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家家有本多采經 創投創業 6模式開出5結局

文 / 黃肇鑣    
2007-12-01
瀏覽數 11,450+
家家有本多采經 創投創業 6模式開出5結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矽谷全美著名的創投家及創業家約會的餐館Buck’’s、位於木邊市(Woodside),於灣區中心,從舊金山南下、或從聖荷西北上,皆需要30~40分鐘的車程。

一份早餐只要10美元左右。數十個桌子、經常客滿。有一次週日早上10點與友人約會,我望一眼整個餐廳、人頭處處。創投家及創業家都來此會面,創業家來找資金、創投家來此釣魚。

創業家在創業過程中,是相當艱苦的。創投家用了大批資金、手上拿的是一張股票及充滿自信的創業家,而企業從無到有的成功率都相當低,有規模的創投基金成功率約1∕10、小型天使投資者成功率只約百分之一、二。而且時間也會拖得長,如Google也是奮鬥七、八年才成功,像YouTube這樣兩、三年內能功成名就的,屬鳳毛鱗角。

絕大部份可是一步一腳印、種瓜得瓜的努力而來的。其中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所以矽谷就發展出一些模式,也因此造成各式的形象。

創業過程中的6種模式

1.利益均霑式:這是最理想的模式,創業家將股票合法合理的合配給與員工、客戶、出資的親友和創投家來共享未來成功的果實。創投家則會適當地回鐀其投資者,也會給予創業家有合理的報酬。

2.自我中心式:有些創業家會認為自己在這行業是個高手,除少數高層及親信外,對中下層員工並不會配股。

自我中心者常常工作時間更長、更辛若。高層員工如離職,也會設法收回股票。如果成功了,則自己獲暴利。創投家也會在公司困難時再注入資金,但會將先前投資者及創業者大量稀釋,成為極不成比例的資本結構,總想巧取豪奪成為獨霸的獲利者。

3.遊走兩岸式:許多華裔創業家經常遊走太平洋兩岸,一會兒在上海、北京,一會兒在東京、首爾,一會兒在台北、香港、新加坡,最近再加上遠赴印度及以色列,馬不停蹄。開會時常常聽到他們又見到哪個大人物、大資本家。

4.聲東擊西式:創業家在創業過程中、利用各種方式將現金轉到自己口袋。譬如在中國成立另一獨資公司、接美國公司外包項目,將利潤轉到海外自己戶頭。創投家也可以利用其他不屑的創投家,彼此交易不成器、不能上市的公司股票,以高價交換入帳,短期內,帳面上兩家創投公司皆有暴利,好與自家投資者報虛帳盈利交待,或可能拐彎抹角的分紅。

5.模仿抄襲式:買下大公司某種不用的技術,加以成立另一企業。也有人以剽竊的方式來創業,如果成功了,會引起專利官司。但是創新與模仿可能不易分辨,而模仿與剽竊有時也很難確定。矽谷最著名的案子是由來自台灣徐建國創業的前達科技 (Avant)被凱登斯Candence控告剽竊軟件,纏訟八年,先驅被罰 1.95億美元刑事賠償及2.65億美元民事賠償。

6.再接再厲式:曾經一度成功的創業家常常會再來一次,找以前的伙伴及創投家再度合作。如果再創業者有雄厚的財力,又能重用新人,則成功的機率會很高。如果再創業者患得患失、仍用老思惟、不願意減少已有的財富,成功的機會不見得較高。

還有些創業家是後知後覺、教授治國等就不必再說明了。

創業成功後的5種結局

下面再來談談創業成功後,創投家及創業家的幾種結局;另也談談多起網路泡沫化所涉及的司法官司,直到最近才結案。

1.名利雙收:早期創辦QUEM成功的李信麟,以後又創建數家公司,並被加州州長任命為加州大學董事,是少數早期華裔名利雙收的人物。1995年共同創建BEA的莊思浩(Alfred S. huang)十多年來,一直努力使BEA成長,直到2007年才有Oracle(甲骨文)要以數十億美元併購,是少數華裔成功的典範。另一位名利雙收者,當屬雅虎的楊致遠。

2.急流勇退:矽谷1980年代來自台灣的陳文雄首先創辦電子代工Solectron,成功上市後不久就退位,只任董事,並從事慈善事業,獲得社會尊敬。Solectron在1990年代晚期飛黃騰達,但2002年後卻一落千丈。2007年被新加坡的Flextronics購併。陳文雄是急流勇退的好例子。許多成功的創業家,會嘗試做創投家或轉而投資房地產,由於矽谷土地有限,有資本者、房地產回報率總是相當好。

3.大起大落:矽谷創辦宏道

(Broadvision)的陳丕宏,2000年曾是美國《BusinessWeek》封面人物。目前股票每股只值2美元。回顧2000年初、約合每股750美元。陳丕宏曾宣布捐獻千萬美元給史丹佛大學,當時為華人媒體的風雲人物。多年來陳仍堅守岡位,是很難得的創業家。

另一位華裔企業家李立(David Lee)所創建的Global Crossing公司是2000年美國通訊業股票市場股王之一。李立曾宣布捐獻千萬美元給加州理工大學,及500萬美元給新竹交通大學。李立也上了《富比士》的封面人物。

Global Crossing破產後,當時任職CEO的李立共同創辦人任董事長的Gary Winnick、涉做假帳案及內線交易,發生許多官司,風風雨雨、影響數家星港台大投資公司。

4.貪得無厭:2002年底,華裔張紹堯創立的寇遠科枝(Clarent)被美國證交所調查涉嫌:內線交易及做假帳(由台灣的關係企業虛假買貨),在股價最高時,十位內線人士共賣了3.55億美元股票。張紹堯說他只賣了1650萬美元的股票。

來自香港的袁子春於1988年發明錄像的易錄寶G-Code大受歡迎,上市的駿昇公司(Gemstar)受傳媒大亨梅鐸青睞而收購,袁子春遂成巨富,上了2001年《富比士》富豪榜。

數年後梅鐸查帳,發現袁子春雇用親信、掏空公司,2006年聯邦法院判袁子春重刑、重罰,且永久禁止再任上市公司董事及執行長。2007年美國證交所要求法院將袁子春收監,但他已久久沒有露面。

5.大利滅親:創業家在創業過程中或因遭到困難、或因貪心,用各種方法在股票的價值上玩花樣。譬如在公司即將上市前或即將被購併前,先控制消息、使部份投資者(包括親友)以低價買回股票,使自己獲取暴利。

網路泡沫前著名的上市公司之一eToys,其中一位非華人董事在董事會上與多年同行好友故意鬧事,然後以無法共事為理由辭職,辭後即大量賣出自己股票、獲取暴利,其他董事受法規限制、不能大量脫手。沒有多久eToys就破產了。此案也影響多家亞洲的創投公司。

企業有成長計畫,才能茁壯

我曾參加在史丹佛大學舉行的生物科技創業座談會,主辦單位邀請史大的教授及研究生來參加,想不到來了近400人,許多教授及研究生對創投都很有興趣,主持座談會的教授說,矽谷現在有800多家生物科技公司,都是小公司中。真不知道哪一家會成功?矽谷的小公司,成功者,被別處的大公司併購,而遷移;尚未成功者,則轉型做另一產業。

美國學界近年來常提及,一個企業要有長遠的成長計畫(Build to Last),才能成為產業鉅子。然而矽谷的許多創投家及創業家想的是擲骰子、玩一票(Build to Flip)的思惟。它們常有創新的熱情、也推廣了可用的新科枝、新商業模式。

在這過程中、難免有急功近利、缺乏誠信者。我們寧可相信這些人是少數中的少數。創投家及創業家在想著金股齊嗚的時候,總應該相輔相乘、至少做到短期間既合情、又合理的雙贏局面。(作者為美國富嘉創投負責人)

本文出自 2007 / 12 月號

在COACH,看見品牌新風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