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透視「兩岸和平共處法」曹興誠:面對13億人台灣應謙虛

文 / 徐仁全    
2008-01-01
瀏覽數 16,800+
透視「兩岸和平共處法」曹興誠:面對13億人台灣應謙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7年12月8日下午,《遠見》與500餘位關心兩岸發展與台灣前途的民眾及不同政黨的政治人物,一同見證了歷史的時刻。

在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拋出馬、謝總統參選人合作推動制定「兩岸和平共處法」議題,並引起各界熱烈討論後,《遠見》特別舉辦「台灣未來」論壇─—不同政治光譜透視「兩岸和平共處法」活動。

這是自稱「關心國事的小民」的曹興誠,從10月起陸續發表三篇廣告後,首度在國內公開露面。論壇並邀請國內藍、綠、與第三勢力的政治人物及學者,從不同政治光譜透視「兩岸和平共處法」。與談人包括兩位前民進黨立委沈富雄和林濁水、第三社會黨區域立委候選人周奕成、台大心理系國家講座教授黃光國、立法委員蔣孝嚴與賴士葆。

主持人《遠見》創辦人高希均教授首先提到,在此兩岸關係緊張之際,企業家曹興誠有勇氣跳出來呼籲政治人物重視兩岸和平,並拋出制定「兩岸和平共處法」的點子,供政治人物參考,是很難得的。

高希均說,「在他心目中真正的英雄從來不是戰場上的常勝將軍,而是能在會議桌上促成和平的使者。」而真正的英雄也不是在戰爭上將敵人消滅的人,而是能以和平方式解決爭議的人,他鼓勵更多的企業家及政治家共同努力,和平解決兩岸爭議。

論壇一開始由曹興誠演講20分鐘。他指出,很多人覺得很奇怪,他不是做半導體的嗎?為何跑來講政治?其實十多年前就有此想法了。

兩岸關係猶如企業購併

他的想法來源其實正與企業經營有關,因為在企業經營上也有類似的情形,就是併購。有人是善意併購,也有的是惡意併購。善意併購就是併購方事先拿出條件,交給被併購方的股東及老闆評估,接受併購並和平完成就是善意併購;反之,暗中進行,或即使被併購方不同意仍強行併購,就屬惡意併購。

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就類似企業的併購,中國大陸希望併台灣,但台灣不想被併,要如何解決呢?藍營的可能認為無所謂,綠營卻強烈反對,吵得不可開交,搞得國家的經濟、教育、基礎建設等都沒有做,愈來愈差。這種情況怎麼辦?「最好方法就是交給老百姓決定,老百姓不答應,那就再等吧,等時機成熟再說,」曹興誠說。

他認為台灣可以制定「兩岸和平共處法」,讓百姓決定要不要統一。如果不要,中國大陸也沒有理由反對,因為此法的好處是,可免除中共武力犯台,也可化解目前國內紛紛擾擾的政治對立,讓「經濟放中間,統獨放兩旁」。曹興誠說到這裡時,現場響起熱烈掌聲,代表這正是現場眾多聽眾的一致心聲。

曹興誠也引用了一個月前接受《遠見》專訪時曾說過的一個故事:有一隻駱駝在沙漠上走,地上躺著一隻麻雀,二隻腳朝上面。駱駝問麻雀在作什麼?麻雀回答說:天要掉下來了,我正在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他比喻自己就像是一隻沙漠麻雀,只是在盡一點微薄心力。

立委:另類防禦性公投

與談的其他六位學者及政治人物則在曹興誠演講後,分別針對「兩岸和平共處法」提出不同解讀觀點。

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定調「兩岸和平共處法」是一個另類的防禦性公投,算是怪招,讓他沒辦法從獨派的立場去指責。但他也提出三點疑問:可行性方面,第一,時間已來不及,無法取代目前已民意高漲的入聯或返聯公投。第二,從近來中共官員談話來看,他不認為中共急於解決統一台灣的問題。最後,他不認為制定此法有必要性,朝野立場雖對立,但都主張兩岸要多往來,且民眾立場也已趨近,制定此法似乎已無必要性。

立委賴士葆則說曹興誠提出此建議真是「用心良苦」。少有人能仔細分析中國大陸提出的「反分裂國家法」及民進黨提出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後,找出破解方法,即以「公民投票」來界定「和平方式」,交由台灣2300萬人民來決定前途,這是創舉。但他卻不看好此法案的推動落實,因為「台灣內部沒有共識」「兩岸沒有互信」。

第三社會黨區域立委候選人周奕成則呼籲台灣人不要常想自己的國家「不正常」,陷入這種迷思而忘了做正確的事情。其實台灣是個很獨特的國家,有其獨特的特質,而世界上許多國家也都很獨特,包括美國也是。台灣應該在自己的處境中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周奕成認為,曹興誠的「兩岸和平共處法」是一個沒有時間表的終極統一,在這個模糊時間內,為台灣爭取發展的空間,這其實是一個進步的思惟。

學者:虛統實獨有一中影子

前民進黨立委沈富雄則直指曹興誠的提案是「虛統實獨」,又「隱約有一中的影子」。他也表遺憾說,「兩岸和平共處法」中拿掉了獨立公投的部分,他認為獨立公投已是普世價值,台灣人不應被剝奪。「如果有人能想出結合獨立公投的『兩岸和平共處法』,那肯定能拿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說。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分析曹興誠的「兩岸和平共處法」中,最精采的部分就是與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精神完全一致。因此他不懂為何陳水扁總統要把曹董事長罵一頓?黃光國質疑,「可能是陳水扁總統背叛了民進黨創黨精神,才會如此生氣。」他也再次要求陳水扁要清楚回答「法理台獨」要如何執行?公投完後台灣是不是會有明白而立即的戰爭危險?這個問題陳水扁總統不能迴避。

立法委員蔣孝嚴則表示,兩岸關係已經很密切,每年有1700萬的信件往來,有六億通的電話互打,《遠見》調查有85%台灣人民想到大陸旅遊,這都顯示台灣與中國大陸已是虛擬的統一、「實獨虛統」了。蔣孝嚴指出,他對曹興誠的想法很佩服,但是法案若要立法,具體內容會是什麼?若真的通過統一,架構如何?這些都待討論。

曹興誠無立場,麻雀護台灣

面對各方建言,曹興誠再次強調,他心中其實並沒有偏統或偏獨的立場,他反而認為台灣獨立,對中國大陸是百利無一害;如果有統一的前提,對台灣反而是件好事。至少中國大陸會對台灣人好一些,有更多的優惠措施給台灣人民。曹興誠也針對一中問題提出看法。他認為一中原則不易確立,也不易有共識,因此最好避開這個敏感問題。如果承認一中,那不是「中華民國提頭來見」,中華民國頭都不見了,還談什麼? 「兩岸和平共處法」正是跳過一中的問題,不在一中問題上打轉,否則永遠談不攏。

曹興誠最後以「家事與家暴」來比喻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他說,台灣內部談要不要獨立,入不入聯或統不統一,這都屬台灣的家務事,是家事。但如果有一天,台灣真的實施法理台獨,或去中國化等議題,就有可能引起家暴,可能引起中共犯台,把家事變家暴,得不償失。

那台灣有沒有可能走上法理獨立,卻不引發戰爭?「可以,但留待下次再透露說明白,」曹興誠當場賣起關子,吊人胃口。

曹興誠也預告,他本人雖沒有力量去推動立法,但他會繼續發聲,「像麻雀一樣繼續叫叫叫。」因此已經發表三篇廣告的他,馬上會繼續寫第四篇、第五篇,一直寫下去。

謙虛面對對岸,勿因小失大

除曹興誠及六位來賓論述己見外,現場並開放民眾發問,以下為現場內容摘要:

問題一:「兩岸和平共處法」如何立法?如果雙方中有一方不遵守而發動戰爭,由誰來仲裁?

沈富雄:如果當成法來立,我不贊成。最好是變成一種運動,讓大家有共識後,形成一綱領、決議較為合適,再透過公投方式來確立它的地位,用法的位階不好,最後會綁手綁腳。

周奕成:國際上是以力量來決定勝負。講實力的前題下,雖有明文法令,但不一定就會照著法規走。我認為最好的方法是要讓中國大陸即使想打台灣,也師出無名,排除中國動武的正常性。

我也提出另類思考,可把大中華視為一個邦聯,若是中國想要加入這個組織,台灣有決定權,可審查中國的加入案,中國申請時必須提出該國的人權、宗教現況報告及未來改善計畫,類似歐盟的做法,最近歐盟就正在討論是否接受土耳其加入。

曹興誠:如何執行與立法「兩岸和平共處法」已超過我這隻小麻雀的能力所及。

但周奕成先生的主張,中國可否加入台灣邦聯的想法,這在過去的國統綱領中有提到,但缺點是把統一放在民主之前,且有些傲慢與自大。好像說你(中國大陸)把經濟搞好之後再來談統一。好像年久失散的兄弟相認,見面先問對方你賺了多少錢再來相認,這點會顯出十分不對稱、不尊重。

要檢視法治進步、人權等評估,這都是西方的觀點。老實說,台灣的民主能做為別人的表率嗎?這值得深思。我們2300萬人面對13億人,最好態度謙虛一點,以免因小失大。

統獨眼光放遠,以人民為首

問題二:統一與獨立,對兩岸競爭力提升,與老百姓後代子孫的幸福,各有何優缺點?

蔣孝嚴:很好的問題,現實上如果宣布台灣獨立,後果很清楚,兩岸一定會有戰爭。

我認為統一是很長的過程,先做這個過程,「兩岸和平共處法」是一個法,或是原則,都可以討論。未來要中華邦聯或中華聯盟等,也是可以討論的。

但我要提醒,民進黨在推動法理台獨,即使通過了,不一定國際社會就認同你,聯合國也不是百分之百承認,如賽普勒斯就是一例,獨立後聯合國開會不予承認,這點民進黨不要忽略。

賴士葆:《經濟學人》指出,中國人均購買力已是全球第二,預計2020年可超越美國。過去講的是世界貿易組織,台灣有加入。但現在各國經貿發展講的是FTA(雙邊貿易協定),特別是在亞洲地區發展的東協組織,預計2010開始運作,會員間是零關稅,商品可自由往來,但台灣卻被排除在外。試問未來台灣還有競爭力嗎?兩岸問題不解決,台灣就沒辦法在區域經濟市場上找到立場與地位。

在模糊空間,共創華人幸福

問題三:如果統一公投過關,即中華民國將消失,如此保持台灣的生活方式,是否代價太大?

蔣孝嚴:中華民國本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這對中國大陸是有好處的。如果拿掉中華民國,問題就會發生。我曾到對岸談包機,辛苦談成了,前題就是不否定一個中國,給它一個糢糊空間,其實就能進行很多交流了。

周奕成:我想邦聯或聯邦的想法,很多民進黨學者及黨員都有建議過。我認為曹興誠的「兩岸和平共處法」是投射一個未來的統,換取現實的一個獨。

曹興誠:台灣並沒有說要去統一大陸,是大陸要統一我們,所以我們先提出「兩岸和平共處法」。如果我們自己先辦統一公投,通過了,中國大陸卻說誰要統一你們,那不是尷尬嗎?就如現在入聯公投,如果公投通過了,結果聯合國說沒說過要你們可以入聯啊!通過了也沒有用。

問題四:台灣企業家過去少談公共事務,是否太缺少公民責任?企業家怕什麼?

曹興誠:企業家其實是不自由的,企業家要對公司負責,對股東負責,且要照顧員工。我以前也不敢講,也很怕,但我現在不是企業家了,所有職務都沒有了,我是小民,可以說了。所以大家不要再介紹我是聯電榮譽董事長,這樣對聯電很傷。叫我曹小民好了,或曹麻雀好了。

我其實沒有期待什麼,只期待兩岸和平相處。我擔心時機是否會失去,現在我們先把和平共處法定下來,讓大陸無話可說。但如果沒有制定,中國大陸又去訂了一套新遊戲規則,如果不利台灣,台灣也沒有機會改變,這樣就麻煩了。(徐仁全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