益求精外,她不避諱地說:「大環境我無法掌控,未來會如何,誰也說不準,現階段機會多,能做多久就盡量做吧。」

相較於郭曉倩,胡惠華則較為謹慎。2006年2月,胡惠華在朋友的邀約下,第一次慎重思考前途問題。合作伙伴告訴她:30歲該好好規劃了。胡惠華打著哆嗦、連講了三遍:我很害怕。

從事網路廣告文案工作七年的她,最大的成就莫過於將創意轉換成實體的那一刻,但廣告大本營已轉移至大陸,決策權都在大陸,台灣人只是接受指令的機器代工人。胡惠華壓抑內心的恐懼,接下上海的工作。

雖然一開始只拿到1.9萬人民幣的月薪、5000元人民幣的房屋津貼、以及上海知世營銷諮詢公司撰文指導的頭銜,胡惠華一點都不以為意。她知道大陸人才輩出,比技術也比不過那群只有專職學歷的後輩們。只能做好管理者角色,贏得團隊認同。

當小朋友不懂裝懂、在客戶面前班門弄斧時,她得適時打圓場、收拾爛攤子。她的優勢就是訂定策略,組織整合。「來這裡的目的之一是要練功,習得一手扎實功夫,再拚個兩、三年,希望能得到中國區、甚至全球的廣告設計大獎,」胡惠華憧憬著。

兩位年輕女子異地結緣,成為摯友。廣告界熬夜到3、4點早已司空見慣;週休二日望都不敢望。偶而來次大餐犒賞疲累的身軀,已是小週末最愜意的時光。

到了適婚年齡的她們,在夜深人靜時,異鄉的寂寥更添加對婚姻的渴望。問她們會不會回台灣?會不會在上海結婚定居?短期內,很難有答案,「我們只能把握住現在,」兩人拿著紅酒杯、互相打氣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