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10年總檢討:面臨大陸與歐美名校衝擊 重回原點 台灣EMBA新思考

文 / 游常山    
2007-12-01
瀏覽數 17,550+
10年總檢討:面臨大陸與歐美名校衝擊 重回原點 台灣EMBA新思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0月3日下午4點,台大管理學院「冠德講堂」正式落成啟用。

這是台大第二座「哈佛大學個案教室」。為了彰顯「冠德講堂」的「哈佛規格」,台大EMBA執行長李吉仁手一揮,四下漆黑,李安的「臥虎藏龍」立刻上映,楊紫瓊和章子怡性命相搏、爭奪寶劍的對決,一時讓人忘了這是學術殿堂。

這是由冠德建設董事長馬玉山捐贈、造價近千萬台幣的企業個案研討教室。台大還有另外一間企業個案研討教室是由玉山金控去年捐贈的。

馬玉山談笑風生,對台下觀禮的企業家學弟妹開玩笑說,「我只是接到執行長李吉仁教授的一通電話,說要和我吃飯,結果就談出這間哈佛教室。所以老師的飯局是不可隨便吃的。」現場立刻哄堂大笑。

多位台大EMBA合唱團獻唱,時報出版公司總經理莫昭平、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的特別助理李竝光等都是合唱團台柱。不久,台大財務副校長湯明哲、基金理財專家、台大財經系教授邱顯比等老師紛紛來參加儀式後的雞尾酒會。這正是典型、熱鬧非凡的台大EMBA聚會。

可以有華納威秀影城聲光水準般享受的哈佛個案教室,在台灣正流行。

除了台大的玉山廳、冠德講堂外,政大也有一座由元大金控去年捐贈的「元大講堂」。

興建哈佛教室不僅可與第一世界接軌之外,台灣EMBA碩士課程的翻新和進步,也愈來愈豐富多元。

例如老字號政大商學院的EMBA課程,就「特別強調企業倫理和人文創意的課程,」剛卸下內湖德明科技大學副校長職務、才剛接任政大EMBA執行長的李志宏說。

連續四年夏天,政大EMBA的新生一報到就立刻出發往東台灣「深造」,進行震撼教育。三天兩夜的宜蘭花蓮行,由知名教育心理學教授吳靜吉指導,以有趣的整合性課程(包括戲劇表演、心理學),進行「領導與團隊」的探究。

這是國內最資深的、師資規模最大的政大商學院(有八系十所,146位專任教授)的EMBA創新課程。

今年政大仍有創新,希望以學生的觀點來定義政大的在職碩士專班。5月27日的新生報到儀式上,政大在特別印製的信件上,要200位新生以自己獨一無二的筆跡,寫下進入政大EMBA的自我期許。

政大EMBA在2005年曾進行重大改革:報名門檻提高,考生報考資格的工作資歷門檻從八年提高到十年,但是那年報名人數仍高達850人(最後錄取200人)。同時商學院本身進行組織改革,將原先分九個組別招生的EMBA,整合為高階經營班、高階財經班、全球台商班三個有特色的班。

其中「全球台商班」採網路遠距教學、或一次連續密集上課的彈性安排,是國內EMBA中收費最高的。每學分收費台幣1萬7000元,念完約要花83萬元。誠如政大商學院院長周行一所說,「政大EMBA就是學生走到哪裡,我們就走到哪裡。」

招生∕面臨挑戰,供過於求

自從私立元智大學在1996年首開台灣第一個EMBA課程後,次年台大商學院也接續開設,近11年來EMBA學程愈開愈多,至今已有37所,每年招收新生超過2000名。全部在校生約有5000名至6000名左右。

相對於台灣163所大學、獨立學院的16萬餘名學生,EMBA碩士生雖然只占少數,但是他們卻是最亮眼、也是影響力最大的學生族群,大部分都是有八年以上工作資歷的企業或非營利機構高階主管。

然而,走過十年,近年台灣的EMBA正面臨重大轉折。

首先,需求面似乎有減緩現象。去年台大EMBA已經減收30名、今年10月份又宣布將減招16名,已比全盛時期招生180人少約25%。儘管台大表示,減收是為了提升品質,但是外界早已解讀,從這裡可以嗅出整個EMBA發展已面臨重大轉折點。

愈來愈多人感覺到,EMBA市場似出現萎縮趨勢。例如2007年EMBA招生總人數不但不再持續過去十年的成長趨勢,反而比2006年減少140人。(見表)

威脅∕內設阻礙,外有名校

分析起來,台灣的EMBA目前正面臨四個層次的挑戰。

首先叩關的是大陸名校開始搶台商學生。這點威脅最大。由於住在大陸的台商眾多,想念EMBA可以選擇就地入學,眼見顧客流失,因此幾乎國內37所大學EMBA的海外學習課程,都鎖定大陸的學術交流和參訪。

上海名校復旦大學已經公開表示,200個招生名額中,約一成五的學生來自台灣,預估比率還會逐年增加。

其次,是歐美名校EMBA來亞洲設分校或招募遠距教學的EMBA新生,直接又搶走部分潛在的台灣學生。

例如,美國北卡羅萊那州立大學在台灣推廣遠距教學的MBA,南僑集團陳飛龍父子曾經就讀過的加州管理學院,也透過南僑集團,吸引數十位大台北地區的企業主管。

躍升中的亞洲,全球名校紛紛跨海雲集亞洲,想分一杯學術市場的羹,對台灣的管理教育威脅不小。

除了大陸的人才磁吸效應之外,「美國、歐洲的MBA名校,例如芝加哥大學、法國的INSEAD到新加坡;中歐管理學院到上海,這些知名管理學府,來亞洲設分校競爭學生,也是挑戰之一,」輔仁大學EMBA執行長李天行分析指出。

連堅持不設分校的哈佛大學都要來推廣它獨門的個案教學,在台灣的政大商學院設立哈佛個案授權發行中心。

另外,EMBA學生來源減少,可能的原因為真正夠資格上課的高階主管,不是不能上(大企業負責人不允許)、沒有時間上、就是已經上完、拿到企管碩士學位了。

一位業績不錯的私立大學EMBA推廣部主管就快人快語地說,「台灣這麼小,哪有那麼多E(Executives,指企業高階主管)?」

最後,也是最嚴重的一項結構性問題:台灣大學家數又太多,長期供過於求。加上政策禁止和大陸接觸,大學無法向大陸學生招手。

位在中壢,2003年曾破例獲教育部准許開辦第一個台商專班「EMBA兩岸組」的中央大學,面對教育部的限制,也無可奈何。

「教育部對我們兩岸組的課程有三不:不准聘大陸教師、不准招收大陸學生、不准全部在大陸修課,一定要有1∕5必修課在台灣修,」人力資源專家、中大EMBA執行長林文政分析說。

衝擊∕市場萎縮,報考人減

這四大威脅,將造成曾經熱門一時的EMBA教育什麼影響呢?

首當其衝的是顧客流失。各大學EMBA執行長,從政治大學的李志宏、中山大學的葉匡時、成功大學蔡明田、再到中央大學的林文政等均不約而同表達憂慮。

台灣大學EMBA班繼去年減招軍職國防大學的高階班30人之後,今年計畫再關閉科技創業管理組,再減少16人。成功大學EMBA班也研擬減招,成大今年挪走了18名EMBA名額給新成立的、只要求有兩年工作經驗的AMBA(Advanced MBA)。

「EMBA的市場萎縮得很快,很多學校如果不重新定位,EMBA說不定要收掉,」當過企管系主任的淡江大學EMBA執行長王居卿分析說。

近年以來,有些學校已經發現,報名人數減少的新現象。

去年台大報名人數減少近200人、政大也少了70多人,預估今年報名人數會更低。台灣科技大學EMBA執行長欒斌記得,去年他剛上任,去基隆路對面的台大管理學院拜碼頭,台大當時代理EMBA執行長黃崇興教授,劈頭就問,「怎麼樣?台科大報名人數如何?」

應變∕發展特色,堅持風格

學生來源減少的壓力下,促使各校欲積極殺出重圍,但是背後最大的憑藉,還是各校的辦學特色何在?

成立EMBA時間落後台大十年,位在總統府旁,以法律、會計系出名的東吳大學商學院,今年才成立第一屆EMBA,結果只被教育部核准15名。東吳原本申請30名,因為鄰近總統府,校區沒有新的空間,「以樓地板面積計算容納學生數,教育部只核准15名,」東吳大學EMBA執行長翁望回說。

儘管如此,東吳的首屆EMBA還是盡量從東吳過去知名的法研所中,成立台灣第一個EMBA企業法務組,只錄取七人。讓企業界人士也有機會涉獵專業門檻比較高的法律課程。

南台灣的成功大學EMBA則緊密結合南部科學園區,成為發展特色。

成大已和台南第一大民營企業奇美電子簽訂長期的碩士在職學分班。奇美的各級幹部,都可先到成大上課,考上EMBA後,最多可抵免碩士課程九個學分。

清、交、中原鎖定工業區

在竹科旁邊的兩大理工掛帥名校:清華大學和交通大學,從一開始成立EMBA課程就分別只收一班40人和60人,在這波在職學生緩慢流失潮中,清、交兩所精英大學仍然堅持自己的風格。

剛接任的交通大學EMBA執行長陳安斌說,「交大是資訊的故鄉,」而竹科有接近六成的CEO是交大校友背景的條件,更讓交大得天獨厚。

交大經營管理所教授、前EMBA執行長楊千就指出,交大EMBA班學生的平均職級、平均所得,是國內EMBA班最高的。國內許多知名企業如華碩、宏達電的總經理、執行長、董事長都是交大EMBA的學生,而且裕隆汽車還要求副總經理級以上的主管,如裕隆總經理陳國榮,就是交大EMBA的校友。

一向以理學院掛帥的清華大學,同樣不受市場供需影響,每年只收40人。但是在塑造品牌的面向上,清大EMBA的課程規劃,一開始只有科技管理所和科技法律所,以院內管理、財務、資訊、與法律為基礎,並結合清華在理工科技、人文社會相關的資源,

「清大是最早以學院為單位來推動EMBA,也是唯一以科技管理為主的EMBA。強調跨領域之教學設計與現代科技管理人才之培育,」清大科技管理學院院長史欽泰指出。

中原大學也把目標鎖定中壢工業區的中高階主管,每年只收40人。中原身為全台設立最早的前七所MBA,也是當時私立大學中唯二的MBA,近千名MBA及EMBA的畢業校友,面對目前全球化和大陸熱的挑戰,形成一股壓力,使中原正努力朝大陸市場邁進。

「我告訴學生,用功讀書外,要有到大陸工作的心理準備,」中原大學商學院院長嚴奇峰說。

長庚、中山鎖定對岸商機

為了因應這個趨勢,長庚大學和中山大學也主動出擊,希望收到台商學生,因此和香港中文大學合作,推出「雙聯EMBA碩士」,也就是不論報名台灣的中山或是長庚和香港中大合作的學程,畢業後可以同時拿到香港中大和台灣的中山或長庚的學位,註冊一次就可以拿到海峽兩岸兩個商學碩士。

中山大學因為EMBA的辦學特色,甚至獲得入選今年10月22日公布的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全球EMBA第43名的殊榮,是台灣37家公私立大學之首。

深層危機∕定位不夠鮮明

本次接受遠見訪問的十多位公私立大學的EMBA執行長都說,一般會重回大學念EMBA的企業高階主管,學位對他們已經不重要,他們最看重的是「我的同學是誰」。

啟碁科技公司行動通訊事業部副總經理李根國擁有美國普渡大學電機博士學位,四年前卻回頭去念企管碩士,成為交通大學EMBA第六屆學生。

「年紀大了重新做學生,太理論的課不行,一定要實用性高的,而且上課時間一定要有彈性,交大每兩個星期上兩整天的制度,很好,配合我們這種每個月都要出國洽公的人,很適合,」李根國說。

EMBA其實不需要太多理論,這是企業家學生們共同的心聲。「理論是一個框,框內少了哪一塊,教授很清楚,儘管我們對自己所在產業很熟,但是經營自己的公司還是當局者迷,以自己公司為個案,教授就可以用理論來解釋,」東碩資訊董事長曹賜正說。曹賜正因為十分投入,而成為班上第一名。

除了市場供過於求的現象外,台灣EMBA教育的另一個深層危機,是市場定位不清。

11年前首創台灣EMBA教育的元智大學總務長尤克強(當時是元智大學管理學院院長)指出,「台灣的EMBA其實等於美國的MBA,」他說,美國式的EMBA有很濃厚的聯誼(Consortium)性質,上課的環境力求高級,上課時間更是遷就大老闆們,多半排在週末,或是在一年當中的一段時間中密集進行。

國內最大製造業集團台塑所支持的長庚大學的EMBA,就企圖走這種高檔的美式EMBA路線。

「長庚EMBA的亞太班,和全球排名第14的香港中文大學的EMBA頒發雙聯碩士,而且兩週才上一次課,讓穿梭兩岸的企業家學生,每兩週回台灣的時候順便上課,不但可以彈性安排,而且海外參訪不只大陸,還有韓國、日本,」長庚管理學院院長吳壽山說。

至於最早設立EMBA的元智大學,為什麼將EMBA的中文名稱叫做「專業經理企管碩士」,而不叫做「高階經營管理在職碩士」?

「我覺得台灣既然以中小企業為主,那麼高階主管(Executive)應可以解釋成可以獨當一面的專業人員,」尤克強表示。

看來EMBA學程走過熱熱鬧鬧的十年,下一個十年,各校得回到教學特色、學生來源、學生門檻的原點上,重新定位,才能再創高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