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熊玠看熊玠風波

文 / 遠見編輯部    
1989-02-15
瀏覽數 10,550+
熊玠看熊玠風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的談話之所以會造成「熊玠風波」,主要是有三個原因:

一,報禁開放後,變成百無禁忌,什麼都可以談。記者為了競爭就「各取所需」。

二、解嚴之後,不但在社會上有「統」、「獨」之爭,在很多報殺內部也有,影響了報導的客觀。贊成統一的把我的話拚命渲染;反對統一的對我大力貶損,甚至到海外請打手來打。

三、我們的記者以觀察台灣事務的心態套在觀察大陸事務上。台灣心態是什麼呢?如果總統召見某學者,講的一定是中華民國既定的政策。

台灣翻者不瞭解有關「只要台灣來談,什麼都可以,包括談國旗、國號、國歌、憲法,甚至將來四個堅持在憲法裡可以不放進去。」等談話,是我和大陸一級領導私下的談話,並不是公開的宣布。

因此有人懷疑在這麼多學人中,為什麼中共只對熊玠說這種話?拚命要證明是不是熊玠造謠;也有人想證明中共利用我傳話,表面說的是一套,骨子裡是另一套。從這種動機出發,把事情愈鬧愈大。

這半年來我在海外看到了一些新發展,包括胡秋原風波,和熊玠風波是否有直接關係我不敢說,但我大膽假設:沒有熊玠風波就沒有胡秋原風波。

(符芝瑛整理)

本文出自 1989 / 03 月號

第03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