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東元集團資訊電子事業群執行長黃育仁 靠拚勁無捷徑的企業家第三代

文 / 林美姿    
2007-10-11
瀏覽數 86,800+
東元集團資訊電子事業群執行長黃育仁 靠拚勁無捷徑的企業家第三代
Line分享 articlefont

8月22日,東元、歌林和新泰輝煌(Syntax-Brillian)共同召開記者會,宣布三方將透過優勢互補,聯手進軍全球液晶電視市場。

記者會上一字排開的六位人物,包括了歌林大股東的第三代——歌林董事長劉啟烈、總經理李敦仁,以及東元集團的第三代會長、黃茂雄的長子——資訊電子事業群執行長黃育仁。競爭長達30多年的台灣兩大家電業者,在第三代手中大和解,立下國內家電業跨品牌合作的里程碑。

留著俐落短髮,一雙大眼睛、有福相的豐厚鼻、唇,長得酷似明星王力宏般帥氣的黃育仁,在記者會當天,董事會剛宣布他升任資訊電子事業群執行長。

自2001年進入東元集團後,一直很低調的黃育仁,終於正式浮出檯面,躋身東元集團六大事業群CEO之列。

才40歲的他,依集團慣例,在9月19日接任事業群旗下的菱光科技董事長,未來可望陸續執掌東友和聯昌的兵符,成為三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資訊科技業又出現一顆閃亮的企業家新星。

秉持「代代初代」創業精神

去年剛過完50周年慶的東元集團,今年在人事上展開嶄新的布局。5月15日,掌舵東元長達35年的董事長黃茂雄,卸下重擔,傳賢不傳子,交棒給集團通訊暨電信事業群執行長劉兆凱。但集團仍尊稱黃茂雄為「會長」。

「會長退不退休,對我來說,工作壓力沒有差別,我是對我的直屬長官負責,」黃育仁說。

東元電機的董事,也是台灣宅配通、樂雅樂的董事長黃其光說,依黃家的教育,黃育仁在集團裡一定是要按部就班地來。

黃育仁的拚勁不遜於父親。對他來說,任何時間都是工作時間。9月18日台北市政府宣布放颱風假,那天上午他接受《遠見》採訪後,下午繼續跑行程、談生意。同事常常收到他在深夜2、3點發出的電子郵件,週六日也在開會。「最近他的魚尾紋增加不少,」一位好友發現。

待人客氣、有禮貌,是許多東元人對黃育仁的第一印象。尤其是受日本教育的影響,他見人不分職位高低,一律都深深地一躹躬,姿勢分外優雅。帶著梨渦的笑容,很容易讓人有好感。

在日本出生,三歲返台,黃育仁可說是含著金湯匙長大,從小生活在優渥的環境中。但黃茂雄對子女的教育以嚴格出名。

一位親近黃茂雄的主管說,黃茂雄有一句名言:「代代初代」,就是指每一代都要把自己當成第一代的創業者,刻苦努力。所以他從未跟主管們提過要他們幫忙照顧兒子之類的話。

黃茂雄也謹守分寸,不讓家裡的人干預公司事務。黃育仁的母親,甚至是在兒子升任執行長之後的三個禮拜,因為朋友向她恭喜,才得知兒子升官了。

用小學日語程度念大學

父母都擁有高學歷。小時侯黃育仁愛看課外書,成績不是頂尖。到了高一,遇上好老師的啟發,成績開始名列前茅。高三上學期,他把每科都是A的成績單給父親看。父親看了很久,結果只說了句「還可以」。「現在我已經很習慣父親的用語和表達方式了,」黃育仁笑著說。

初中起就念美國學校的黃育仁,本以為會先到美國念大學。但到高中時,父親突然要他先到日本念大學。日文快忘光的黃育仁只好請家教趕快惡補語文。

「別人以為我是因為孝順去日本的,其實我也是思考過,自己願意去的,」黃育仁說。

回憶當年申請父親的母校——慶應大學商學系時,接受入學測驗,日文程度只達小學六年級,但因在校成績等其他評量成績很高,所以還是獲准入學。「我是用小學的語文程度去念大學,」黃育仁苦笑地說。但他還是順利通過考驗。

從文科轉工科不畏挑戰

念研究所時,他因為對資訊和通訊技術產生興趣,因此挑戰自己,申請哥倫比亞大學電機研究所。「從文科轉工科,可真是腦筋急轉彎,」黃育仁說。

在美國上課的第一週,他就感受到班上人才濟濟,因此發奮念書。他研究所同學回憶,擅長足球和跳舞的黃育仁,到美國後,週末都閉關念書,「收起他活躍的心。」因為補修了大學部太多學分,哥大甚至在碩士學位外,還頒給他電機系的學士學位。

完成學業後,20多歲的黃育仁回台,不回家族企業而選擇進入聯電工作。前三年聯電同事裡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他的家世,讓他覺得很自在。後來派駐美國矽谷,更開展了他的視野。

黃育仁有次和朋友聊天,談到他和不少創業家接觸時,發現他們能成功,本身都有足夠的韌性,能度過重重危機,而許多創業家也都感念,在危機和轉機時,他們往往有貴人相助。

「唉,真不知道我的貴人何時出現?」黃育仁不禁感慨起來。沒想到當場他的朋友劈頭就罵他「笨」。「Eugene(黃育仁的英文名),你很像電影《終極戰士》裡的印弟安人。他在單挑外星人時,放下身上的機關槍、手槍、手榴彈,只拿一把刀去決戰,最後落得慘死的下場。」

這位朋友直指,「你的父親和所有與東元有淵源的人,都是你的貴人。你有這些貴人都不見得會成功,更何況你自己先繳械!」這番話讓黃育仁對進入家族事業開始有不同的思考。

身先士卒 隨時親臨第一線

2001年貴人出現了。當時東元電機總經理林勝泉,要為東友科技找一位具國際經驗、瞭解電子和多媒體產業的高階主管。林勝泉找上黃育仁,談到一定程度後,才知會董事長黃茂雄。

黃茂雄跟他說,「這是你要找你的人,不用跟我講,但你不要因為他是我兒子而用他。」林勝泉回他說,「黃育仁也不應該因為是你兒子,就被更嚴格地審視,他應該擁有公平的機會。」

黃育仁進入東友後,先擔任執行副總經理。東友主要的客戶都在日本,深諳日本文化的黃育仁,兼任業務主管,開發了多家重量級的大客戶。東友駐日單位——三協株式會社O.A.事業部長廖順榮指出,日本客戶常說,黃育仁比日本人還日本人,對他的謙遜有禮讚賞有加,「有他在,生意很好談。」

黃育仁在東元的「班導師」,前資訊電子事業群執行長,現任新事業推動中心執行長的連昭志,形容黃育仁是身先士卒型的主管,當兩軍對壘時,他會自己先拿刀跨馬,衝出去。

三方合作 站穩全球市場

因為工作需要,黃育仁常常出國,每次都是坐經濟艙,住的也是和部屬一樣等級的中低價格旅館,他只要求要有網路,方便隨時工作。在日本辦公室裡,他自己準備一個皮箱,需要出差時,拎起皮箱就走人。「他要求具備即時的行動力,所以身上的鑰匙有一大串,」廖順榮笑著說。

2004年,黃育仁升任集團資訊電子事業群副執行長,兼任液晶電視外銷的最高主管,因此參與和歌林、新泰輝煌的合作案談判。這一項高達新台幣66億元的投資案,對東元來說,是一項相當大的投資。

東元發展LED液晶電視時,曾把歌林視為假想敵,雙方的競爭意識一直存在。「如果東元和歌林繼續在台灣對打,也難以分出決定性的勝負,」黃育仁說。他進一步指出,在談判的過程中,如果彼此的交集小,就把談判的範圍擴大,才能提高成功率。「跳出台灣,我們兩家公司在全球的布局上,競爭的部分很小,互補的地方很大。」

新泰輝煌、歌林和東元的三方合作,一是可以達到規模經濟,東元液晶電視出貨量和營收均可望倍數成長。

同時藉由採購優勢的提升,降低三方的成本。二來面對全球多達14種的電視規格,三方可以分攤投資金額和風險,並且分工布局全球據點,搶占全球市占率,達到三贏的局面。

連昭志說,黃育仁口才好,而且通曉中英日語,是很好的國際談判人才。加上黃育仁比較有耐性,在許多商業談判的場合,常常黃育仁扮白臉,身形和音量比較粗獷的連昭志扮黑臉。

觀察這幾年來黃育仁的表現,連昭志認為他在策略面的思考有很大的進步。不過因為他很聰明,有時看部屬的動怍慢,就習慣跳下來自己做。在接任執行長之後,「加強分級授權和分工就更重要了,」連昭志建議。

待人重感情 對事講原則

不同世代的黃茂雄和黃育仁,父子兩人打拚的精神相同,但管理風格仍有所差異。

東元集團的企業文化偏向日式,廖順榮形容黃茂雄嚴格的時侯像國小校長。曾在東元集團任職,現為三二行館總經理的畢嘉瑋指出,黃夫人從來不管企業的事,但若知道有些主管被董事長罵得很凶時,常私下送摩斯漢堡或水果給主管,安慰他們。但黃茂雄沒有一般日式企業家重男輕女的成見,他願意重用女性。例如東元總經理邱純枝就是女性專業經理人。

五年級生的黃育仁相對比較感性。現任東元視訊廠廠長林春連,之前從大陸調職返台,離開大陸廠前夕,收到公司的通知,要求他一定要在某月某日下午3點以前回公司報告。通知上完全沒有說明原因,林春連當時很難過,以為自己做錯什麼事,準備要「回京受審」。

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依規定的時間搭機返台,一到機場,就看到大陣仗的歡迎儀式,連事前完全不露口風的太太也在列。回到公司時,又是員工列隊鼓掌,高舉的布條上寫著「功成身退、凱旋歸國」。這個由黃育仁策劃的歡迎儀式,到現在很多員工都記憶深刻。

黃茂雄公私分明,在集團裡從未公開談論過兒子的事。黃育仁進公司六年多來,連昭志印象裡只有一次,因為一個提交董事會的案子,相關的主管大多贊成,但黃育仁持反對意見。黃茂雄會後不太高興地跟連昭志說,「你去跟你的副執行長說一下,大家都同意了,只有他還在堅持。」

不過連昭志很清楚黃育仁的個性,說是董事長或是你父親的意思,他也不會同意,只有講出令他接受的道理,才能說服他。

黃育仁親近的朋友說,他是一個堅持原則的人,對自己所做的決定不輕易讓步。

柴米油鹽中認清自我

人生看似一帆風順的黃育仁首次透露,他曾因為自己的任性,在處理婚姻大事上不夠圓融,和父親有過三年的時間不曾交談。這是他到目前為止,人生中最難熬的時期。

當時他覺得父親既然不支持他,他就打算靠自己過活。黃茂雄生氣得對他進行經濟制裁。「那段時間,我才瞭解相識滿天下,但真正的朋友卻不那麼多,」黃育仁如今談來還是記憶猶新。

那時他在聯電工作,薪水夠一般人過活,但對一個從小生活細節都有人打理的「少爺」來說,尋常人家日常的柴米油鹽生活,處處是考驗。「那時我終於知道什麼是民間疾苦了,」黃育仁苦笑地說。

現任聯電副董事長張崇德,當時是少數知道他家世背景的人。那時擔任廠長的張崇德,有次看到黃育仁騎腳踏車上班,還當面誇他:「你挺能吃苦的,果然是好家教。」黃育仁當時在心裡吶喊,「我是真的沒錢啊!」後來有位同事借他一部50cc的機車,他騎了快兩年,有次出車禍,也是同事幫忙帶他到醫院,膝蓋縫了七、八針。婚後買的第一部車,還是靠一位家裡開車行的朋友特別給折扣,他才買得起。

「當時對我雪中送炭的朋友,我想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他加重語氣地說。

後來隨著大女兒出生,太太的努力,僵局也終於化解。「最主要的,還是要感謝我父母親的度量,」黃育仁連說了兩次。

挖掘更好的企業內在價值

具國際觀、優越的語言能力、學習能力強、聰明但謙遜,是黃育仁的主管和長輩們對他普遍的好評。

黃其光認為,到目前為止,黃育仁在工作上的表現很好。「東元集團未來最重要的三大重點是家電、高科技和服務業,所以黃育仁的角色很重要。」

連昭志指出,東元集團不可能百年都靠馬達事業賺錢,趁著長子——第一事業群還很賺錢的時侯,老三(指第三事業群,也就是資訊電子事業群)要趕快成長。目前資訊電子事業群的營業額只占集團不到一成的比例。在集團展開七星計畫後,期望未來五年內,第三事業群的營收可占到集團營收的四成。

黃育仁的肩上擔負東元集團轉型的大任。「企業總是要做傳承,他做得好,我才願意幫他,也才能安心交棒,」長黃育仁11歲的連昭志說。

在父親黃茂雄的標準裡,黃育仁的表現尚未達到「還可以」的評語。「我自己也覺得還不夠,」他露出誠懇的笑容說。

這位出身東元集團第三代的專業經理人,未來如何致力於集團的轉型,深受外界關注。

黃育仁以一個故事表達他的看法。

有人問著名雕刻家米開朗基羅,他是如何刻鑿出栩栩如生的「大衛」像,大師只淡淡地說,「大衛本來就在這塊大理石裡,我只是將不屬於大衛的石塊鑿掉罷了」。「我的工作,也是要把企業裡最好的部分呈現出來!」黃育仁雙手交握,帶著自信地說。

黃育仁 小檔案

現職:東元集團資訊電子事業群執行長、菱光科技董事長、東友科技總經理

年齡:40歲,金牛座

學歷:日本慶應大學商學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電機碩士

經歷:聯電美國業務經理、東友科技執行副總經理、總經理、東元資訊電子事業群副執長、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