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全球200多家名牌代工 國巨洋傘把傳產變精品

文 / 林妙玲    
2007-09-01
瀏覽數 37,350+
為全球200多家名牌代工 國巨洋傘把傳產變精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還記得在電影《麻雀變鳳凰》嗎?片中,男主角李察吉爾把傘打開,傘卻耐不住風雨瞬間開花,一旁的女主角順口說出 「Made in Taiwan」。

多少年來,這句話不知道刺痛多少台灣人的心。

但曾幾何時,日本與歐美等主要洋傘市場上,到處都看得見台商製造的高級洋傘,Made in Taiwan或Made by Taiwan的傘,不再是劣質品的代表。

1960年代到1980年代中期,台灣曾是全球雨傘的生產基地,一度被國際封為「雨傘王國」。在當年「客廳即工廠」政策推行下,全台有超過200家雨傘業者,以及無數的材料供應商、家庭加工廠,曾締造百億台幣的出口金額。

其中,替全球200多家名牌代工的「國巨洋傘」,所製造的洋傘,堪稱傘中精品。走到全球任何一家CELINE、BURBERRY、FENDI、YSL、VALENTINO、LAVIN、ANNA SUI與等名牌店裡,裡面一支支昂貴的洋傘,不少是國巨的產品。

為名牌代工 一把傘賣3萬元

目前全球市場上,每十把頂級洋傘中有七把由台灣國巨出品。一把洋傘動輒1萬台幣,甚至上看3萬台幣。

個頭不高、臉上總是掛著靦腆笑容的國巨董事長李銘智,也是現任台灣區製傘公會理事長。15歲起就在雨傘廠當學徒的他,1984年在桃園開了自己的OEM工廠,量產中低價格的雨傘。

許多看他一路成長的傘界前輩,都暱稱頭比別人大一號的李銘智為「阿頭」(台語),如此更加突顯他的憨厚形象。然而,說到洋傘,52歲的李銘智卻變得口若懸河。

「我從做學徒開始,就對傘的作工很要求,想要做出可以當成藝術品的傘,」李銘智說,1988年,李銘智開始到大陸深圳設廠,現已遷到惠陽。

1990年代初期,台灣雨傘同業,九成外移大陸,他體認到OEM式的加工製造,還是得面臨競爭者的搶單,寧願在還滿手訂單的情況下,就積極投入研發,轉型ODM。

最早的成功案例在1993年,那是一把鋁製傘骨,輕量布上裹著蕾絲的皮爾卡登洋傘,1萬5000支幾乎都用新材質組合而成的洋傘,短時間賣光光。

跨足研發 選材用料領先同業

「我們率先把鋁材質應用在傘骨上的,整把傘重量不到150公克,業界紛紛跟進,」李銘智說,在此之前傘骨多為鐵製、木製,拿在手上沉甸甸。

李銘智說,也要歸功於材料供應商的支持,「他們知道我愛用好的,而且會努力把材質組合成對的產品,一有新發現馬上就來和我討論。」

鋁製傘骨普及之後,國巨拿更輕的遊艇專用玻璃纖維(FRP)、碳纖維等材質當傘骨,傘布料也進展到可阻隔95%以上紫外線、無需上抗UV銀膠的奈米陶瓷紗。

「第一個開花,不代表就可以收割成果,」李銘智說,但他寧願每年投下250萬研發經費,維持年營收3億元台幣、年產120萬支頂級洋傘的中型規模,以提高洋傘的附加價值。目前國巨毛利率約25%~30%。

「阿頭真的很敢創新!傳統的製傘,就是把現成的布料、傘架等零件組合為一把成傘,通常不會想到材料的研發,更不會想到要創新花樣,因為研發失敗更費成本,」前桃園縣議員、前台灣區製傘公會理事長江永忠指出。

大膽求變 賠錢當作買經驗

的確,李銘智為了創新,繳過大筆「學費」。

國巨做的傘,從90年代初期起,幾乎不再做平價雨傘,轉向俗稱「洋傘」、外銷為主的高級仕女「陽傘」或晴雨兼用傘。

然而一個台灣鄉間出身的男人,怎麼去揣想歐美、日本女士的品味與流行?

當李銘智與總經理陳麗秋到全世界出差時,一定會前往當地最流行的精品市集或廣場,去蒐集可以參考的流行或經典元素。例如,他們到日本大阪,就一定要去市中央的購物區「心齋橋」,附近有充滿日本風味的布市。到巴黎,就一定要去飄著濃濃咖啡香與藝文風情的花神、雙叟咖啡館。

連女兒要去買內衣,李銘智急忙跟著去,女兒不解還罵老爸「好色喔!」結果,李銘智看到內衣上的刺繡,覺得這東西綴在傘布上,一定很時尚,當下決定大膽實驗。

在此之前,沒有人把內衣用的刺繡布應用在洋傘上,國巨1993年開始測試,兩年後正式推出,但是洋傘竟然褪色了!這一役慘遭滑鐵盧,李銘智損失超過500萬元台幣。

原來,內衣用的縫線與製傘用線的染色堅牢度不一樣,洋傘要經過風吹雨打,但內衣不用。此外,內衣用布太過柔軟必須上膠,但膠的比例沒調整好也會影響染色。這樣賠了錢,又得費心勞神與供應商來回測試,找出產品問題,成本其實很高。

但是後來,刺繡布卻成了國巨的商品特色之一。「國巨總是會帶給我們新的刺激與時尚訊息,」與國巨合作15年的東方刺繡,總經理林美莉說。

啄米哲學 眼光放遠不求近利

李銘智有一個「啄米哲學」,雞慢慢啄米、好好養,才會肥壯。如果一下子吃太多,雞就會消化不良,甚至噎死。

爭取一線名牌訂單,就像雞啄米一般,急不得!2001年,國巨已具備研發實力,與二、三線名牌的代工能力,在1999年就率先拿到UKAS ISO9001認證。

李銘智覺得一展拳腳的機會到了,首先他挑了LV集團旗下的品牌CELINE,向該品牌的日本代理商毛遂自薦。

為了證明國巨有代工能力,李銘智還去買了CELINE名牌包回來,把商標繡在傘上。

「結果,那位日本代理商一看,氣炸了,直罵我們怎麼可以仿冒!」陳麗秋笑說,他們從2001年開始,一年多的時間裡,拜會了十多次,每次去都帶著新樣品,一獲得接見,就把握時間展示新傘、推銷研發構想。

「第一次去見不到半小時,話沒講上兩句,我們就自討沒趣離開。後來,他看我們有備而來,面談時間也愈來愈長,拜訪到第15次,機會終於來了!」陳麗秋說,國巨自爭取到試做訂單,一路代工CELINE洋傘至今。

把關嚴格 代工精求一線水準

拿到製造權已經很不容易,但這樣還不夠,國巨在2003年成為全中國第一個拿到CELINE直接授權製造的廠商。

「以前是拿到日本代理商的授權,但法國總公司不承認,」陳麗秋說,因此他們又爭取CELINE的直接授權。那天,總部的授權總監(License Director)鐵青著臉不想來,因為她才去看過比國巨規模大四倍的傘廠。中國同業、日本代理商也都說國巨不可能拿到授權,「因為沒有人拿到過嘛!」

那位總監來訪時,看似刁難地到處摸、到處逛,一點小細節也不放過。但她逛完國巨廠房,眉開眼笑給了「Excellence」的評價,從此國巨由CELINE直接授權ODM。

2001年國巨拿到CELINE訂單前,只有代工10多個二、三線品牌,但短短六年間國巨代工名牌已超過200個,包含30多個一線品牌。

一線品牌,就必須要求一線的品質。國巨接了大單,還是有被潑冷水的時候,一個商標刺繡,可能就代表20次的拒絕。

「誰會看的清楚,字這麼小,但他就是要求!」李銘智指著一把BURBERRY傘,他說日本代理商連logo字母轉彎處的粗細均勻度、縫線密度都要求嚴格,一個logo檢驗了21次才合格!

奢華宮廷風 堪稱傘界LV

桃園縣長朱立倫曾稱讚國巨洋傘為「傘界的LV」。

「品質是從選材就開始。粉絲與魚刺看起來很像,如果你要做頂級料理,當然要選用魚刺,」陳麗秋打開一把義大利Sorcie Renom名牌傘,上面綴有法國內衣用蕾絲——黎巴蕾絲、手工製峇里島蕾絲、上等雉雞毛等,價值約2萬台幣。

旁邊則綻放著一朵黑色蕾絲布面、花邊墜著施華洛世奇黑水晶的名牌限量洋傘,全球只有12把,一把要價10萬日圓,折合台幣3萬元,簡直就是一把普通雨傘售價的100倍以上。

國巨辦公室裡,展開了一把把孔雀開屏般燦爛美麗的傘花,很明顯地展示著今年流行奢華宮廷風,傘上有各種華麗材質:水晶珠寶、蘇杭絲綢、蠶絲與苧麻的混織布、多層次蕾絲提花,甚至包括真的孔雀毛。

創「藝」洋傘 注入設計概念

國巨早已跳脫純代工,近年還延聘多位日本設計師,幾乎每一隻傘都有設計理念,有些名牌甚至只給當季的流行概念,要國巨提出設計案。

「今年洋傘界流行復古,但我們又不能做舊東西,還是要結合流行元素,」陳麗秋說,他們的設計師從18世紀的名畫中找靈感,為GIVENCHY(紀梵希)設計出一款優雅的復古傘型,搭配上今年流行的金銀紗線,撐開的洋傘像極了鑲著彩色琉璃的教堂屋頂,陽光就從鏤空的刺繡花樣中傾瀉而下。

而CELINE今年也走復古,國巨的設計師在純麻傘面上,繡上20世紀初期CELINE內外兩面馬車圖案的經典商標。

其中,一把長短邊的異形傘是由名為「SENZ」的荷蘭工程師設計出來的,他打破「傘是圓的」概念,加入風阻係數的工程概念,可擋10級強風。SENZ畫出設計圖後,國巨接手歷經三年研發,砸10多萬為一款怪傘買新機台。結果今年2月推出後,在歐洲熱銷,訂單消化不完。

「我要用創『藝』,讓每把傘都變成藝術品!」當年學徒的心願,已然開花結果,李銘智在為時尚名牌代工的同時,也把傳產變精品,在全球打亮了「Made by Taiwan」的「精」字招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